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桑拿里面的五种玩法

            北京桑拿里面的五种玩法

  不知到从什麽时候北京开始实行洗桑拿了,以前我总喜欢去歌厅,洗过几次桑拿後,我感觉比去歌厅好玩多了,因为那比歌厅实惠,想干什麽都成,只要你给钱。

  男人出去玩,不就是为了把身体里的液体找个地方放了吗?去歌厅钱也不少花,可到头来只能是你在小姐身上乱摸一通,弄得你是欲火焚身。桑拿就不一样了,到里面你舒舒服服的洗一个澡,挑一个喜欢的小姐,用你喜欢的方式把你小弟弟里面的东西弄出来。

  经本人总结,桑拿小姐共有以下五种方式∶1。推油,2。用乳房推油,3。打炮,4。冰火,5。漫游世界。

  我将把小弟尝试过的这五项服务的经过讲给大家听∶

  1。推油。

  记得推油是我第一次去桑拿时尝试的性服务,那天一个朋友说让我去JJ迪厅,说他要给我介绍一个粉妹(吸毒的女孩)玩。你知道,玩粉妹是很过隐的,当她的毒隐上来的时候,只要你能给她买毒品,怎麽玩她都成,每次一有朋友说发我粉妹玩时,我都会非常兴奋。

  我赶到後,那个朋友一脸无奈的对我说,那个粉妹让另一个人给带走了,明天一定补我一个。哎,那我还能说什麽?可小弟不干呀,他早就高高的竖立起来了!我对他说∶“那今天我去哪解决?”

  朋友沉思了片刻,突然说∶“有了,我带你去洗桑拿,算是陪罪。到那我一定找个好小姐把你弄爽了。”

  我一听也好,反正今天粉妹也没得玩了,我又没去过桑拿,正好去看看。
  我们到了他所说的那家洗浴中心,洗过澡後,他直接带我去楼上开了两间包房,叫来了经理,我一看他和经理还挺熟。没一会儿,经理给我们,带来了五、六个小姐让我们挑,他先挑了一个回他那间房了;我则挑了一个高个子、长头发的。

  这个小姐长得也还可以,她上身穿很薄的衬衫,隔着衬衫能看到里面的浅色胸罩,还有那对快要跳出来的乳房;她下面穿了一条红色的超短裙、肉色的长筒袜,看上去腿很有性感,她瓜子脸化的妆有些妖艳。

  正当我入神地欣赏她的时候,她突然走到我身边,柔声的说∶“先生,我们开始吧!”

  看得我的鸡巴早就硬了,我坐在沙发上,一把就把她拉到怀里,她半推半就的就坐在我的腿上,我就像三年没上过女人似的,左手爱不释手的摸着她那性感的腿,右手也早就迫不及待的解开了她的三个衬衫扣子,一直伸到乳罩里面,揉着那对又白又软的的大乳,我的舌头也不停的在她的脸上乱舔。

  她不时的依在我怀里,娇滴滴的∶“嗯┅┅嗯┅┅你把人家刚化好的妆都弄掉了┅┅”

  我的右手开始搓她的奶头了,左手也伸向她的大腿根,这时她一边在我怀里“嗯┅┅嗯┅┅”一边说∶“大哥,我该给你按摩了。”

  我摸她摸得正上瘾,哪肯呀!於是我一边捻着她的乳头一边对她说∶“我摸你不是一样吗?你的宗旨不就是为客人服务吗?甭管是你摸我还是我摸你了。”
  这回我索性把她的衬衫全解开了,哇!她身上真白!我吻着她的肩膀,一会儿就在她的配合下把她的衬衫和乳罩全脱掉了。我把她抱在怀里舔着她的乳头,有时还用力把她的乳头往嘴里吸,舔得她用力搂着我的头。当我右手去脱她的裙子的时候,她死活不让脱了,在我的在三逼问下,她一脸歉意的说∶“大哥,真对不起,我不方便┅┅”

  她的话一出口,简直是气死我了。他妈的,今儿是什麽日子?我怎麽这麽背呀!粉妹没玩上,连一个按摩女也玩不上!

  她一看我有些不快,低着头站在我身前,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对我说∶“大哥,要不我去给你换一个小姐吧!”

  我抬头看着她,这时她的胸罩和衬衫已经穿上了,妆也被我舔没了,看上去还挺可爱,这会儿我的欲望已经给气没了,今天也不准备换小姐,於是我想拿她开开心,对她说∶“换一个,那给不给你小费呀?”

  她低着头,有些为难的说∶“你愿意就给点儿,不愿意就算了。”

  我说∶“嗨,你倒会说,你知道不方便还上我这来?”

  她看我的语气有了转变,抬头看着我说∶“人家哪知道你非要做那事呀!”
  我说∶“到这来不打炮,找小姐干什麽?”

  她说∶“大哥,做按摩挺舒服的。”

  我说∶“是吗?那我鸡巴硬了怎麽办?”

  她说∶“我有很多办法可以给你解决的。可以推油,就是用BB油把你全身推一遍,然後把你那涂上油,用手给你捋出来。还可以用乳房给你推,就是把我的乳房上涂上油,然後用我的乳房揉遍你的全身。还有冰火,就是用嘴含一口凉水给你吹,再含一口热水给你吹。还有漫游世界,就是用我的舌头舔遍你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她这一介绍,把我都给听傻了,这些玩法我以前倒是玩过,但那都是和那些粉妹玩的,真没想到眼前这位可爱的女孩也能玩这些花样,而且都是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我突然有些兴奋,决定要多来几次,和她玩遍所有花样,於是我问她∶“那每一样要收多少小费?”

  她看我心动了,又自觉地坐到了我的腿上,我也又把手伸进她的衬衫里,一边摸着她的乳房,一边听她讲价钱。

  她坐在我的腿上说∶“那大哥你要用哪项服务呀?”

  我一边摸着她那对又白又丰满的乳房,一边对她说∶“你把这几项服务每项的小费告诉我。”

  她说∶“好吧!手推油200圆,乳房推油400圆,冰火要500圆,如果要用舌头来一个漫游世界,要800圆。”

  我一边听着,一边继续搓揉着她那对让我爱不释手的双乳。她见我没反应,就倒在我怀里撒娇的说∶“人家说了半天了,你到底做不做呀?”

  我说∶“做!怎麽不做?你说得这麽好,我一定要做。”我的手还在不停的揉着她的乳房。

  她娇嫡嫡的说∶“那你要怎麽做呀?我们开始吧!”

  我说∶“等会儿,我还没摸够你的奶呐!”

  她一听,在我怀里“嗯┅┅嗯┅┅”一声站了起来,说∶“来吧大哥,咱们一边做,我一边让你摸好不好?”

  我一想,也该做了,於是我躺到按摩床上,她走到我身边,冲我来了一个媚眼,说∶“大哥,你要哪一项呀?”

  我说∶“就先来一个手推油吧!”

  她听了有些失望,可能是因为手推油的小费太少吧!我见她有些不开心,便说∶“我是想每项都尝尝。”

  她倔着小嘴,对我说∶“那你怎麽可能一天弄那麽多次呀?”

  我说∶“我下次可以尝别的。咳,没关系,做完了,我多给你点儿小费不就得了?反正你今天也挺辛苦的,一会儿给你400圆好吗?”

  她一听可高兴了,忙走过来,弯下腰,低下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那我先谢谢大哥了!”

  我一看这招又灵了,我每次去歌厅见了喜欢的、又是第一次陪我的,我都会多给她小费,这样一来,下次她会很听话。

  她帮我脱去按摩服,让我趴在床上,从桌上拿过BB油倒在我背上,一双小手开始在我的背上推、摩起来。我的手摸不着她的乳房了,不过没关系,我开始摸她的腿,由於她站我右边,又弯腰替我揉背,所以我的手很容易就摸到了她的屁股。

  起初她有些躲闪,我说∶“你让大哥摸摸,我玩高兴了,下次还找你。”
  她娇滴滴的说∶“嗯┅┅嗯┅┅你摸又不好好摸,老拧人家!”

  我说∶“好好,过来吧,我好好摸这成了吧?”

  她一边小声的说∶“色鬼!”一边又回到原来的样子。哇!好舒服,我的手又能摸到那个不算很大、但却很挺实的屁股了。

  她的屁股摸着让人感觉很舒服,可能是她穿的连裤袜的手感好吧,反正我的手就一直在她的屁股上漫游。她的小手在我背上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摸,我闭着眼,趴在床上,享受着她的手给我带来的轻松,和我的手带来的性感。

  这时她的手开始在我的屁股上抚摸了,她把油均匀的涂在我的屁股上,一双润滑的小手在我屁股上推揉起来,哎,只可惜我的手现在没得摸了。突然她用手指甲轻轻的在我的屁股上滑动,弄得我好痒呀!我感觉被我压着的鸡巴也有点儿要硬了。

  我还在享受着这种快感的时候,她的手指突然开始抚摸我的屁眼儿,哇!
  太爽了,她的手指有时不经意的碰到我的卵蛋,哎,简直是弄得我心花怒放,我都忍不住“啊”了两声,我的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我的手急得只摸床。
  没多久,後面推完了,哎,我总算能翻过身来了,这一翻身不要紧,我那挺立着的鸡巴可就直指上空了,弄得小姐用胳膊一遮嘴都笑出声来。我的脸有些发热,也许是不好意思,也许是刚才弄的吧,她搬了一把凳子坐在我侧面说∶“大哥,你的那儿还真大。”

  这时我的手终於能够到玩物了,我侧过身子,又一次把手伸进她的乳罩里,摸到了那对好像是久违了的乳房,我一边搓揉着她的乳房,一边说∶“是你的按摩按得太好了。”

  她说∶“是吗?谢谢了!来,我赶紧给你做正面吧!瞧,你的小弟都等不及了。”说着她站了起来,我的手又只能摸她的腿和屁股了。

  她弯着腰给我的前胸倒油,我的手继续在她的丝袜美臀上揉捻着,可能是我的手用力大了,也可能是她工作的需要,她把屁股转到冲我脚的方向,我的手只能够着摸她的腿了,不过摸腿感觉也不错。我这一抬头,她弯着腰头冲着我手在我前胸上推,我正好能看到一半儿她那对在乳罩里面晃晃摇摇的大白奶子,我的手赶忙从她的腿上转到胸上,隔着衬衫和乳罩摸她的奶。

  我一边摸,一边解她的衬衫扣,她娇滴滴的说∶“嗯、嗯┅┅别闹了大哥,人家在给你按摩那,等按完再玩儿好不好呀?”

  我一边解着她的扣,一边说∶“你摸我,我也得摸你,这才公平嘛!”
  说话间,衬衫扣我已经全解开了,可是还有乳罩我不好解,我说∶“你能不能把上身脱了呀?”

  这时她停下来一看,衬衫已经敞开了,脸一红,撒娇的说∶“你真坏,这麽一会儿就把人家的扣全解开了┅┅”

  我又哄了她几句,她转过身背对着我脱下衬衫、解下胸罩,两臂抱在胸前羞答答的转了过来,我说∶“瞧你,你的乳房又性感、又美丽,有什麽不好意思让人看的?你要以它为自豪嘛!”

  我这一说,她脸更红了,一边用手轻轻的打我,一边娇滴滴的说∶“嗯┅┅嗯┅┅你好坏!”她这一打我,两个性感的大白奶子就全展现在了我眼前。
  我一边捻着她的乳,一边和她聊天,她也开始了她的工作,一双小手又在我的胸前推起来。我的手时儿揉她的乳,时儿捻她的奶头,她不时的还伴着两声娇滴滴的“嗯┅┅嗯┅┅”声。

  我点燃一枝香烟,闭着眼享受着她的手、她的乳,和她的声音给我带来的快感。烟抽完了,玩她乳房的手也有点儿累了,我把两只手垫在脑後,这时她还弯着腰在我的前胸推,一对大白奶在她的胸前晃动着。

  上回说到她的一对大白奶子在她的胸前晃动着,我躺在按摩床上欣赏着她那性感的上半身,她依然在认真的给我上半身推油。你别说,她的小手推得还真舒服。

  正当我享受着着一切的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快感和骚痒从我的胸部传向全身,啊!她两只手的手指在我的两个小乳头上不轻不重的噌着,啊!太爽了,这感觉好极了,我的手也受不了了,又回到她的身上寻找着我的玩物。

  我的右手来回捻她的两个奶子,在她的手指的爱抚下,我感觉到越来越明显的性需要,我捻她奶子的手也越来越用力,她那对大白奶子在我手里不停的被搓揉着,不时地还拧几下她的乳头,可能是我把她拧痛了,也可能是我捻得太用力了,还可能就是她也有反应了,我看到她直咬着嘴唇,她用那双娇媚的眼睛看着我,脸有些红,娇滴滴的说∶“瞧你,又那麽用力,捻得人家都痛了!”

  我笑着说∶“好好好,我轻点儿就是了。”我嘴上说轻点儿,可手还是那样在她的大子上揉着、捻着,不时的拧她的乳头。

  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继续玩弄着,她的身体明显在躲我,我的手够她越来越难,这下我可急了,我有些不快的对她说∶“你别老躲我呀!来,往前点儿,我都摸不到你了。”

  她见我有些不高兴,两只眼睛还是那样勾魂儿,是那样娇媚的看着我,有些委屈的说∶“大哥,不是我躲你,是你捻人家捻得太用力了,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听她这麽一说,我一看,可不是吗!本来挺白的奶子都让我给捻红了,特别是右边的那只奶子上还有好几道红痕。哎,可能是我玩粉妹玩儿玩得太多了,都有些变态了,我有些歉意的对她说∶“哟,真对不起!是我不好,可能是刚才太冲动了。”

  她见我这麽一说,还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着说∶“没关系。来吧大哥,我接着给你做。”说着,她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继续给我推油,我的手也又回到了她的乳房上,不过这回轻了些,但依然是在她的乳房上搓着、捻着、揉着,也拧她的乳头。

  我一边玩儿着她的奶子,一边对她说∶“其实也不能全怪我,你的奶子太性感了,让我有些爱不释手。”

  我这一说把她给逗乐了,刚才的不和谐全过去了,她娇滴滴的说∶“大哥你真坏,你这人呀!嘴是真甜,手是真狠┅┅”她也把我逗乐了。

  说话间上身做完了,她开玩笑的说∶“这回你摸自己那吧,我该给你摸下面了。”说着把我正玩弄她奶子的手从她胸前移到了我的胸上,她走到了我的右腿边,开始往我的腿上涂油。

  哎,可怜我的手没得摸了,只有用眼睛欣赏那对被我玩儿过的有些红的大奶子了,那对大奶子在她胸前前後左右的晃动着,真是越看越可爱。

  这时她的手开始推我的大腿内侧了,不时的还用指甲在我的腿隙间轻轻的划过,呵!有是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啊!有时她的手会不经意的碰到我的卵蛋、会碰到我那根高高立起的鸡巴。

  我正沉浸在这种快感的时候,又一种更强烈的快感从下身传了上来,我不由得“啊”了一声,她的手正在我的卵蛋上爱抚,中指正从我的屁眼轻轻的划到我的蛋根儿,又从我的蛋根儿划向我的屁眼儿。哇,太爽了!

  她的手开始往我小弟上涂油了,随後她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开始上下滑动,我已经被她捋得欲望强烈,我躺在床上想∶如果再有点儿叫床声伴奏那就太美了,我对她说∶“你这麽乾捋我,感觉上差了点儿什麽。”

  她有些不解的问我∶“差什麽?打飞机我们都这麽做呀!”

  我说∶“你能不能再给我来点儿叫声呀?”

  她脸一下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什麽叫声呀?人家不会。”

  我说∶“咳,什麽会不会的呀,就像做爱时怎麽叫你就怎麽叫就成了。”
  在我的好话攻势下,她娇滴滴说∶“你事可真多,开始了!嗯┅┅嗯┅┅”的呻吟着,我的小弟在她有节奏的上下滑动中,伴着她的呻吟声,没多久就射精了,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按摩。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老马抬头 贡献 +3 红心  
核计划 金币 +30 红心四百  
beike0315 金币 +10 红心过百  
下一篇:剧院魅影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