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欲望

           第一章∶邪恶的本质与咒语

  十岁某日的午后,第一次发现了自己身体某部分的秘密。这带来我一生重大的影响,也决定我日后人格的发展与破裂。

  当我发现透过椅子跟腿间的摩擦,可以让我处在一种不知名的快感中,持续,然后爆炸。哦!当然我现在知道这是大多小女孩都会经验的事情,但以当时我十岁的眼光来看这却是一种神圣的仪式。

  妈第一次发现时的眼神我永远没有遗忘过,一种不削,鄙视,厌恶的眼神。愤怒的她用尽恶毒的句子,这些句子代表的含义要到多年后我才能理解。我被立下了严苛的规矩,双腿之间变成生命里的禁忌与罪恶的源头,妈的话语变成魔咒般笼罩我一生。

  ※※※※※※※※※※※※※※※※※※※※※※※※※※※※※※

  当看到这孩子在椅子上扭动的时候,我心中升起一种悲哀的情绪,这孩子到底还是脱不了天生的欲望。

  我真的不知道,这样多年我是怎样过去的,孩子父亲去了多年后,在我身上好像并没情欲这困扰。虽然我看了太多这些问题,但这东西是极为肮脏的,人为何要往肮脏的道路去走呢?

  那时我不记得我曾说了些什么,气愤占据了我的理智。孩子,你知道我是多担心你?外面世界满满都是那些只知道要你身体且不知耻的男人啊!

  在她眼神中我看到一抹无辜,也同时看到那双桃花般的眼睛与嫣红双颊,我不知道一切还有机会挽回吗?我不知道,因为你一向就是好强的,没见你老实听过话,小小年纪的你就总搞到我心烦意乱。

  ※※※※※※※※※※※※※※※※※※※※※※※※※※※※※※

            第二章∶生命里的捆绑

  高职生涯并未带给我太多的快乐,直到他看到我的时候。同学一年了,我曾注意着他,但却不曾想过生命中会有这机会,我早已习惯于没人理我,或我不理人而独自来往了。

  那些约会是美妙的,多年后的我仍为此而心悸。我记得淡水的海边,记得第一个吻,记得那一切的一切,我也记得他说他要离开我。

  至今不解,无预警也毫无解释,一年半的感情就消失了。

  此后,我拒绝说爱这个字,这是个没有保障的东西,跟妈形容的是一个样子。我终于了解妈的聪慧,她早看穿世间一切情爱的虚假与诡诈。

  ※※※※※※※※※※※※※※※※※※※※※※※※※※※※※※

  注意她已许久,不同于其他女孩的笑闹,她总是出神望的着窗外,好像世上只有她一个人一样。那天,我约她一起去海边走走,她竟然答应了。

  海边的她是这样安静,认识前到认识后记忆中的她好像不曾笑过。也不是忧郁,她总是静静在想些什么。那是一种距离,好像远又好像近,我一点也不熟悉她。

  我们之间没有所谓的平等,她不曾问过我的想法或意见,若要去堤防逛逛,也总是跟着她到了堤防我才知道。她让我心醉,但又让我忧心,她不是可以让我掌握的女孩。

  我必须离开,在我尚有勇气能离去前。不然我心必被她所刺伤,我必须逃走,在完全成为俘虏之前。

  ※※※※※※※※※※※※※※※※※※※※※※※※※※※※※※

             第三章∶彼此的陷阱

  男孩的出现是我伤痕刚结束时,刚进入专科的我正想抓住一点学生风情的尾巴。两人的交往非常顺利,但却感觉不出什么爱情的滋味,想说总是有人陪着吧!
  男孩总是心急着要探索我的躯体,我知道怎样闪躲,但还是放弃了。我一直知道,女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陷阱,可以用来套住男人的心思意念。也可以说像是一块糖果,让男人粘住不舍离开。经验说,女人天生应该要柔柔顺顺才会有男人呵护,不是吗?

  我放开一切,让他尽情夺取,天啊!我身体里发出一种颤抖,那是十岁之后就再也未曾发出过的。熟悉与罪恶,甜蜜兴奋与刺痛。我第一次发现我的乳房是这样的敏锐,轻轻的拂过就会带给我全身的颤栗。

  瘫痪的感觉,世界开始飘离。开始感觉到他阳具的进入,一丝厌恶悄悄走过心头。虽然那是很强的一种刺痛,但很快的我就忘了一切,只感觉出他的进出。是这样莽撞,无情。

  是的,就是无情,这一切是无情的。

  他并没维持多久的时间就射在我身体里面,可以感觉出一种饱满。老实说第一次的我没有达到高潮。

  三年,三年的时间我学会很多,我学会怎样曲意奉承,学会怎样假装讨好一个男人。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爱不爱他,我只知道我需要一个肩膀,好让我得以栖息,直到我怀孕了。

  他要我拿掉,我也知道必须拿掉。

  那天,他抽着菸踱着步子,大声斥喝要我别再哭泣了,我终于发现我辛苦筑的陷阱垮了。你知道心冷是怎样的感觉?

  毕业后他要回南部家乡,他求婚,我拒绝了。妈的身体越来越糟,台北是我家乡,我无法忍受南部的骄阳,或是说我无法忍受这样一个男人。

  ※※※※※※※※※※※※※※※※※※※※※※※※※※※※※※

  看到的第一眼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长长的头发,轻轻的笑容,是这样的温柔与美丽。是的,是那种温柔,一种顺服,一种柔美,就是那种特质吸引了我。
  感受到女性的体温,这是我的第一次。她身上有种味道,每次都会让我在约会后鼠蹊间无比疼痛。我开始痛恨她的长发拂过我的鼻间,那让我有种莫名的欲望,我想控制自己,事情还是发生了。

  惊讶于并没有接触太多的抵抗,不过她一向是柔顺的,我没见她表达过任何意见。

  我知道我很笨拙,我手颤抖着解开她的衣物。那小小挺立的双乳骄傲的面对着我,我轻轻吻着,如同回到最原始的安稳之中。她闭着双眼,紧蹙着眉头,我知道这是一个允许的保证。

  我担心我的表现,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否会满意我。直到,我发现她竟然是处女。这让我感动。天啊!我真的是幸运能第一个并且永远单独的拥有个女人。
  在我进去那一霎那,是我人生的一个成熟的开始,这代表我将负起一切的责任,我将要掌控我与她的命运。

  或许是错觉,我感觉她瞧了我一眼,眼光是陌生的,是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人。但很快我就忘了这一切,我的阳具感觉出一种湿润的紧包,我奋力的冲击,这一切是属于我的,我用尽所有力气,我相信她将会满足与快乐。然后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潮冲到我的脑部,比我每次手淫时都要兴奋千倍。

  毕业了,家里期待我该回去管理事业。这是很当然的事情,我将娶她回乡。一个孩子的失去算是什么呢?她将为我生下一打可爱的孩子,是的,我知道她会嫁给我的,她在等我开口,我是这样爱着她,她是完全是属于我的小女人。
  岂今我不能理解,她拒绝我时候的表情。那表情像极了初夜时那一霎那的陌生的目光,冷漠以及无情,我发现我竟然不认识她。

  她在我面前长大,不断长大,像个巨人般打击我的自尊。

  ※※※※※※※※※※※※※※※※※※※※※※※※※※※※※※

             第四章∶疲倦与婚姻

  老公是我同事,他是个温和而带着微笑的人。在他身上我看不出任何缺点,当然,我也没任何理由拒绝他的追求。这婚姻是很理所当然的,他让我满意,因为他脾气总是这样的好,对我也相当放任。我将自己过去一一陈述于他,他拥抱着我吻着我的泪痕。

  其实我并没有求取任何的谅解,我只是希望彼此不要后悔。我很高兴他能不计较这一切,这对婚姻是有帮助的。我说过,虽然我个性好强,但我始终希
           望找个坚实的肩膀好做依靠

  妈过世了,世界好像塌了半边,我们匆匆在风俗的日期里结了婚。开始,我们的婚姻有过美满的日子,像所有新婚夫妻一样,我们天天疯狂的做爱。接着,开始不同,一切开始慢慢的变化。

  公司裁员,他自愿被裁掉。我努力的分析一切给他听,他不知道公司后面的黑幕,但他是这样坚持,换了一个新的工作。我知道他压力很大,我试着去体谅他。我知道,在短短时间内,我直上的职位让他并不舒服,我能谅解他的心态。
  但他开始不再多话,不再接触我。他将结实的身体投入球场,带着熟悉的汗水回到我们的窝,但,却没看我一眼。

  ※※※※※※※※※※※※※※※※※※※※※※※※※※※※※※

  我知道我是个有能力的人,在这小小的位置里我可以看到外面宽广的世界。那里跟办公室里一样,是没有秩序而且脏乱,必须有人来处理这一些问题。
  妻的出现是偶然的,她在公司时看来是这样快乐。虽然只是个新人,却是跟周围处的是如此融洽。我们开始约会,开始谈到感情。

  我承认这是一个打击,她并非我想像中的清纯。她冷静的诉说过去,她不是处女,曾经堕胎过,说完后她静静看着我。或许该死的我那时该给她一巴掌,但是我无法做到。

  她开始流泪,我知道她在哀求我的原谅。是的,这世界的肮脏不是出于本质,而是出于环境,而我正是应该改变这一切的人。我们很快的就结婚了。

  一个机会,我可以拿着一笔遣散费离开这阴暗没机会的办公室。

  尤其是我不能忍受看来柔弱的妻竟然等级升的比我还快,这是不对的,女人怎可能负担得起男人的志向?正好有个机会在等待我,我必须过去,因为那是为我准备的。

  我不知道,好像是一个地狱换到另一个地狱,为何身边的人总是这样无能?我尤其无法正视妻的双眼,所有的鼓励都像是讽刺。为何身边的人都升迁了?
  他们只是一群无能的东西。完全不对,这世界是一群疯子所组成的。

  起码球场上是公平的,你可闪身过人,你可以带球切入。你的辛苦将会与你的汗水正比。

  ※※※※※※※※※※※※※※※※※※※※※※※※※※※※※※

             第五章∶激情的挑战

  刚走入网路时好孤独,这男人轻切的招呼我,无视于众多聊天室里渴望他的女人。我知道我能控制,开始时我只是想散心一下,偶然跟他出去走走罢了。
  直到他开始诉说他的爱,他吻我,他的手在我腿间游移,我拒绝他,我发誓我曾经拒绝。可是我累了,身体里等待许久的火种燃烧起来,整个淹没了我。
  旅馆里的灯光是这样暧昧,床是这样柔软。他急着脱去彼此的衣服,吻我,吻我全身,吻到我疯狂。

  我无法控制我下体的火热,感觉出床单已经湿了一大块,但他不为所动。
  他轻轻咬着我的乳头,我轻易的就达到第一次高潮,好美好美。他带领着我轻抚他的阳具,看着它怒张的样子,含在口中的它像是一根矛,刺穿我心的深处。
  阳具缓缓进入我的身体,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我几乎立即就射出阴精。我开此哭泣,我想我不应该承受这种快乐,这是不对的,我的理智开始试图拉我回到现实。但是,在他下一个冲刺中我立即再度崩溃。我承认我输了,我只能投入我的感官之中,让他尽情的将精液灌溉满我的子宫。

  他问我爱他吗?我没说话,我发誓过不说的,但是我心理知道我已经爱上他了。这很模糊,其实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他,但我知道他在我身体里时我是真心爱他的。

  很快他的阳具又涨大起来,他再度进入我的身体,不停,不停。

  我希望自己能保持一些矜持,但我无法阻止自己下体的迎合。我翻到他的身上,我用心体会那每一次进入体内的那种充实感。

  那天,我不知道我有几次高潮,就像后面的那许多日子一样。

  直到他开始消失,他的消失不是突然的,而是缓缓的。他的恶名开始出现在我耳边,新猎物出现了。

  我仔细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罪恶的身躯,我竟然未流出泪水,因为我知道哭喊只会遭受无情的讥笑。我检视我的意念,我爱他吗?至今仍是个迷,但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他的身体,他的体味,以及我因此而感受到的羞辱。

  ※※※※※※※※※※※※※※※※※※※※※※※※※※※※※※

  世界实在太小了,直到我发现网路。网路是个美好的世界,你可以透过精巧的文字拿到许多的东西,例如女人。在我心底有种欲望,有种需要,有种永无止境的征服使命。透过网路我可以轻易达成,我实在太爱网路了。

  我可以一眼就看出寂寞的影子,单单透过文字就够了。她不过是我众多女子的一个罢了,但却是我所未曾遗忘的。我惊讶于她的孤傲,也惊异于她的热情,她同时拥有太多不同的面目,老实说,她是我唯一不确定是否征服成功的人。
  得到她对我并不意外,我可夸口我未曾失误过,没人可以禁的住我的挑逗与诱惑。我只是惊奇于太过于容易,她是这样的就到手,让我突然感觉有些失望。
  很快我发现她的弱点,她的性的需求与欲望是无止境的,这让我高兴,因为我也是没有止境的,我喜欢敌手。

  她很快的就湿润了,不,不只是湿润,而是淹没。我吻着她的乳头,那里透着一种芬芳,我知道她立即达到了高潮。当我进入她里面时,我可以感觉出她在发抖,不是出于怕,而是出于欢喜。她扭动着上身,长发飘扬,下体奋力回应我的每次插入。

  我爱她含着我阳具专心的表情,我知道她真心喜爱着我的宝贝。

  她仔细的玩弄着,瞧着。我微笑问她滋味好吗?她却羞怯的投回床上,花好大力气才能让她翻转过来。

  她在我上面动着,挤压着,我没看过这样忘情于性爱的女子。汗珠一滴滴流下,流到她的胸部,乳头,像珍珠般美丽。

  她是唯一可以满足我的女人,至今我仍然不能遗忘我每次射入她阴道时的感觉。这样美,这样紧凑。

  但她却没出过任何声音,若非她的动作与表情,有时我几乎会以为她是没知觉的。

  我问她你爱我吗?她没回答我,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不过,身为一个征服者,我不能在一地停留太久,这是不道德的。我珍惜这份感情,但远方有声音在呼唤我,这是一种责任。

  ※※※※※※※※※※※※※※※※※※※※※※※※※※※※※※

            第六章∶和解后的清明

  来到庙前,抬头望了望那颗古木,听说不久后将要因为工程扩建而砍掉,就像是将我整个童年做一个决裂与分割。拾阶而上,因为不是假日,所以并没什么人影。

  在妈的骨灰坛前,我静静跪着,我不知道她现在是用一种怎样的眼光看着我。没有泪水,一种安详,心如古井般明静。

  我默默着呼唤着妈,只有你是我最亲的,只愿意你看到今天的我是怎样的柔顺。

  ※※※※※※※※※※※※※※※※※※※※※※※※※※※※※※

  孩子,你幼时我就看出你人生将风风雨雨,只盼得你像妈一样能脱的开这人世红尘。

  命运选择我们成为母女,命运也让你无法脱离生命挫折。你生性孤傲,对自己总是容不下一粒沙子,但如生命该是怎样,学着习惯并接受自己吧!

  ※※※※※※※※※※※※※※※※※※※※※※※※※※※※※※

             第七章∶前世冤孽

  工作上一直不顺利,看来职等一直高升,但心理明白自己是被冰冻着。
  上班时无所事事,镇日在各聊天室里鬼混,直到那天。

  这人在网路上也是大家所熟知的,年纪不轻了,看来算是个正派人物。
  平日也常有一些女网友围着他身边,却没见过他有什么动作,好像跟网友间总是保持一种距离。唯一知道的是他结婚了,并且还有一位网路情人。其实网路这东西我算是清楚了,来去间总是虚幻,当不得真的。

  我不清楚一切是怎样开始的,总之在一个午后与他聊了几句后我ICQ便没中断过他的声音。我开始熟悉他的一切,甚至他的家庭与他的情人。看得出来他的意思,但我只是有趣罢了,整天跟他有一句没一句逗着。

  每天一早进办公室打开电脑,ICQ里便跳出他半夜送来的祝我一天愉快等等。直到有一天,那天我仍清晰,电脑打开后没有熟悉的句子,我有些慌乱,开始担心,我送了一些句子过去,但没回音。直到夜里,每夜十一时后等老公睡安稳后这是我与他的ICQ时间,他终于出现了,而这混蛋竟然毫无愧意。突然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于他的温柔,心中开始紧张起来。

  ※※※※※※※※※※※※※※※※※※※※※※※※※※※※※※

  情人远在他国,我放下手中滑鼠,慨然长叹。四十来年的辛劳工作,换得是一个美满安康的小家庭,却总又是少了一些什么。久久已经惯于对自己说话,常惊觉起来。哑然面对镜中的自己,原来爱恋的是自己这颗疲倦的心。

  遇到女子已不记得详细日子了,反正生活就是这样的浑浑噩噩。

  知道自己的个性随性,其实向来不敢招惹任何是非。人生有这样一个美满家庭,再一个美丽的爱我的情人,已经是无法再多想些了。直到女人的出现。
  这小女人一开始就勾起我的好奇,若说前世今生,她真是我完全的翻版。
  年少时的轻狂被勾引起来,习惯在工作中,看着电脑,又顺手跟她通着讯息。
  每夜十一时后,女子总是比较空着,不觉中已经养成习惯成为一个固定的约会。夜半也还是想到女人的样子,我知道,生命中要开始面临抉择,而这不是我希望面对的。

  ※※※※※※※※※※※※※※※※※※※※※※※※※※※※※※

            第八章∶被看穿的恐惧感

  我知道我会受伤的,这男人必然会带着剑来刺穿我。一个贪心的男人,想同时拥有无数女子的心,不放弃每一个可猎取的对象。但他同时又是忠诚的,他对他每一个女人维持一种平等式的忠诚,这无疑是令人感觉可恨。

  我开始防备他,其实说是防备自己,因我知道我的心已失去平稳。一日他痛苦的诉说他失去他的情人了,那个他口中高傲又优雅的女子,我知道他是从不说谎的。

  其实我只见过男人一次,那是在一个人声混杂的网聚中,交谈没有两句话。一个看来疲惫的中年人,外表没有什么太多吸引人的地方,算是普通吧!但眼神里却透着一种温柔,一种该死而致命的温柔。

  他住南部,永远记得那个秋末的十月,他北上洽谈一个生意。他提前到了一天,正是周末,我带着他在淡水四处乱逛。没有轿车,没有计程车,只有公车与步行,我笑着看被现代科技宠坏的他气喘嘘嘘的跟着我。我喜欢看他被打倒,因为我知道自己已被攻陷。

  回到饭店时已近十点,他邀我上楼,我迟疑了一下。

  ※※※※※※※※※※※※※※※※※※※※※※※※※※※※※※

  第一次见到女人时,看到一个标准的上班族秘书,身着着套装,看似从职场里匆匆赶来参加这无聊的聚会。其实那时尚不熟悉,初见时却整个心灵为之震动。
  我有些怕热闹场面,但偏偏这个网聚是北部网友为我举办的。抽空中我眼神紧紧盯着她看,霎时间,我突然看穿了。长发后的脑子里,有着跟我一样的波长,灵活的双眼同样透着疲惫,就连那银铃般的笑声,也传出跟我相同的孤寂。
  忽然我有一个想抱她的念头,不是出自于一种雄性动物的本能,这本能早已被四十年的生活所摧毁了。而是出于爱怜,疼惜。或是出于一种熟悉,是的,她正就是我,我们竟然是如此相似。

  与情人永远处于争吵分合间,她是不会低头的,因为她拥有这权力。很多人天生出来就有这优势,而情人就是这样含着银汤匙生出来的女人。一次次的争吵,一次次的复合,疲倦油然升起,却是显出我的优柔寡断。

  淡水风大,记忆中的淡水已经是二十年前了。女人轻快的步伐在前跳跃游走,不时甩着长发,笑着诉说哪颗树是她幼时所爬过的。早被香菸掏空的肺部努力呼吸着,但脑子却出奇的清明,仿佛自己也曾在那棵树上待过。

  自己像头牛般被牵回饭店。女人轻笑顽皮着说到,还好没把你遗失在台北街头。

  很自然的我问他愿不愿意上去坐坐,我发誓当时我是没其他想法的。这只是基于一种礼貌,但随即感觉到失言。

  女人犹疑一下,甩了甩长发。

  ※※※※※※※※※※※※※※※※※※※※※※※※※※※※※※

             第九章∶熟悉的梦

  透着饭店的落地窗台北的夜景很美,美的这样不真实,白天的丑陋都被遮盖了。我惊觉他靠进我的身后,我猛然回头,只见他笑着拿着一个苹果给我。
  反正是已经付过钱了,我又不吃这洋玩意,你吃了吧!他笑着说。

  我静静坐在沙发上吃着苹果,他在我背后看着夜景,本能感觉到一种陌生男人独特气息的接近,我想逃走,但他吻了我。我挣扎想推开他,可是我知道我已全面溃败。

  那不是我熟知的身体反应,而是精神上全面的崩溃,这是我没经历过的,我第一次完全的不知所措。

  他轻轻的引导我做在床沿,吻着我,我无法抵抗,完全完全的无法抵抗。
  第一次吻变的是如此甜美,以前我总认为接吻不过是个程序或是一个默许的告白,原来接吻是这样的令心醉。

  他开始接触我的身体,理智告诉我我必须抵抗。我清楚知道,这男人跟以往的人都不同,他会彻底毁灭我的。他吻着我的胸部,轻咬我的耳垂,我知道一切都完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这不是出于单纯身体的告白,而是长久压抑住的情感顿时爆发,天知道我有多爱这个老男人。

  至今我几乎无法记住他是怎样占有我的,不是因为记忆上的遗忘,而是因为当时我处在一种完全的昏沉中。我只知道他很快就射了,我只记得这是我第一次在作爱中呼喊出声,我甚至无法记忆我是否有了高潮。

  我无法推开这事后微笑着看我的男人,我但愿他一直这样拥抱我,我心中喊着不要走,永远留在我生命里。我告诉自己,这就是爱。

  ※※※※※※※※※※※※※※※※※※※※※※※※※※※※※※

  对台北的认识一直被限制在饭店里,廿年前的台北早被淡忘殆尽。反而饭店对我来说是亲切的,安全的,让我自在。

  她不安的在落地窗前向外眺望,我清楚她的不安。我无法解释这种感觉,但是我知道她的每一个念头。

  丢个苹果给她,她静静坐在沙发上啃着,非常专心的啃着。透过落地窗的反射,我看到自己的欲望。我努力制止着自己,这只是个年轻的孩子,但我回过头来吻她。苹果在地面慢慢的滚着。

  她开始挣扎,用无助的眼光看着我。天啊!那眼神,我感觉到一种熟悉,就像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一世纪这样久远。回应我的唇是这样的柔软,甜美。她在我怀里颤抖着。

  那样美的的乳房,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小的,但是却傲然挺立。乳头极小,带着一种粉红的色彩。亲吻她的双乳,感觉她身体不停的发抖,发抖着。
  我的吻顺着身躯而下。她的小腹饱满而坚实,青春的身躯啊!但又为何这样熟悉?修长的腿是如此无暇,我亲吻她的足踝。

  我尽情吻着她神秘的洞穴,那是一个湿润香甜的美地。我感觉出她每一个颤动,感觉出她要我进去,她是我的女人,上辈子就是我的人儿。

  是这样紧凑。她低声呼着,抓紧我的手臂。我失去我的控制。这让我相当无地自容,卅岁后我没这样快过。精液喷洒而出,射在她洁白的躯体上。疲累的我倒在她的身上,让精水将两人紧紧胶合,再不分离。

  ※※※※※※※※※※※※※※※※※※※※※※※※※※※※※※

               第十章∶恨

  这老先生不知道哪租来这辆车子,想必是怕了,呵!坐在车上跟他在台北乡间逛着。其实台北己绝少乡下了,我们尽是挑着荒凉路走着。午后阳光透过车窗洒进来,冬季的阳光暖暖的,就像我的心一样。

  偷偷瞧着他,心中满是爱意,这是在一起后他第二度北上了。明天是他要走的日子,我不知道会不会哭,像他上次回去时一样。唉!

  好久没哭了,为何这男人就是让我心烦。

  行动电话响起,经验知道是他家女人打来的。我习惯将身体缩到角落,这不是我该听的不是吗?我只是边缘的第三者,甚至没忌妒的权利。

  喂!一声后,男人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不知所措,尴尬,一种混合的不对劲。

  断断续续的,嗯!我知道┅┅你明晚到┅┅后天机场接你┅┅我心理开始明白。想逃,但车子仍然缓缓开着,我开始烦躁。天啊!他骗我,他的情人还在。
  我们没再提这事,晚上我依旧柔顺着依着他,我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没人能再伤害我了,我心里对男人呐喊,就是你也不行。

  身体依旧是火热的,我无法抗拒他,他是唯一能进到我内心深处的男人,但却是这样可恨。

  ※※※※※※※※※※※※※※※※※※※※※※※※※※※※※※

  情人的性子常让人无法承受,或许她是闲吧!也一样要求我跟她同样的闲着。每次为这些事情争执,但总归合好,事情就是这样反反覆覆的。

  在台北的日子是美好的,偶然开开会,多半晚上或假日就跟女人一起探访她幼时的足迹。虽然只有半个月,倒好像两人渡了一生。偶然尝试将女人跟情人间作个比较,迷糊中也找不出爱哪个多些。

  情人是成熟的,但又无疑的爱使性子,懂得撒娇。她却是事故的,冷漠的,热火般的爱藏在心中。这样说的未免浮面。情人其实像妈妈一样整日唠叨着,让人温暖安全。女人却似影子般,这样相似,却不知何时会在阴暗中消失。

  当手机响起那一瞬间,我迟疑一下,心里清楚应该是谁打来的。

  女人用一种无奈眼光看着我,我知道这一切将无法挽回了。

  电话中传来情人兴奋的声音,她捞到一个机会能回来三天。

  电话挂掉后女人一句话未说,事情像是未曾发生,时间在空气中冻结。
  久久后女人轻轻问,不是分了吗?突然间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一个让我终生无法弥补的错误。我一直没再提到,我跟情人分分合合已是一种惯性。

  女人曾说过,第三者我或许仍可忍受,第四者无疑是很可笑的。

  她是个自尊相当强的女子,我却忘了,我想我已将她击倒。

  ※※※※※※※※※※※※※※※※※※※※※※※※※※※※※※

             第十一章∶回顾生命

  记忆开始回旋。小时后我就是个叛逆的孩子,妈总是为我头痛。

  过去认识的男人一个个浮现在脑海中,没一个能跟这个男人作一点比较。
  其实我对这男人表面上并不温柔,但温柔一直藏在我心深处。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有柔情的女人,我喜爱竞争,喜好权力事业,我想我是不是错生为女儿身。
  我会展示我女性的一面,但我知道那不是我。我永远都是理性而聪明的,就算是每一次温存时我虽不能拒绝身体的激荡,但偶然还会想到哪些公事未处理。
  而,只有这男人,他能完全让我迷失。

  过去经历一再出现,自己的过往清晰浮现,原来我并不爱这些男人们,我只是被自己身体所出卖。这是我自幼的困扰,我恨我的身体,它总不能听从我理智的规范。

  但这男人他是不同的,他看穿我,要死,我想走却走不了。

  ※※※※※※※※※※※※※※※※※※※※※※※※※※※※※※

  孩子,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幼带给我的忧烦。你有着妈一样的个性,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像我,但不知觉中间我还是这样的教育你。

  看出来你身上带着的那种桃花,幼时抱你在手时就看得出来。就怕你将来惹出种种事端,所以把你当男孩子般养着教着,也期望你能有男人一样的成就。
  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是当你看我次数多起来时,我知道你心里不快乐。告诉妈,你是不是不快乐?或许你从没快乐过,或许是我没有给你快乐的机会。

  可是你该知道,妈是怎样担忧你,怎样爱你。

  ※※※※※※※※※※※※※※※※※※※※※※※※※※※※※※

           第十二章∶好或不好的讯息

  接到男人远在南部的电话,他诉说电脑里一封封情书怎样被妻子掀开,他已被逼入一个死角。可笑的是他并不是因为家庭而选择家庭,反而是因为他美丽又高傲的情人无法接受这羞辱愤而离去。

  他喃喃自语的说着事件,我心思开始飘摇。不安的,我竟然进到他的思绪里,开始为他悲伤,这让我惊慌。

  问他多久未进食,我知道他的,他轻轻说三日。我怒道,难道要我南下亲自喂你?你当我做不到?男人默然┅┅

  他是我一个人的了,但我心里却没欢心。我曾问他,我与他情人间若有一日必须选择他会如何,他的答案可笑却坚定。他说他将远离,因为他无法分辨他爱哪个较深。

  ※※※※※※※※※※※※※※※※※※※※※※※※※※※※※※

  可笑的错误一再发生,习惯性删除信件的我竟然会开着电脑出门,更好笑的是萤幕上还有一封情人来的长信,而我回覆到一半。

  回到家里一切都已发生。妻子寒着脸质问,我诚实的将情人的事情全都说了。我预期的风暴并没发生,妻已经跟情人通过越洋电话,而情人答应永远的消失。我不相信的回到书房,暴怒的拨着电话,情人哭泣并且愤怒的声音传了回来,我知道她受了怎样的屈辱,并且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她。

  不食不眠三日。情人的一切在我脑海中,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事实,但我怎样都不能接受。

  拨电话给女子,那时的念头是想跟自己对谈吧!女子沉稳的要我好好打理自己,我喃喃的说我做不到。

  她突然生气吼着,你要我下去喂你吃吗?你当我做不到?我心顿然开释,一股暖流流过心头。

  ※※※※※※※※※※※※※※※※※※※※※※※※※※※※※※

              第十三章∶出走

  无法停止爱他,我努力过,但就是不行。瞒着他我回到聊天室鬼混,那里满是暧昧的味道,有点像是PUB里充满性的勾引。但我还是好爱他,我忘不了这他。

  持续的我开始约会,他只知道我常需要加班或是聚餐等等。每次约会前我总是有着一种兴奋,我的身体鼓励我去做些什么。但每每到了最后关头,该死的他总是会在我心头浮现出来。

  春天的台北有点暧昧,潮湿,让人不知道该怎样是好。跟这男人是第一次见面,长相不差,斯文,谈吐有礼。晚餐时间快过了,他礼貌说要开车带我去车站,这很正常的不是吗?

  车子直接进入汽车旅馆,我开始害怕,这是不对的。他坚毅的样子,威严的眼神,却不是刚刚那男人的形象,他要我闭嘴。他或许会伤害我,我相信他会的,报纸上很多这种故事,他一定会伤害我。

  他要我脱去衣服,我不知道,像被催眠般我乖乖的脱掉衣服。作爱前的大多事情不复记忆,只知道那男人在触摸我时我没挣扎,却感到一丝快意,一种平衡感。男人仔细的在我身上做着前戏的工作,我身体无助的开始发热,我想要他进入。突然一思念头闪入,感觉好荒谬,我想哭。

  男人的阳具很粗壮,我很快就达到高潮。那是一种特殊感觉,没有何瓜葛的男人在我阴道里插入,一种刺激,以前没有过的。他大概累了,停了一停。
  你不是要吗?为何你要停止?我翻身骑到他身上,这该是你喜欢的吧!你会表现的更好吗?我开始主动迎合,快感在身体里爆炸。

  在他身上,我奋力动着,感受阳具的深入。他吻我,我感觉出陌生的唇里的欲望,我的舌与他搅动着,持续高潮淹没我的身体,可笑的是头脑却是非常清楚,这两样器官好像分离一样。在他射入时,我又来了一次高潮。

  看他软软的阳具,我开始沮丧,沮丧于自己的无能。

  这男人是我是第一天见到,以及最后一次见到。自始至终,我没发出任何声音。

  ※※※※※※※※※※※※※※※※※※※※※※※※※※※※※※

  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我用各种ID混杂其间,窥视着猎物,女人天生是寂寞的,她们需要男人。你需要的只是一些手段,一些温柔,她们就会很乖巧的跟着你走。当然其中有一些不乖巧的,你必须给她们适当的恐吓,她们会听话的,请相信我。

  这女人我一眼看到就确定我要她,她有一种怪异的气质,但我喜欢。我默默注意她一阵子了,她挑逗男人却不跟他们一起,我知道她在期望我的出现来拯救她。

  约会不难,我很轻易的约她一起共度晚餐,她比我想像中的美太多了。
  我天生是有教养的,合宜的谈话对我并不困难,我会说上一打的小笑话。
  不过这女人让我有点心烦,她好像不太注意我的表现,她总是适度的笑着表示她虚假的礼貌,思绪却不知飞去哪儿。我有点生气了。

  这点当然我不会让她知道,因为我是个有礼貌的读书人啊!结帐后我提议送她去车站坐车,我知道她会答应的。

  到汽车旅馆时她开始生气,女人生气的样子是很可爱的,但生气久了就是一种不好的习惯。这时你只需要大声要她闭嘴,所有女人都会立刻闭嘴的,当然偶然会遇到某些女人你还必须动手教训一下。不过这女人相当乖巧聪明,她知道她该付出什么,她完全同意我的任何意见。

  女人身体真的是非常的美,到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会立即勃起,我不是自私的人,我喜欢女人快乐。

  我吻遍她的全身,直到我吻到她小巧的乳头时我抓住了诀窍。她身体开始曲扭,开始摇晃。我不会停止的,不是吗?我要她求我,我爱看女人求我。

  女人身体几乎出现极大的波浪,我不能理解她为何没有出声。她眼神里透着渴望,像一层薄雾般,但她就是静静的。下体的爱液沾湿了床单,我不知道,我只能假设她应该准备好要我了。

  我骄傲的将阳具插入,因湿润这一切都很轻易。她真的非常的紧,看来没有过多少经历。我努力用力插着,女人身体跟着迎合,但还是没有出声,甚至面无表情。

  我累了,没这样辛苦的去取悦过一个女人,难道不是她该取悦我?阳具在阴道里持续膨胀,但我必须喘口气。

  女人眼中出现一抹怪异眼神,她突然翻身到我上面。顶撞,冲击,她脸上开始显出疯狂的样子。我很快就射了,女人却不打算停住,持续约几秒后她颓然倒在我的身上。

  脱离我的身体后,她起身,阴道中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她裸身如同展示般面对着我,注视着我开始缩小的阳具,眼中带着一股蔑视的笑意。缓缓转过身子,她进入浴室清洗。

  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

           第十四章∶绝望带来的希望

  整整两天没法好好吃喝睡觉,感受不出报复后的快感,却对自己开始憎恶。憎恶自己身体的背叛,让整个报复失去一种正当性。身体的无能与意志上的坚定相抗衡,错误高估自己的一切,却不知道该怎样处理。

  假装了两天平静无事的生活,男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却没问,这让人更是难受。男人很少打电话过来,第三天突然接到男人电话,男人直问出了何事?其实这并不让我惊讶,我早习惯男人具有洞悉我一切的思维的能力。突然间事先想好的话语全忘了,痛哭失声。

  心里早已经准备好男人的离开,这不就是我报复的目的吗?为何我心痛楚?为何我是这样不舍?

  我静静的将这些日子过程告诉男人,男人默然。说到我服从于惊吓而跟其他男人一起时,男人用少有激动口气说,他有伤害你吗?我说没有,男人持续沉默。
  告诉男人说我将离开,离开他,离开一切。男人很快接着问到,你爱我吗?
  这句话我发誓过再也不说的,我始终没跟男人说过,我开始哭泣

                ┅┅

  生命里一种力量给我,当时我身在台北车站里,我却用尽全部力气吼着┅┅我爱你┅┅我放声大哭。路人投射出怪异的眼光,但我心却得到完全的释放。
  男人笑了,他说,那就是了,你爱我又要离开岂不是很怪异?

  ※※※※※※※※※※※※※※※※※※※※※※※※※※※※※※

  最近女人总是怪怪的,有时莫明奇妙的兴奋,有时心情跌到谷底,最奇怪是我心里总是烦躁不安。我跟女人间有一种特殊的感应,我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

  女人说要在周末下午去淡水走走,那总是在她心情极端恶劣时才会的,这让我不安。两三天了,女人好像总有话想说,却又吞了回去。忍不住我拨通了她的手机。

  大哭一场后,她开始诉说事情的过程。态度像是在叙述别人故事一样,声调里没有任何的起伏波折。当她说到那男人带她进入旅馆,一种愤怒在我心中升起。不,不是因为她跟男人上床,我想像中她一定会被伤害,这种烂人我知道的。
  还好,她一向聪慧,并没我想像中的这样糟糕。

  我知道她接着会要求要离开,以她个性之烈,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只反问自己在乎吗?爱她吗?答案像一种洪流,立刻淹没了我。

  是的,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

  我问自己你能原谅她吗?答案像光速般显示出来。原谅?为何需要原谅?
  不,她没做错认何事情。突然之间一切变的很轻松,困扰都消失了,人的困扰不总是存在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吗?

  于是我有了一个狡诈的想法,女人是从不说爱我的。于是我问她,你爱我吗。她毫无迟疑的尖叫┅┅我爱你┅┅泪水流下我的脸庞。

  ※※※※※※※※※※※※※※※※※※※※※※※※※※※※※※

              第十五章∶交旯

  庙里依旧宁静,男人这是第二次陪我来了。前次他远远站着,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他一向嘲笑这些鬼神观念。

  男人突然跪在我身边,面向妈的牌位,口中喃喃像是祝祷,他始终没告诉过我他念了些什么。只看到落日余晖自窗口洒下,男人身体沐浴在金黄色光辉中。
  妈┅┅我爱这个男人,我好爱他。这次不要阻止我,妈┅┅请保佑我们,我不要他离开我。这是我第一次自内心感觉惧怕,我不要他走,妈┅┅请帮我留住他好吗?

  ※※※※※※※※※※※※※※※※※※※※※※※※※※※※※※

  你这小子,老实说我并不是很喜欢你,你甚至不相信我在看着你。唉!
  不过她已经够辛苦了,所以┅┅

  我知道你在跟我说话时是诚心的,虽然我知道男人都是坏胚子完全不可信任,可是我看得出来你的保证是真诚的。

  你可要好好记住你的誓言,我现在将她交给你。唉!我其实未曾如此放心过。
  记住,我不是不清楚你,你要给我多注意一点,万万别伤到我宝贝女儿的心。她的外表与内心都是坚强的,因为这是我刻意训练出来的,但我知道某天会有一个男人进来敲碎这一切。

  虽然,你长的好像不很让我满意,但也随便了啦!我老太婆话多一些你可别不耐烦哦!

  ※※※※※※※※※※※※※※※※※※※※※※※※※※※※※※

            第十六章∶真爱的自由

  男人轻轻除去我的衣裳,我开始惧怕。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能再度接受他,或是我担心他是否会接受我,我对自己以往身体的每一个反应感到羞愧。

  男人吻我时我本能的躲开,惧怕占领了我整个身躯,我想夺门而出。男人一向温柔的眼神突然严肃起来,他只说,亲爱的,我要的是你的心┅┅关于你的身体,愿你打开心胸去接纳它┅┅那不是羞耻的事情,若说羞耻是因为你不去正视它┅┅你的身体并没羞辱你,反倒是你羞辱的你的身子。

  他的吻是这样熟悉,立刻夺去我的灵魂。我开始呻吟,单单一个吻就让我获得全部的满足,我抱紧他。

  他进入我的身体里,我心中骄傲的呼喊,这是我的。是的,这男人是我的,他属于我,他全然属于我,我也全然属于他。

  推开他,我主动做出我一生惟一一次主动的行为,我含住他的阳具。我吻着,抚弄着,是这样可爱的东西。我要他记住我,永远记住我的吻。

  我已获得完全的自由,我无法记忆我跟我爱的男人作爱细节,因为那不是属于身体感官的,而是一种心灵融合。我能记忆的是我会在不断的爆炸中感觉求他停止,我会恳求他射,因为我已经满到不能再满。

  事后我仍会用下体去摩擦他的大腿,我喜欢他又勃起的感觉,我要他再度进入。我喜欢他事后停在我里面,我喜欢他搂着我。他疲惫睡着时我会仔细端详他,他其实是个孩子,我想我会保护他直到永远。

  ※※※※※※※※※※※※※※※※※※※※※※※※※※※※※※

  我吻她时她像一只受惊的鸟儿,她开始退缩,要我不要碰她。她不了解我,突然我心中有一丝悲伤,她不知道我怎爱她的。

  这一切岂是这样重要?女人的身体像花蕊一样绽放,自然免不了许多蜂蝶风雨。但这花心中坚信她只为某人欢颜,这才是唯一的真理。而我拥有这样的真理,花儿却只为着昨夜风雨伤了花瓣而懊恼。

  我爱这花儿岂只是因为她花瓣美丽?我爱的只是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心吧!
  我用心与她作爱,进入她身体的不是那微不足道的生殖器官而是我整个的爱情。不需要技巧,不需要魅力,更不需要尺寸,我的力量是爱情。

  她突然翻身脱离,含住我的阳具,吻着,轻轻舔着,放在自己的胸口。
  她一向对于用口总是有些免强,我内心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用手轻柔的推着,有时又粗暴着挤压,最后她跨上我身体,微笑的将它放入体内,开始呻吟。
  在我睡着后她悄然离去,醒来时身边留着发香。我一点都不担心,因她明天还会再来,她是我的女人,永远的。

  ※※※※※※※※※※※※※※※※※※※※※※※※※※※※※※

              第十七章∶开始

  我该控制与我无法分离的身体吗?我有能力吗?男人大多时候是远离的,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不会离开他了,有他在的世界没有恐惧。而我,我是这样爱他。
  我想┅┅若是我会再作出什么我无法理解的行为时,我想┅┅当对方知道我身体虽然屈服,但脑海里却满满只是我的老男人,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还有兴致呢!
  ※※※※※※※※※※※※※※※※※※※※※※※※※※※※※※

  故事并没结束,只是开始。我不幻想自此没有风雨,但我知道我们挺得住这一切了。

  爱情是很奇妙的东西,身体在爱情中的角色到底怎样?这都是很难让我理解的。就像我无法不忌妒那些与她约会过的男子,但却从没有对触摸她身子的男人产生被威胁感,这在心理学上该怎样解释?

  不过别费神了吧!我知道我爱她,我的世界也只有她,并且她对我也是一样的,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nail928 金币 +5 论坛欢迎好贴~请君笑纳  
上一篇:新车少年01-11
下一篇:往日情怀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