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二愣01作者lswy2199

字数:7100


           第一章 寡婦王美麗   

  牛二愣今年35,人如其名傻愣傻愣的,聽人說他是村東頭老牛頭兒從小河邊撿來的。

  老牛頭兒年輕的時候和媳婦要不上孩子,也沒去醫院查過,那年代也不懂,就覺的興許燒香拜佛上貢少了,老天爺不滿意,為這兩口子沒少著急上火,在村裡傳宗接代可是頭等大事,誰家要是結婚一年半載沒啥個動靜,街坊鄰居大媽大嬸的免不了要在背後指指點點的,老牛頭兒是個老實人,聽見了就當沒聽見,也沒埋怨過媳婦。

  可總這麼著也不是個事兒,尋思著去城裡找先生給抓兩副藥,媳婦吃了興許能懷上,從村裡到城裡要走40裡地,中間還要過條小河,說是小河其實比小溪大不了多少,水也不深,老牛頭兒把褲腳一卷正準備淌過去,隱約聽見像有小孩哭,老牛頭兒順著聲,沿河邊找,在大石頭後面發現了一個竹籃子,裡面躺著個孩子。

  那年頭家家都窮,生了孩子養不起的太多了,有的過繼給別人,有的餓死,有的找個沒人的地方一扔讓孩子自生自滅,這孩子命不錯,碰上了老牛頭兒,老牛頭命也不錯,正發愁沒人傳宗接代,老天爺就給他送來個大胖小子,藥也不抓了,抱著孩子往家趕。

  老牛頭兒媳婦見了也高興,這孩子無父無母,剛滿月還不記事兒,養活大了能給老兩口子養老送終,看著這孩子,傻頭傻腦的,老牛頭兒哈哈一樂:「他是老天爺給俺的兒子,往後就叫二愣子了!」自此牛二愣算是有個名,有個家。  
  一轉眼,牛二愣十五了,身坯子長的也大,下地幹活,活脫一個小牛犢子,吃的和老牛頭兒一邊多,老兩口兒看著自己這愣小子,心氣兒也高了,尋思著老了有指望,這輩子有靠了。

  人有時候後就是這樣,越是盼著要孩子越是懷不上,哪天想開了領養了一個,從此不惦記著生孩子這事兒了,沒准哪天就懷上了,牛二愣十五歲這年,老牛頭媳婦給他生了個妹妹,叫二妞。

  這可把老牛頭兒兩口子美壞了,沒成想四十歲了能添個丫頭,這輩子有兒有女,看來老天爺帶他們不薄。

  媳婦在家奶二妞,老牛頭兒在家洗尿布,給一家子操持飯,地裡的活兒就落到牛二愣頭上了。

  二愣子身板棒,這點活兒倒是也不在話下,頂著日頭在地裡幹活,出了一頭一臉的汗,一看四下無人,再看這能熱死個人的日頭,乾脆把大褲衩子一脫,光著個屁股蛋子,晃著個大屌繼續埋頭幹。

  別看二愣子今年才十五,胯下的吊可真是不小,小擀麵杖一樣,下面倆大黑蛋子烏漆嗎黑的一大坨,一邊撅著屁股幹活一邊甩著蛋子,別提多起勁兒了。
  這傻愣正埋頭幹的起勁耳聽見邊上「媽呀」一聲,尋著聲一看,正瞅見村西頭王寡婦紅著小臉俏生生的立在那兒。

  這王寡婦大名王美麗,今年二十四,嫁過來沒兩年就死了男人,至今沒再嫁人,也沒生過孩子,在村西頭開了間雜貨鋪子,今天是出門進貨,恰巧半路內急,四下無人便躲到二愣子家的玉米地裡撒泡尿,正尿的爽利,邊上竄出來了黑影,又羞又驚的叫出了聲,這才看清那黑影是二愣子。

  心裡也是七上八下,「才剛剛提好的褲子,差一點讓這傻小子白看自個的屁股」羞了個大紅臉。

  要說這王美麗那也是十裡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兒,大眼睛,瓜子臉,紅嘴唇,長睫毛,腰細臀肥,屁股蛋子還挺翹,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沒少讓村裡的老爺們兒流口水,那雙桃花眼就跟會說話一樣,讓人直勾勾的就想往她身邊靠。
  可惜就是美人兒命不好,男人死的早,空有塊好地無人耕,村裡的老娘們兒沒少在背後嚼舌頭,說王美麗是狐媚子托生,年輕輕的就守寡,那是把自己男人給活活榨乾了。 

  二愣子一看是王美麗便說:「嫂子,你咋在俺家地裡?」 

  王美麗剛才光顧提褲子了根本就沒細看,聽見他說話,這才抬眼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臉更紅了,心說這愣小子,地裡幹活咋啥也不穿,一身疙瘩肉皮膚黝黑黝黑的,活像個小牛犢子,急忙轉過身去啐了一口:「你這傻小子,咋不穿衣服呢?」 
  二愣子撓撓腦袋:「嫂子,俺在俺家地裡幹活,這天還怪熱的,俺就把褲衩子給脫了,也沒挨著別人家啥事啊。」

  要說這牛二愣也是十五歲情竇未開的年紀,啥也不懂不知道要男女避諱,就琢磨著王美麗是自己嫂子,往日她家雜貨鋪也沒少去,又不是個外人有啥可藏著掖著的。 

  王美麗也不敢看二愣子,忙說:「自己家地也得穿衣服,你個傻小子,快把衣服穿上!」

  二愣子回頭看看:「嫂子,俺光顧著幹活了,俺也不知道把褲衩子隨手給丟哪兒了,這要是找不到俺爹回家准打俺,這可咋整!」越說越急,聽著說話都帶上了哭腔。

  王美麗心軟,這傻小子啥也不懂,都是街裡街坊的,不忍看著這孩子著急,心說,算了幫他找找吧,不然這傻小子回家又得挨頓胖揍。 

  「那行,嫂子幫你找找,你在後面跟著嫂子,邊邊角角的都看看。」

  說完王美麗貓著腰在玉米地裡邊走邊找,二愣子就甩著大吊跟在王美麗身後,才走兩步眼睛就不自覺的被王美麗碩大渾圓的屁股把眼珠子給勾了去了,玉米地裡本來就熱,屁股上出了汗,此刻王美麗還彎著腰,牛二愣從後面清晰的看到王美麗薄褲下的小內褲,一扭一扭的大屁股,內褲都擠進了屁股溝子裡,二愣子越看越入神,胯下的大雞巴不自覺的就挺了起來。

  就這樣王美麗在前面彎著腰走,傻二愣子在後面挺著個大雞巴跟著,走個大約20幾米,王美麗在一株玉米稈下看見了二愣子的大褲衩子,剛伸手撿起來,就被身後的大棍子杵了個狗吃屎,二愣子走在後面盯著大屁股入神一個刹車不及,大雞巴頂住了王美麗的屁股溝子,順勢兩隻胳膊就摟在了她小細腰上。

    王寡婦:「呀!」一聲就被二愣子撲倒在了玉米地裡。

  二愣子整個身子都趴在了王美麗後背上,大雞巴頂著王美麗的褲襠,雞蛋大的龜頭隔著兩層布頂住了嫩屄。

  王寡婦感覺屄上一跳一跳的大雞巴,一時間羞得無地自容,臉像著了火一樣,自從她男人死後,都兩年沒人碰過她這塊地了,況且王美麗初嫁人婦,嘗過那般銷魂蝕骨的滋味,夜深人靜的時候,雙腿死命的夾住被子磨蹭著嫩屄,每次都能把被子打濕一大片。 

  「傻小子,你快下來,呀……別頂……了……呀……別頂啊!」 

  二愣子感覺一股電流從雞巴頭一下子竄到了頭皮,說不出的爽利,不自覺的就又向上頂了兩下子。低頭一瞅,自己這嫂子臉紅的像猴屁股一樣,還不住的哼唧,心想她這是咋了? 

  「嫂子,你咋了?是不是俺壓疼你了?」

  「你這傻子……你快下來啊……嗯……嗯……」

  二愣子急忙翻身坐了起來,看著還趴在地上的嫂子:「嫂子,俺剛才沒注意,就壓在了你身上,是不是把你哪給壓疼了?」

  說著手就在王美麗後背上東摸摸西摸摸上捏捏下揉揉的,最後眼睛盯在了她碩大渾圓的屁股上,心說一定是剛才用自己襠下的這根肉棍子把嫂子給頂疼了,看把嫂子給頂的都起不來了,急忙把手蓋在了嫂子的屁股蛋上,邊揉邊說:「嫂子,是不是這兒疼?俺不是故意的,俺這就給你揉揉。」

  二愣子把手掌壓在王美麗屁股溝子上,手指頭自然就蓋在了嫩屄上,慢慢的揉了起來。 

  此時王美麗只覺得一股酥麻順著屄傳了上去,小洞裡像一百隻螞蟻在爬,瘙癢難忍,恨不得拿個玉米棒子好好捅一捅來解癢,二愣子小棒槌一般的手指頭,在屄口磨啊磨的,一股熱流順著小洞就流了出來,不自覺的就哼出聲,「啊……別……癢癢……弄的癢……」 

  二楞子手下一片濕熱,低頭一看也是嚇了一跳,嫂子咋尿了?褲襠裡怎麼這麼濕?

  王美麗天生一副水簾洞,水多,滑膩,現在整個屁股褲襠,濕答答的都能擰出水來,心說,「嫂子,這是疼的不清,都被我撞出尿了,我得好好的給嫂子揉揉。」

  手上便加快了動作,按在了屄上的手指頭更是加大了力度,死命的揉,王美麗被他這一揉一按,更覺屄中一陣快活,魂都要飛出來了,不自覺的就把腿分開了一點,盼著二愣子能把手指頭更往裡捅捅。

  這邊二楞子看見嫂子分開了大腿,雖然是趴著看不清她的臉,但想來嫂子是想我能往下揉揉吧,福至心靈,二愣子把整個手都按在了嫂子的嫩屄上,從上到下拇指按在了小洞上,另外四個手指頭往下胡亂揉了一通,感覺手心越來越濕,從嫂子的屁股裡仿佛都能聽到咕嘰咕嘰的水生。 

  王美麗此時感覺自己都要飛上了天,男人就是好啊,比自己摩擦被褥來的爽利多了,嘴裡再也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來:「楞子……你弄……弄的嫂子不行了……嫂子……受不了……了……哦……」

  隨著二愣子速度越來越快,王美麗,「啊……」的一聲,在二愣子手下瀉了身子,一股屄水順著屄眼子噴了出來,兩個屁股蛋子和嫩屄不住的收縮,爽的她全身都打起了擺子,險些就昏死了過去,兩年多了,又嘗到了這飄飄欲仙的滋味,王美麗激動的熱淚盈眶。

  「嫂子你咋哭了?都怪楞子不好,楞子撞疼你了。」

  「傻楞子,嫂子不是疼的,嫂子是高興的,高興我這弟弟知道疼嫂子,嫂子是真喜歡我這大兄弟啊!」

  說著王美麗又想起了剛才被二愣子隔著褲子摳屄的一幕,不自覺的又羞紅了臉,心說,「真是個不要臉的,難道是想男人想瘋了,被個半大小子摸摸都摸尿了,真不知羞,不過話說回來,這二楞子也是情竇未開,不知剛才做的是啥,不然真是羞死個人了,我這個大兄弟人雖然看著傻愣傻愣的,可還是個熱心腸,身板子也壯的嚇人,全是疙瘩肉。」

    王美麗連她自己都沒發覺,從瀉身子開始,心裡就住進了這個小男人。 
  二愣子直勾勾的看著羞紅臉的嫂子,不自覺的就癡了,王美麗今年才二十四歲,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紀,而且剛剛經過高潮,臉上還帶著興奮的潮紅,嬌豔的紅唇吐氣如蘭,一雙妖媚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二愣子,他覺得嫂子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花。 

  「傻愣子,你又發愣了。」

    說著王美麗用手指頭點了牛二愣頭一下,牛二愣如夢方醒,嘿嘿的傻樂。 
  「嫂子,你長的真好看,俺就愛看你,今天是頭一次坐這麼近的看你,以前俺都不敢看。」 

  「傻小子,嫂子又不吃人,為啥不敢看?」 

  「俺也不知道,就是不敢,每次老遠看見嫂子,我心都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想看還不敢看。」 

  王美麗聽牛二愣這麼一說,心裡美滋滋的,哪個女子不願意讓男人看了心跳加速,張口結舌,儘管二楞還是個半大小子,可那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啊,況且剛才兩個人還那麼親密,想到這,王美麗心下更喜,用手捂嘴咯咯一樂,說:「那以後你就常去嫂子的雜貨鋪,嫂子天天讓你看。」

  說完便羞怯的低下頭去,不看二楞,可等了半天不見二楞回應,抬頭一看,見他正呆呆傻傻的瞅著自己,不禁又羞又氣用兩根手指頭掐二楞的胳膊:「讓你發愣!讓你發愣!」

  二楞被掐的回過神抓住嫂子的一雙小手:「嫂子,你真好看,剛才俺又看呆了,呵呵。」

  王美麗見二楞抓著自己的手,急忙往回縮,二楞只覺嫂子的手又軟又香的說什麼也不肯撒手,兩人就這麼你來我往的,一會兒便笑鬧著滾在了一起,此刻美人兒就香香軟軟的趴在了自己身上,二楞直到現在,那條大褲衩子也沒來得及穿上,依舊是光這個屁股蛋子。叉開的雙腿上趴著美麗的嫂子,那兩個又大又圓的奶子隔著衣服,壓在了他的大雞巴上……

  從開始二楞不小心把雞巴頂到嫂子屄上,直到現在大雞巴一直挺立著,王美麗看著胸下那跟硬的發亮的大雞巴,心說:「二楞才十五歲,雞巴怎麼長的這麼大,雞巴頭子像個雞蛋一樣,這個傢伙要是長大成人,那還得了,這要是插到屄芯子裡去,還不把人活活肏死?真是個冤家。」 

  二愣子也在看著自己的大雞巴:「嫂子,不知道咋回事,俺從剛才開始,這根肉棍子就一直這麼挺著,弄的俺好難受,嫂子,你看俺咋了?」 

  王美麗點著二愣子的大雞巴說:「你聽嫂子說,你這大雞巴裡有濃,要擠出來就好了,就像剛才嫂子一樣,嫂子裡面是水,水多了就沒精神沒勁兒,像你剛才一樣,給嫂子把水擠出來嫂子就好了。」 

  二愣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說:「嫂子,那咋擠啊,俺不會,你幫俺擠吧。」
  王美麗一想,反正左近沒人,他還不懂男歡女愛的事兒,再加上剛才二楞弄的自己確實舒坦,自己也真想擼一擼這大雞巴,體會體會是啥滋味,這大雞巴比我死去那男人可大了一倍多,龜頭硬的發紫,從馬眼中還流出絲絲粘液,抓在手裡熱乎乎的像是在冒著熱氣兒。 

  一手握住雞巴棍,一手握住龜頭,慢慢的上下套弄:「嫂子幫你把濃擠出來,給你治病。」

  二愣子感覺一股電流直沖頭頂,嫂子的小手又軟又香的套在自己的雞巴上,上下活動,真是說不出的爽利:「哦……嫂子……快點動……抓緊一些……」
  爽的二愣子嘶嘶的倒吸氣,隨著嫂子的前後活動,二愣子盯住了包裹在衣服中的一對大奶子:「嫂子,真舒坦,讓我抓抓你的奶子吧。」 

  「你抓吧,嫂子啥都給你摸。」

  二愣子從王美麗領口伸進手去,肆無忌憚的揉著她的一對大奶子:「嫂子,嘶……你奶子真軟……真大……我雞巴真舒服……得勁……」

  王美麗聞著大雞巴上散發的一股股男性的腥臊味,屄又癢了起來,一邊扭著大屁股用內褲摩擦著嫩屄,一邊更賣力的擼動著大雞巴。 

  「嫂子,你真會擠,擠的大雞巴真爽利。」 

  「嫂子也喜歡大兄弟的雞巴,一聞這大雞巴的騷味,嫂子就受不了。」 
  王美麗越擼雞巴,自己的屄裡就越癢,看著這個冒著騷氣的大龜頭,她終於控制不住一下把雞巴含在了嘴裡,二愣子感覺雞巴進入了溫暖的水裡,還有一條小魚不住的追趕著自己的雞巴,忽左忽右。

  王美麗如願以償的含到了大雞巴,這根冒著腥臊氣息的大雞巴在自己嘴裡進進出出,她用舌頭把雞巴的裡裡外外都舔了一邊,雞巴實在是太大了,嘴裡只放得下一個龜頭,王美麗兩手揉著二楞的兩個黑蛋子,腦袋用力的上下晃動,嘬的大雞巴嗞嗞響,口水順著雞巴棍子往下流弄了二愣子一肚皮……

  二愣子從小到大都沒像今天這麼爽過,美麗的嫂子,用她嬌豔的紅唇含著自己的大雞巴,舌頭在裡面不斷的挑逗著自己的雞巴眼子,黑黑的雞巴白白的人兒不斷的刺激著自己的神經。

  王美麗嘬著牛二愣的雞巴猛地動了十幾下,二楞子瞬間腰眼一麻,一股子濃精順著雞巴射進了嫂子的嘴裡,緊接著第二股,第三股,二愣子直射了七八下,爽的他全身上下出了一層雞皮疙瘩,直打冷戰。

  王美麗感覺從大雞巴中射出來一股濃精,剛想往外吐第二股就來了,吐也吐不出來只能外下嚥,二愣子精多量大,她咽了好幾大口,才總算呼吸順暢了,輕輕吐出了大雞巴深吸了口氣,嗲怪的瞪了二愣子一眼:「你個小壞蛋,弄了我一嘴。」

    二愣子呵呵傻笑:「嫂子,俺真爽利,嫂子真好。」 

  「呸,得了便宜還賣乖,今天這事跟誰也不能說,就咱倆知道懂不懂!」 
  「嗯,我聽嫂子的,嫂子,我……」

    王美麗看二愣子欲言又止的表情問:「還有啥事啊?」 

  二楞子一咬牙:「嫂子,你剛才看我擠膿的地方了,我剛才給你擠水是隔著褲子的,我都沒看見是啥樣子,嫂子能給我看看不?」 

  王美麗一聽,刹時就弄了個大紅臉:「呀!你個小流氓,有啥好看的,不給看。」

  二愣子一聽嫂子的語氣不是很堅決,也不像生氣,就厚著臉皮求上了,又是捏肩又是捶腿又是說好話的王美麗這才算答應了,自己躺在了地上,二愣子抓住王美麗褲腰,外褲內褲一起往下一扒,白色的小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

  二愣子拿起來放在鼻子上使勁聞了聞,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一下又讓他的大雞巴挺了起來:「嫂子,把腿分開,讓俺看看。」

  王美麗慢慢的分開雙腿,暴露出來的嫩屄感到絲絲涼氣,此時二愣子看著這人間美景,仙洞福地整個人都傻了,嫂子的屄可能是被操的少的緣故,粉嫩嫩紅撲撲,上面還掛著剛才流出來的絲絲淫水,小洞一張一合的在跟二愣子打招呼。
  嫂子的逼毛很漂亮,倒三角一樣順順當當的貼在了陰阜上,二愣子把臉湊近嫂子的嫩屄,聞聞嫂子的屄騷不騷,王美麗感覺一股熱氣直撲自己的小屄之上,她知道那股熱氣是二愣子的呼吸,刹時羞的不能自抑,催到:「看夠了沒,我要穿褲子了。」

  二愣子看著這神仙屄還哪肯放手,嗷嘮一嗓子,把他那肉乎乎的大嘴唇蓋了上去,伸出他的牛舌頭一通狂舔,上上下下舔了個遍,口水順著屄一直流到了屁眼子上面……

  王美麗扭著屁股蛋子呀呀的叫著:「你個冤家,別這樣狂舔……人家受不了了。」

  二愣子就像沒聽見嫂子的求饒聲似的依舊專注進攻這美穴:「嫂子,俺那裡叫大雞巴,你這裡叫啥?」 

  王美麗聽後羞不可抑:「討厭,我……我不知道……嗯……啊……」

    二楞一聽:「你不說是吧,好!俺舔的你說!」 

  說著用自己的大牛舌頭一下子通到了屄裡,在王美麗的陰道裡舔弄抽插,吸溜吸溜的喝著王美麗的屄水,王美麗哪受的了這陣仗,哼哼唧唧的叫:「啊……啊……呦……我說,我說。」 

  「是啥?」 

  「是屄,是小嫩屄,是嫂子的小嫩屄。」 

  「好,以後二楞天天給嫂子治病,給嫂子擠水,給嫂子舔嫩屄。」 

  「啊……·嗷……啊……好,嫂子天天讓你舔逼,天天給你舔.」 

  二楞舔的興起,胯下的雞巴又變的粗大腫脹,聞著嫂子的屄味,更是情不自禁:「嫂子,我的雞巴又腫了,要擠膿了,咋整。」 

  王美麗看著二楞胯下的大雞巴,忍受著屄裡的陣陣騷庠,心想,罷了,身子就給了他吧,他那大雞巴看的人心裡癢癢,倆人以然就這樣了,四下也無人不如放開了爽那麼一次,不知道被這麼粗的大雞巴插進來是個啥滋味……

    「來,大兄弟,挺著你那害人的肉棍兒到嫂子屄這邊來。」 

  二愣子聽話,挺著大雞巴跪到了王美麗的腿中間,王美麗兩手抱住自己的小腿,大大的分開,使勁把自己的嫩屄挺起來對著那根冒著熱氣的大吊心說:「這麼粗的大雞巴,跟牛雞巴一樣,我不把腿開的大大的怕是插不進來!」 

  「大兄弟,聽嫂子話,拿著雞巴在嫂子屄上蹭一蹭,蹭濕了插進來,插進嫂子屄裡來。」

  二愣子聞言提起大吊在王美麗屄上上下磨蹭,屄水把大雞巴沾的油光水滑,然後用雞蛋般大的龜頭頂住了嫂子的屄眼,正準備一插到底,卻聽見玉米地外自己爹老牛頭兒的聲音:「楞子!家走吃飯了!」 

  王美麗一聽是老牛頭的聲音,急忙坐起來對二愣子說:「你爹來了,不能讓他看見咱倆這樣,你趕緊穿上褲衩子出去,記住咱倆的事別跟你爹說,跟誰都別說!」 

  二愣子一百個不情願:「嫂子,俺還沒和你呆夠呢。」  

  王美麗聽了咯咯一樂:「傻楞子,嫂子啥都是你的,你不會等別人不注意的時候來嫂子雜貨鋪找嫂子嗎?下回嫂子在炕上等著你,傻蛋!」

  說完在牛二愣臉上吧嗒親了一口,二愣子這才穿上了褲衩子高高興興的回家吃飯,尋思著啥時候再找美麗的嫂子一塊兒,擠擠膿,擠擠水。 


                             未完待續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