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6作者大宝邮箱

字数:6899


               第十六章

  「妈,没想到你深藏不露!计算机水平这么高。今晚你打算怎么玩我?让我帮你口交吗?不会是让我给你舔后庭吧?」大宝满脸好奇地问着。

  「去你的,谁让你舔屁眼儿啊?嘻嘻……不过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看我到时候怎麽收拾你这个小色狼!等会儿先吃晚饭。今晚一定要吃饱饱哦……因爲今晚你肯定会很累的,别累坏了身体!」吴越拍着大宝的头甜甜地笑着说。

  其实吴越早就已经有了计划:今晚她要从儿子勃起的阳具上多刮一些那种「淫毒」,她要以身犯险最後一次仔细体验一下它到底是不是有:催情、缩阴、迷乱人心神的作用。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麽别的更加神奇的作用?答案将会在今晚一一揭晓……

  「好了,你再练习一下这个学习通关游戏,看看下次通关时间能缩短多少。我去给你做晚饭。」吴越说完扭身去了厨房。

  吴越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翻找着能给儿子最补身体的食材,可是翻了半天除了点儿猪里脊肉、鸡蛋外就是普通的蔬菜了。她暗暗摇头这才想起来:从周五中午就忙着跟老公一起请人事处的刘志威处长赴宴,大宝的晚饭还是在饭店打包给他留的呢。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很忙,没有空去菜场买食材。

  「看来要委屈宝宝了。宝宝今晚肯定会累得不轻,昨天晚上跟他做爱,因为时间太晚了担心他今天听课没精神,所以没有让他玩尽兴,估计今晚他会可劲儿的折腾我呢。毕竟我来例假这么多天把他给憋坏了。肯定不知道要射多少精华出来啊。可惜今晚不能给他大补了,明天一定帮他补回来。」吴越觉得自己这个当妈的有点不称职,没有管好孩子的饮食营养。

  二十多分钟后,吴越终于做好了自己的拿手菜鱼香肉丝、鸡蛋羹和一个素菜:炝炒油菜苔,这才把大宝喊过来吃饭。

  「宝宝,多吃肉,还有多吃点鸡蛋羹。家里没有什么补身体的好食材了,今晚你先将就一下,妈妈明天就给你买最好的补品好不?」吴越关心地说道。
  「妈,今天我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了。早就补好了。」大宝却不以为意道。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吃什么好东西补身体了?」吴越不解道。

  「你忘了?今天中午咱们跟吕老师一起吃的烧烤,各种肉串我吃了个饱,经过整整一下午的消化吸收刚刚好,今晚正好可以补充消耗的巨大能量。」

  「对啊,我怎么给忘了。你今天中午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嘻嘻,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吴越这才想起来大宝中午的确吃了不少好补品,之所以会忘记,是因为中午被被殷耀杰猥亵让她刻意地回避了中午的那段记忆。

  「妈,你知道吗?我刚才把那个Pascal程序语言游戏的第二关也过了。而且我感觉如果认真地话过不了几天我就能过四、五关了。」大宝兴奋地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宝宝,我感觉只要你能把吕老师给你们编写的那几款游戏熟练通关了,你参加NOIP比赛拿到名次奖励应该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吴越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

  「嘿嘿,妈,我也是这么想的。通过打吕老师开发的这两款游戏,我越来越感觉得吕老师太牛B了。估计他还有很多实力没有拿出来呢。以后我打算好好得跟他学计算机编程了。」大宝说道。

  母子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吃完了饭。吴越起身收拾碗筷,一对儿雪白的浑圆饱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在宽松的睡裙下摆动了起来,一波波乳浪波涛胸涌。大宝的眼神也逐渐火热了起来,赶紧也起身装作要帮忙收拾锅碗瓢盆,贴近了吴越。吴越弯腰洗刷着锅碗,而大宝则是趁机在旁边居高临下,透过妈妈宽松的睡裙领口偷窥着那一对儿雪白玉兔在不停地蹦蹦跳跳。

  他终于忍不住从身后抱住了妈妈,把下身已经顶起的帐篷顶在了妈妈浑圆深邃的股沟里,一双手也熟练地攀上了那两座玉峰,轻柔地抚摸、把玩着,隔着薄薄的睡衣捏弄撩拨着俩个玉峰顶端的小葡萄。

  「你这个小色狼,这么一会儿都忍不住了?快把你的色手拿开,影响我干活了。」吴越心中甜蜜,口中却假装嗔怪道。

  「妈,你好香,你身上的味儿真好闻。我永远都闻不够呢。」大宝并没有在意吴越的嗔怪,并没有停止手上和下身的动作。

  「乖,宝宝,先让妈妈干完这点活儿你再玩,很快的两分钟就完。你个小色狼连两分钟你都等不及吗?」吴越的声音渐渐地有些发颤,她已经被儿子撩拨地有些情动了。

  「妈,我都等了你好几天了。你那几天来例假,我都没怎么跟你亲热呢。好不容易等到你好了,可你昨晚又去请客去了,那么晚才回来。现在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出差了,我哪里还等得及嘛。」大宝抱怨着,可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
  「好吧,说得好像多可怜似得,那随你吧,真拿你没办法。哦……你……」吴越此时已经顾不上再说什么了,因为一只淫手已经趁她刚刚把注意力都放在洗刷碗筷的时机撩起了她的睡裙钻入了她的内裤里面。而且已经抚过了那片芳草地手指正在画着圈撩拨着她的阴唇花瓣。

  吴越现在哪里还干的下去?她只好停下手中的活计,站直了身体向后依偎在儿子的怀里任他在自己的敏感部位上下其手,呼吸也随着儿子的动作渐渐粗重了起来。

  大宝一边从身后亲吻着妈妈的粉白玉颈一边低声道:「妈,是我该干活的时候了吧?」

  「噢~~这么晚了你还要干什么活啊?」吴越娇喘吁吁地明知故问道,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

  「嘿嘿,妈我想去种地了。我要开发一块撂荒的肥美之地。」大宝意味深长地说道。

  「哦?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开荒啊?不过我听说那块地好像是有主之地吧?你趁人家主人不在偷偷地耕种人家心爱的宝地,你不怕被主人发现了打你啊~~」吴越也语带双关地媚声道。

  大宝听完后突然把手从吴越的两处敏感地带抽出。吴越刚想取笑他胆小被吓到了之时,却忽觉两腿一轻,腰部一紧。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儿子拦腰抱起。
  「我不怕,我就要种这块宝地,天天种日日种,要种一辈子。」大宝一边抱起妈妈一边语气坚定地说道。

  「嘻嘻,你脸皮真厚,不知道害羞啊?明明是偷种人家的有主之地,还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你怎么这么大脸呢?」吴越被抱起身体失去了重心,可是仍不忘继续调笑着儿子。

  「嘿嘿,我不是偷种,我们这叫『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外交部一直都是这么教育我们的。」

  「吖,你怎么越来越脸皮厚了?还『共同开发』?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你要是把我惹生气了,今晚就让你没得地播种。别忘了,你今晚比赛可是输给我了,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吴越假意生气道。她心里却是蛮喜欢就这么跟自己的宝宝暧昧地调情的。

  「额,当然记得那个赌约啊,今晚必须完全听你的指挥,完全按你的要求做。」大宝郑重地说道。

  「那好,小色狼抱我到我们床上去。今晚你要完全听我的安排,不要问为什么。知道吗?」吴越早就想好了今晚的「实验计划」,不过她并不想让儿子知道她实验的原因,她担心如果儿子知道他下面的哪根东西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负作用时他会不安的,那么深爱自己的儿子肯定以后再跟自己做爱时就会有心里阴影的,她不想造成那样的结果。她想让儿子跟自己在一起时一直都快快乐乐的。
  「嗯。」大宝答应道,抱着妈妈来到了她的卧室,并把她轻轻地放在了那张大双人床上。

  「好了,你去把你爸今年上个月刚刚给你买的,那部最新款的摄录功能最强的手机拿来。」吴越指挥道,并不说明原因。

  大宝被指挥的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到脑袋,不过还是乖乖地去把那部他自己爱不释手的手机拿了过来。这部手机是爸爸因为他今年中考成绩好,奖励给他的。安装有卡尔蔡司高清摄像头1300万像素,拥有强大的照相、摄录功能。它拍出来的视频清晰的跟掌中宝摄影机差不多。他曾经为此感叹过:有了这么强大摄录功能的手机,谁还会去买掌中宝?估计一大批掌中宝厂家要倒闭了。妈妈此时让他把这部神器拿来,他有点搞不懂妈妈的真实想法了。

  「难道一会儿要拍摄自己跟妈妈的做爱视频吗?妈妈好像还不是这么思想开放的女人啊。怎么回事?」大宝暗暗想着还是把手机拿了过来。

  「好了,你过来吧,把手机给我。看我怎么修理你这个小色狼。」吴越凤眼含春,娇笑道。

  大宝依言来到床前拿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妈妈,不会真的要拍摄她跟自己的做爱视频吧?她终于想开了?嘿嘿,以后我们还可以拍很多刺激的视频呢。」大宝越想越心情越激动,他在心里暗暗设计着各种抽肏妈妈的姿势,想选一个最刺激的动作拍在视频里。

  吴越接过手机,把它放在了枕边,然后反身亲昵地搂住了大宝的脖子,用朱唇咬住儿子的耳朵媚声道:「听说你今晚要偷种人家别人的地?用什么播种啊?是用这根坏东西吗?」说着右手已然探入大宝的内裤内,柔柔地握住了哪根已经有些发硬的肉棒上下套弄着。

  大宝哪里受得了仙子般的妈妈如此粘声腻语地跟自己调情?下身的肉棒一下子膨胀了起来,坚硬似铁。他一把搂住妈妈柔软香腻的身子,火烫的唇疯狂地吻在了妈妈的脸颊上。语气激动地说道:「妈,我好想肏你。咱俩肏屄吧?」
  「吖~~怎么说话这么难听?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总是说粗语,会养成坏习惯的。你想偷种人家的地,说话还这么粗俗,这块地的女主人会不喜欢你的。」吴越嗔怪道。右手却在微不可查的反复试探感觉着哪根肉棒茎身上是不是已经开始分泌那种神秘的「淫毒」。果然在自己刻意的挑逗下哪根肉棒越来越肿胀发硬,她的手也感觉到了茎身开始变得湿滑了起来,她知道这是已经开始分泌那种「淫毒」了。她一边言语挑逗着大宝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轻柔仔细的一遍遍用大拇指盖收刮着哪些分泌的越来越多的「淫毒」。

  吴越一边在上面热烈地回应着儿子的热吻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腾出双手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吸力极强的小眼药水塑料瓶抽取着被她刮下来的哪些「淫毒」,她发现儿子越动情那「淫毒」分泌的也越多越迅速。当大宝兴奋地紧搂着她的后颈把火烫的红舌探入她的檀口中跟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舌吻时,下面阴茎上的「淫毒」也像永不枯竭的泉水一般汩汩地渗了出来。很快那个眼药水瓶就已经抽吸满了一大半的容量。

  「天啊,分泌量这么大?这么说来自己以前天天夜里跟宝宝做爱,不知道下体已经被灌入了多少这种『淫毒』了!虽然她知道这种通过下体交合的方式吸收的量并不大,效果也远远不如自己昨晚才发现的那种直接嗅吸的方式更加的直接、更加有效的发挥它的神奇作用。不过饶是如此,她还是能感觉到自从跟儿子偷情以来,她身体越发的敏感,性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了。甚至已经到了要夜夜主动来找儿子求欢的地步。

  「眼药水瓶已经吸满了,是时候开始以身试险做那个实验了。早点做完那个关键的实验,也好早点跟宝宝共渡云雨之欢。」吴越暗下决心。

  她毅然推开了正在忘情跟自己舌吻的儿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宝宝,你先去外面看会儿电视,妈妈要换一套给你惊喜的内衣。快点,我不叫你别敲门,听到没有?」

  大宝正吻得动情却被这么硬生生的打断,他被搞得有点没反应过来,于是有些发蒙地点头答应了。然后又满脸古怪的不情不愿的慢慢走出了房门并随手关上了那道门。

  吴越看到大宝果然听话的出去了,这才一跃从床上跳起来到房门前轻轻地反锁了房门。又查看了一遍拉好的窗帘,又把屋里所有能打开的灯全部打开,就连平时很少用壁灯都打开了,屋里一片雪亮,像是进了摄影棚。她又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了床前,把那个摄录神器手机对好拍摄角度后用胶带纸固定在了那把椅子上,然后按下了录像按钮,摄录开始……

  吴越回到了床上那个手机镜头对准的区域,褪下了睡裙,并把内裤也脱了下来,一丝不挂的近距离面对着镜头。她拿出那个吸满了「淫毒」的眼药水瓶,像滴眼药水一样把「淫毒」分别滴进了自己的俩个琼鼻孔里。

  随着那「淫毒」在自己鼻孔中缓慢的流淌,一股十分清淡的怪异的奇特香气被她吸进了身体。她全身心投入细细体验着身体各个感官所传来的变化,首当其冲的是鼻子,只觉得一股股磬人心脾的淡淡的特殊香气随着吴越地呼吸滚滚而来。这种气味很特别、很奇特,无法用语音来确切的表述那种气味的诱人之处。
  就这样吴越闭目静静贪婪地嗅吸着,用心体会着身体各个部位所传来的微妙变化,随着时间的一点点地慢慢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地她感觉四肢百骸都无比的放松舒爽,好像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都向外渗出了细密的微小汗珠。下体也传来阵阵的不适,还有种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阴道在自动地不停地蠕动收缩似得。阴道里渐渐有些瘙痒难耐,她感觉阴道也排泄了许多不明液体,又过了好一段时间阴道的这种收缩蠕动感更加强烈了,阴道里面也更加的瘙痒难耐了。

  「阴道里面太痒了,像是每年换季,皮肤换皮时的那种瘙痒难耐的感觉。」吴越暗自想着,她想要伸手指插进阴道里去挠一挠的心情越来越强烈。

  还不仅仅是阴道,吴越感到自己的乳头也渐渐麻痒了起来,越来越痒而且好像也分泌出了一些液体。「天啊,不会是又流乳汁了吧?」吴越心中一惊,不再闭目感受其他的身体变化了,而是直接睁开了双眼看向了自己麻痒难耐的乳头。
  她白白担心了一场,乳头哪里根本就没有流乳汁,而是在一个个小毛细孔中分泌出了一种黄色的液体,她赶紧在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了几张纸巾轻轻地擦拭了起来,一阵擦挠后,麻痒减轻了不少,只见纸巾上留下了一片片黄黄的污渍。而被擦拭过的乳头在被擦完哪些黄色污渍液体后更加显得娇艳了,不知道又鲜嫩了几分,颜色也比之前变浅了几分。

  「难道那种黄色液体是皮肤深处沉积的不易被清洗掉的污垢色素?那刚刚阴部的瘙痒难道也是?」吴越心中一惊,为了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测,于是她猛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桃源洞口。

  果然阴道口湿漉漉的,分泌满了颜色更深的黄色液体,而且还有一部分流到了下面垫着的小布单子上,弄污了一片。

  「这种分泌物太恶心了,肯定也是阴部皮肤深处沉积的不易被清洗掉的污垢色素咯。不过看来下面的确是比乳房要脏一些啊,尽管自己天天认真地清洗保养,可还是避免不了更多的接受排泄污物的侵入啊。」吴越多抽了几张纸巾认真地擦拭了起来,等她用了好几张纸巾后才算勉强擦干净,因为她能感觉到那种分泌还没有结束,阴唇上还是过一段时间就显现一些细微的分泌物,她把擦拭完的一团已经湿透的纸巾拿到鼻子前深深的闻了两下,一股淡淡的骚味铺面而来。

  「看来真的是渗入皮肤深处的污浊之物啊。想不到这『淫毒』这么神奇,居然能深度洁净自己的身体。」她仔细查看着擦拭后更显粉嫩鲜亮的阴唇,兴奋地想着。

  「刚刚自己感觉好像全身的毛细孔都在分泌细小的汗珠啊,难道是在全身深度的洁净?难道这」淫毒「能像道家著作中描述的那样洗精伐髓?让自己重换新颜?」吴越于是又抽取了几张纸巾在自己的额头、脸颊、下巴等全身各个部位都擦拭了起来,果然各部位都不同程度的分泌了一些汗珠,不过色泽淡极了不像阴道的分泌物那般污垢不堪。吴越满心惊喜。看来这「淫毒」真的是能深度洁净自己的全身,估计现在的自己比刚刚更加的白净了。

  她迫不及待地跳下床来把那个摄录手机拿在手里,停止了录像,开始了仔细地倒看视频。经过反复仔细的前后比对她终于得出了结论:自己的全身果然比之前白嫩了一些,虽然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能分辨出来的。而阴唇、乳房等部位则比其他部位变化稍稍明显一些,更显的色泽娇嫩艳亮了少许。为了避免让儿子发现,她删掉了这那段视频,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心头悸动,如获至宝的把那半瓶「淫毒」捧在手心里爱不释手。

  吴越昨晚曾经少量的涂抹在自己的鼻孔处,根据她的经验,她知道全身分泌汗珠完之后就是身心的极度空虚感,这次自己多滴了几滴「淫毒」在自己的鼻孔里才会这么大的效果,估计一会儿自己所感受到的空虚感也会比昨天更加的强烈。她是个爱洁净的女人,她必须在那之前把身上的污渍彻底清洗干净,尤其是至今她有个部位还没有敢去擦拭,那就是肛门,她担心哪里会分泌出更加污秽不堪的液体,她还是赶紧到浴室彻底清洗一下比较好。

  她顾不上再穿上睡裙就迫不及待地开门来到了浴室,打开了太阳能热水器的喷头,刚刚要喷洗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撕了两张卫生纸在自己的股沟擦拭了两遍,果然不出她所料,哪里分泌出来了色泽更加深黄的液体,她不用闻也知道那个味道肯定不会好闻,于是她索性懒得再闻直接就把那两团污纸丢进了马桶里用水冲走了。

  她愉快地把喷头打开到了最大档,冲洗着从自己皮肤深处被清理出来的污垢,她把芳香的沐浴液涂满了全身,想借着这次全身毛细孔打开的好时机让沐浴液能更多的渗入到皮肤深层,来个更彻底的洁净。

  几分钟后,那种昨晚经历过的空虚感已经渐渐地袭上心头,她知道那种比昨晚更加猛烈的性欲望会随后到来,于是她赶忙草草擦干了全身,返身回到了自己卧室的床上等待着体验一下今晚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果然她身体刚刚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那种比昨晚更加强烈的空虚感迎面袭来。心头感到一阵阵莫名的空虚,希望有人能爱抚自己,拥抱自己、亲吻自己。而且阴道内也适时的奇痒无比了起来,好渴望被男人那粗壮的阳具插入,一阵阵痛快淋漓地抽插一番以疏解瘙痒啊!那种渴望性爱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吴越的眼神渐渐地迷离,呼吸越来越粗重,满脸酡红。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喊出了声:「宝宝,快过来,妈妈想你了。」

  大宝正在自己卧室里看着色情论坛,认真地研究着今晚可能会用到的做爱姿势,忽然听到妈妈的妙音召唤,他也顾不上关电脑了,急匆匆地飞奔进了妈妈的房间。

  一场旷世的盘肠大战难道就此拉开了序幕?……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