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女友的银色天秤7作者以书下酒

字数:5364


      我与女友的银色天秤(七)

      A 是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也被冠以不夜城之名,这里有遍地的财富等着勤奋
者或是幸运儿来发掘。得志者总是少数,大多数的人仍在奔跑,可是若是谈有多少人是幸福的,取决於心态要比取决於财富更重要壹点. 有的奋斗者可能因为奔波壹天后晚饭牛骨饭的料给的很足而满足,因为老板给加薪壹千元而雀跃,盘算着是下个月给家里多寄壹点还是加些生活预算,算着算着觉得这样壹直努力工作下去,再过个两年工资更高了,就可以考虑按揭个小房子了。合眼入睡,他的梦中有今日的满足,有对美好未来的憧景,也有努力奋斗的决心,远方好像还有个贤淑的小娘,那是他思慕的人……

      而在同壹个城市可能有人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索然无味,今天的红酒还不
错但是酒喝多了也难受,身边人的谄媚看腻了,没有了对自己地位的满足,只剩下对虚伪的厌恶。坐着名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醺然入卧,枕边的人同床异梦。躺在舒适的床上心中却如履薄冰,公司潜在的经济问题如何解决?好像好长时间都没抽出时间陪陪孩子了,妻子在外养了小白脸别以为我不知道,哼!大家各玩各的,关键是假若摊牌之后万壹……孩子要跟母亲怎么办……头好痛,身体越来约不如以前了……

      人生不易,不易在找不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入世者求财而不得,出世者
求德而不得,风流子求佳人而不得,塌上人求健康人不得。既然求不得,是否该想想或许知足常乐更好?是否该想想先人还有个建议叫难得糊涂. 道理归道理,可最大的矛盾就在於人人都懂道理却做不到。有时我想过,命运不可能让我的壹切都完美,我的事业壹路顺风顺水,而允儿就是老天给我定的壹个缺口,就像是乔布斯手中的那个苹果。但是我无法妥协,我宁可不要那个大的苹果,只想把那块缺口捧在手心。曾经我有过选择的机会,我错在想要壹个完成的苹果,而不是错在选择了大的苹果。因为允儿那么优秀,如果我没有壹个大部分的苹果,那么以后那个小缺口会壹直都属於我吗?我没有那个自信,所以其实直我对两年前的事并不后悔。

      看着手中陌生号码的简讯,即使是真的是允儿发来的,我也不后悔。无论
这两年发生过什么,只要她心中还有我,同意回到我身边,壹切我们都可以重新开始。

      简讯中有我的名字,直接排除发错的可能,那么来源只有可能是两个人,
壹个是於婉纯,壹个就是允儿。我拨通了於婉纯的号码,都都的快要结束时电话才接通。

      “喂……”我试探性的只说了个喂. “干什么啊……别告诉我你想告诉我
你成功喜讯。”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慵懒无力。

      “没有……没有成功,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做什么。”

      “睡觉呗!阿军整整和我做了壹下午,累死老娘了。人家可比你强多了…
…又持久又有力……还……”

      “停停停……早上打电话不还是阿浩么?”

      “对呀,我中午从阿浩那里走了之后就去见阿军了啊。”

      “……”我无言以对“到底怎么啦小学弟,求合未过想起我的好来啦?”

      “不是……就是看手机时随手给你打个电话。你……最近身体还好把?”
我再次的确认的问道。

      “不好……”

      “怎么了?”难道真是……

      “做爱频繁,腰有些痛……”

      “为了身体健康,请学姐有所节制,再见。”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不是於婉纯,那真的是允儿???允儿怀孕了?是谁
的?难道是那个吕威!!想到这里我感觉像清晨时猛吸了壹只烟壹样,冷静却带着壹丝丝晕眩。壹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仿佛有壹只冰凉的手指直接在我的心脏上画着圈圈,呼吸变的急促,刚刚软下去的肉棒又立了起来。比起疑问和愤怒,刺激的快感居然占据了意识的绝大部分。

      我没有直接回拨,考虑到允儿可能不方便,而是回复了简讯。
      “谁的,多长时间了。是不是他的?”

      我没有直接写姓名,因为万壹万壹要是不是允儿那就糗了。我双手攥着手
机死盯着屏幕,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机身壹阵,我快速的按下了查看。
      “不是他的,虽然他今天和我壹起来的,但是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
      是允儿!

      “那是谁的?多长时间了?你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有,我两个月没来了就去买了试纸,显示是有了。”

      允儿仍然没有回答是谁的孩子,不过允儿的问题才是要放在首位的,至於
是谁的之后再算账. “根据月经和试纸也有可能有误差的,你确定没有避孕措施就发生了关系而且,让他射在体内射精了吗?”

      为了确定允儿是否真的怀孕了,我才把话说的如此的具体,但是在编辑这
些文字的时候,那副画面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心中刺激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嗯……”

      “那你想怎么办. 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我不想要,我才刚大学毕业……我没告诉别人……”

      “那这样,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先去找你,然后我们再商量怎么办. ”

      “不要……”

      “允儿,现在暂时我们不要去想以前的任何事,我陪你把这件事解决了,
好吗?”

      虽然是允儿主动和我提的,但是她心里不排除有对我来陪她处理这件事会
抵触的可能。我也不去考虑为何允儿要告诉我这件事,总之,解决问题是首位,其余壹切都先放壹放。

      “我不要你陪我,我听说有药,自己在家里就可以……”

      “坚决不可以!那样对身体的损害太大。我带你去医院,如果你怕别人知
道我们就去外地,你要是还是觉得不行我们就去国外。”

      “我不要你陪……”

      “那你就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不会沖动,你的身体是第壹位,他若是
没有经济条件,我来拿钱. ”

      “是壹夜情,没有联系……”

      这……我感到十分的无奈,我并不是觉得允儿与其它男人有了壹夜情而且
还怀孕了才觉得无奈,这些都是意外。无奈是因为允儿倔强的不让我陪她解决这件事。

      “允儿,算我求你了,吃药绝对绝对不可以。我陪你,帮你解决这件事好
吗?”

      良久都没有收到回复,我焦急的直接回拨了电话,那壹边却直接摁断了通
话。

      终於等到了回信。

      “我这个样子了,你还要我吗?”

      “我当然要!我知道那肯定是个意外。”

      “可是我都不干净了。”

      “我们都是成年人,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无论你发生了什么我都要你。”

      “那……我们和好把……”!!!!!!!!!!!!!!!!!!!!

      如同壹道晴天霹雳给我钉在了原地。允儿说……和我和好?哈哈……允儿
要和我和好了,允儿要回到我身边了!

      “允儿,我真的很高兴很高兴你终於回到我的身边了,我的女朋友当然是
我负责,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我陪你把这件事解决了然后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好好的在壹起!”

      “我没有怀孕啦……”

      “真的假的啊!”

      “老公,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怀孕了你还会不会要我,人家还是处女呢。
嘿嘿,老公这个称呼真是久违了呢。”

      短短壹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梦壹样,我跳下床用力的蹦了几下
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告诉自己这是现实!这时我的心中壹切壹切的情感都被喜悦所代替,脸上的肌肉已经笑的合不上嘴,但是泪水却已经在下巴上汇集滴下,那是喜极的泪也包含着过去两年心中的思念和孤独的委屈。

      “老婆,我高兴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现在就想听到你亲口说出的称
呼,我才觉得踏实。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我在公司的员工宿舍,这么晚了你别过来了。”

      “那你告诉我地址,我接你来我这里. ”

      允儿没有回复简讯,而是直接拨了通话。

      “喂. ”我整理壹下喜极而泣的情绪. “老公……”允儿的声音中带着壹
点鼻音,好像也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老婆,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想见到你,否则我的心里不踏实。”
      “你别来找我了,大姐在我这里呢。”

      “那我就去看你壹眼,看见你壹眼也好。”

      “今天晚上你不是看见了么。”

      “今晚……今晚你身边不是有那个小子么……看着真不舒服。”
      “哼,那我看见你被壹群女生围着我就舒服啦?刚刚到聚会地点的时候,
我看见你和她们聊的那么开心我都想转身走了,不过转念壹想,那样岂不是败给你了,所以我才故意挽着吕威的手臂气你。”

      原来在晚间在我发现允儿之前允儿先看见了我,回想起来当时我好像真的
是和众女相谈甚欢,还有个女生都快贴我身上了。就是这壹幕成为了让我误会让我心碎的导火索。不过我还是有些疑问。

      “对不起宝贝,是我没看出来你。不过也不能全怪我,我和那小子交手的
时候,你帮着他啊,这怎能不让我误会。”整夜最让我心痛的事,莫过於允儿的那句“够了胡毅!”

      “你认为我是在帮他吗?我只是不想让在场的那些人认为你是壹个小肚鸡
肠而且毫无风度的男人。所以我才不让你继续和吕威斗嘴。”允儿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让我心中壹紧,就好像以前上学的时候,允儿要和我生气时的前奏壹样。
      “允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样子的人,当时是我有点气昏头了,所以才失
态,你也知道我最讨厌男人之间明嘲暗讽的斗嘴了。我错了……”我壹如以前壹样,及时解释及时认错. 可是接下来的剧本变了。

      “所以呀,壹个男人如果能因为吃醋变成他最讨厌的样子,那么也说明了
在这个男人心中那个女人有多重要,能在什么程度上扰乱他的内心。虽然看起来很丑,但是老公的表现我看着还是比较满意滴。”

      “你……你什么……什么时候,这么……这么……。”允儿的话让我有些
不适应,这还是以前那个允儿吗?

      “这么讲道理是吗?老公,其实我们分开这两年未尝不是件好事。你走了
之后,再也没有人帮我做生活中的主意,给我讲析各种人和事了,那我只能多去看多去想。接触的多了,我才明白我以前是有多么的无理取闹. 以前我认为你爱我,表现在生活上的无微不至,现在我才知道,那些和你的无条件的包容相比都算不了什么。”

      “老婆……这是我所听过得最感人肺腑的情话了。”我内心满满的都是欣
慰。

      “讨厌啦!不过你也不要想的太好哦,生活太讲道理就没有意思了,所以
我还是会继续的无理取闹的。”

      “如果你心中明白道理,那么无理取闹就不叫无理取闹了,就叫撒娇了。”

      “哼哼,我都觉得我自己成长这么多了,还是说不过你!”

      “但是最终解释权还是在老婆手里嘛。”

      “这还差不多……对啦老公,你可要好好的感谢大姐哦,要不是她劝我说
你的好话,还说像你这么爱我的,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了,我才不会主动跟你提和好呢!她劝我给你个台阶下,但是我想不可能这么便宜你,所以我就假装怀孕来试探试探你。”

      “那试探结果呢?”

      “切,我才不信你是真的相信我怀孕了呢。”

      “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再加上关心则乱,我是真的信了!”
      “那姑且给你打个60分及格把……好啦,好啦,我不和你说了我要陪大姐
说说话就睡觉了。”

      “替我向大姐表示由衷感谢,以后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义不容辞. ”
      “嗯,晚安,老公。”

      “晚安,老婆,明天见。”

      ————————————————————————————————
就这样,我找回了自己的那个缺口,接下来的日子才感觉自己是名副其实的人生赢家了。我们去欧洲度了“复合蜜月”在浪漫之都差点成功圆房成功,在允儿痛的流了泪,我没有忍心继续,最后相拥而眠。回国后我买了房子,看着允儿认真的思考着如何装修,挑选家具,忙忙碌碌的,我确定壹定以及肯定这就是与我共度壹生的人。

      数月后,我们的家可以入住了,可是允儿居然说她仍然要住宿舍。理由是
她现在是公司重点培养的新人,在出道之前还是壹切按公司的管理来比较好。任我恳求耍赖皆无果,只好妥协. 不过还好争取到每周的周日允儿会回来住。
      我洗完澡进了卧室,看见允儿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我。

      “胡毅,我有些事要和你商量。”

      我壹听,全名都上来了,连忙上床直腰盘腿而坐。

      “秦允儿小姐请讲. ”

      我认真的样子逗的允儿再板不住严肃的脸。

      “你好讨厌,我是真的有正经事。”

      “说吧老婆,我认真听。”

      “老公,在我们和好的那壹刻我就已经认定你是我托付壹生的人了。我们
未来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相信我们永远都会相爱,但是我也明白爱情和婚姻并不能完全划等号。我总是想,未来会发生什么?五年十年二十年后我们还在壹起吗?我认为是,但是……但是壹回想起上次我们的分离,我就没有信心……”
      我沈默了,是啊,我相信自信的力量,也同样对命运怀有敬畏之心,假如
在我和允儿刚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人说我们两个壹年之后会分手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老婆,我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我们在壹起的时间很长,但是和壹生相
比起来太短。为了我们的未来,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应该做些约定,对!为了避免我们出现感情危机的约定!”

      “那要怎么约定啊?”允儿把脑袋枕在我的腿上,看着我的脸。
      “嗯……我们想壹想上壹次我们是因为什么而分开的。我先说,归根结底
来讲,并不是因为那次网络事件,那只是壹个诱因。真正的原因就是,我对你的不讲理产生了积怨。不过现在我的允儿成熟了,我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允儿想了想说“如果说问题的根源的话,那就是我无法接受你过於大男子
主义,总是想把我层层的保护起来,给我壹种很不平等的感觉,我也有我的梦想啊,两年前你却让我什么都不做了,陪你去A 市!”

      “好,那关键问题就在於平等,对吧?我有主意了!”

      我把手伸向允儿的胸前,拿起那枚已经褪色发黄允儿却丝毫不嫌弃仍然挂
在胸前的银色天秤吊坠。对允儿说. “以我们的定情信物作为鉴证,我们以后谁要是觉得在什么事上不是平等的了,觉得不平等的壹方就可以拿起信物来行使把不平等的事变为平等的权利。”

      “好,我双手赞成!我还有壹个主意,虽然我最接受不了欺骗,但是我也
知道两个人在壹起各自有各自的事业和朋友,不可能任何事情全都坦诚相待。那么欺骗仍然是不允许的,但是隐瞒还是可以接受的。以后每个月我们都要对对方说壹件关於自己的,对方却不知道的事!”允儿这个主意也非常的好,让我想起曾经听说壹对情侣要去领证的前壹天,互相写十件关於自己,对方却不知道的事情,并且都不许追究不许生气。壹次性的解决了所有的婚后隐患。

      “好,我也同意。”

      允儿坐了起来小指伸向我“来,拉钩盖章。”

      我向允儿坏笑道“拉钩是小孩子玩的,成人该这样。”

      说完便把允儿扑倒在床,吻上了她柔嫩的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