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还是沉沦作者:此刻凌乱

字数:4431


  世人都说母爱无私,无限。最温柔的就是母爱。可我渴望母爱,却又得不到母爱。我嫉妒别人的母爱,进而痛恨母爱。

  初中的家变,导致父母离异。在亲朋好友中母亲是他们口中的贱货,亲戚朋友不齿于和她在一起,遭人唾弃。在她亲离子散的困境中,颓然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讯。

  我那时毕竟年幼,很思念亲母。尤其在有后妈之后,更是想念。最后的想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狂躁与怨恨。痛恨母亲的抛弃。人渐渐长大,外人的风言风语也就听出了名堂。母亲是在外面偷情被人发现,才导致离婚。亲戚朋友都不待见她。她也变得举目无亲,所以才无奈地出走。我没有了思念,开始鄙视母亲,痛恨她带给我的耻辱。

  高中生活开始后,母亲回来过,专门来看我。但是那时的我早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买了一部手机送给我,虽然那时手机在高中还奇货可居,在班里拥有一部手机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当时她就站在我家门口,穿的很时尚,以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性感,那时不懂。

  我扔掉了手机,对她咆哮,叫她滚远一点。我在楼上看着楼下的她,一手握着摔坏的手机,一手抹着眼泪,呆呆地站在楼下多时不肯离去。这事也映入了街坊邻居的眼中,在很长一段时间谈论的话题都是母亲。

  无意中多次听见他们谈论,我的母亲其实在外面当小姐。什么是小姐,我当然知道,看着那些人八卦的目光,我如芒在背,更加地鄙视痛恨母亲。每次母亲回来看我,都被我无情的拒之门外。我开始思念她,毕竟是亲身母亲。但是心中那份尊严,怕被人知道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而耻辱。

  我考上了大学,开始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在父亲新组建的家庭里,有了个弟弟,我变得多余。一切的生活都靠贷款和自己打工。大学生活很艰苦。在亲人不管我的情况下,我变得更孤独,性格怪异。却在这个时候,母亲出现了。也不知道她是这么打听到我所在的大学。

  被老师叫到教务处,见到了我的母亲。我不想见她,又怕旁人看出什么。默默地和她走在大学校园的小路上。一句句关爱的问话冲淡了我孤独冷漠的心。带我去吃了一顿大学以来最丰盛的晚餐。平时节约用钱,都是去食堂吃3块钱的盒饭。这时我忍不住哭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父亲为了他的家庭抛弃了我,亲人怕我向他们借钱都躲着我的时候,被所有人唾弃鄙视的母亲却在关键时候,来到我身边,安慰我,支持我。

  在公园里,我抱着母亲哭了老半天。和母亲回到她住的宾馆谈了很多事。这也打开了我的心扉,接受了母亲。对于她的事我还是很介意地不去谈。

  第二天,母亲陪我去买了新衣服,还有手机。又陪了我几天,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卡,里面有六千块钱,叫我不用那么累去打工挣学费,叫我好好学习。此后,每个月母亲都在卡里打钱给我,等到要交学费的时候还给我打上几千块钱的学费让我去交。我的生活开始好了起来,学习成绩也名利前茅。

  我开始和母亲电话联系,多次在深夜听到电话里传来淫乱的呻吟声和撞击声。
  这是母亲忘记关通话结束的后果。可以想像,在母亲接通我电话的时候,说不定正在被男人抚摸她的身体,或者亲吻她的身体,更可能被人压在身下慢慢地抽插她的阴道,因为我听到了不属于母亲的厚重喘息声。我开始心痛。却又无力改变。

  在母亲第二次来看望我的时候,陪着母亲回到宾馆,我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在卖淫?她矢口否认。当我提到电话里的声音时,她羞愧地低下了头。最后她告诉我,自己没有技能,出去不好找工作,做这个又来钱,所以就做下去了。

  我听着哭了,坐在床边抱着母亲哭泣。母亲安慰我,再做几年把我大学供出来,还能给我买个房子,就不做了。我情绪很激动,我说出来工作后一定要让母亲过正常的生活,要好好照顾她。多年的在外奔波,听到儿子的心声,母亲也开心地哭了。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舍不得放开。一夜的真情吐露,使我们的感情回到了年幼时。这时都感觉到了亲情的浓烈。母亲舍不得离开我,就如我舍不得母亲一样。

  母亲这次来看我,陪了我很长时间,有两个多星期了。最后宾馆的一夜,我们在街上散步很晚才回来。回到宾馆,躺在床上,我忍不住问母亲,那些男人是如何做爱的?刚开始,母亲支支吾吾,片面地说「就是那样搞啊,以后你结婚就知道了」。最后被我一直追问,她开始放得开,也许觉得刚得到儿子的认可,不想扫了我的兴。开始慢慢详细地给我讲她的卖淫生活,讲那些男人如何地亲她,如何地操她。听得我被子里的肉棍坚硬如铁。

  最后我哀求母亲让我看看她的身体,母亲架不住我的祈求,掀起了自己的内衣,让我看看她的乳房。我却忍不住用手去摸,还用嘴巴去吮吸母亲的乳头。她没有拒绝,只是不停地小声说「好啦,好啦,儿子,你舔得妈妈好痒,乖乖睡觉吧」。

  见母亲拉下衣服挡住自己的奶子,我魂不守舍。躺在床上无法入睡,脑子里全是母亲那硕大摇晃的乳房。我忍不住把手伸进了母亲的内衣里面,轻轻地抚摸母亲的奶子。母亲也没拒绝,也许做这个行业多时,了解男人的需求,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对性的渴望有多么强烈,好不容易修复的母子关系,从小就没有对儿子付出,付出自己的乳房给儿子,也是没什么关系的吧。

  感受到我双手的渴望与欲望。母亲问我:「阿守,你下面是不是硬了?」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嗯」。

  「你这样还怎么睡得着?明天你还要去上课。要不妈妈帮你打飞机吧,射了就好了,男人就是这样。」母亲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我立马就同意了,但是还是很不好意思在母亲面前露出自己的阴茎。也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露出过。
  我躺在床上,掀开了被子,但是迟迟脱不下自己的内裤。母亲很善解人意地跪在我身边,帮我褪下内裤,用手握着那坚挺发烫的肉棍,开始上下滑动。我很兴奋,也太紧张。迟迟射不出来。

  最后也不知道是母亲职业习惯还是什么的,看我射不出来,伸出了自己的舌头,一边给我打飞机,一边用舌头舔我的龟头,最后含住我的整个肉棍,用嘴给我撸。那种湿润,温暖,酥麻的感觉很快让我喷发了。大量的精液射进了母亲包裹肉棍的嘴里。看着母亲吞下我的精液。心中莫名地感慨,原来这就是性爱。
  最后在我强力的挽留下,母亲又多呆了一天。这一晚,母亲允许我亲吻她的嘴和她的乳房,但是下体无论如何都不让我碰,我也没强求。我知道那是禁忌。
  最后在母亲的口交中,我再一次喷发了。

  依依不舍地送别母亲,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大学的四年一晃就过去了,期间我也拿了不少奖学金。母亲多次来探望我,也满足了我对她身体的渴望。她的上半身,被我品尝了一遍又一遍,母亲也用她的上半身满足了我的性欲(比如口交,乳交)。母亲多次架不住的我哀求,终于让我可以看她的下体,抚摸她那茂盛的阴毛和黑色的木耳。最终也就止步于品尝她的下体,没有让我冲破最后一道防线,进入她的体内。这让我一直遗憾,也一直渴望。

  毕业了,同时也找到了一个稳定、高收入的工作。在母亲的支柱下,我首付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凭我的每个月月付,剩余的钱还是很多。当工作一年后,我已经有钱开始装房子了。装好房子的第三个月,我迫不及待地搬入了属于自己的新家。这一刻我很开心,欣喜地联系母亲来我的新家看看。

  母亲也很为我高兴,在一个星期后就来到了我工作的城市找我。我也请了几天假,好陪陪母亲。带她几天下来也让她熟悉了这个城市,吃遍了这里的美食。
  母亲很欣慰,也很感动,有个儿子真好。

  那一晚,我们在家看电视的时候,母亲告诉我她要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我。
  我激动地哭了,我说叫她别去做小姐了,年龄都那么大了,就和我在一起,我能养活她。母亲也感动地哭着,说我好她就满足了,还要去给我挣点钱将来讨媳妇用。怎么也劝不回母亲。我躺在床上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我听见母亲在客厅的脚步声,我冲了出去,衣服也没穿就穿了件内裤。我知道母亲要走了,怕我挽留她,所以想悄悄地走。我冲到母亲的面前,跪在地上,死死地抱着她,不让她走,哀求她留下。听着母亲百般的借口和安慰,我直接就把头钻进了母亲的裙子里,扒开她的内裤,紧紧地含住她的阴唇,拚命地吮吸,舌头不停地深入母亲的阴道搅动。

  母亲被我压倒在地板上,我分开她的大腿死命地含着她的阴唇就是不松口。
  疯狂地舔食母亲的下体。最后死死地压着母亲,把肉棍送进了母亲的体内。母亲的挣扎,在我猛烈地抽插中慢慢地软化下来。

  我抱起母亲,走进我的卧室,脱下母亲的衣物。在床上疯狂地亲吻母亲,疯狂地操着母亲的阴道。母亲唯有喘着粗气,呻吟着接受下体我给她带来的猛烈撞击。死死地抓着两边的床单,承受我的粗暴。乳房在不停得颤抖,紧闭的的双眼缓缓睁开,是慈爱的眼光么,那么温柔地盯着我,使我的抽插慢慢地缓慢而温柔地在母亲下体来回滑动。

  我开始侧身抱着母亲,缓缓地抽插母亲的阴道,一边抚摸母亲的乳房,一边忘我和母亲舌吻。激情慢慢冷却,精液已经送入母亲的阴道。但肉棍始终舍不得拔出。就这样搂着母亲,依恋地说:「妈妈,答应我吧。我养你,我不要媳妇,你就是我的媳妇,我爱你妈妈!」

  母亲感动地说:「傻孩子,妈妈怎么能做你的媳妇呢?不是妈妈不愿意和你在一起。而是妈妈的口杯不好,和你在一起,那些亲戚朋友会取笑你,你也会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的。」

  「不,不是这样的。妈妈,你的下体是我的,永远只属于我的。我不要你再婚,也不要你再去卖淫,我无法忍受别的男人进入你的阴道,玩弄你的乳房。更无法忍受一根根陌生的鸡巴在你嘴里抽插,射精在你的身体里。我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再说孝顺父母天经地义。你不说我不说我们两个的性爱,谁能知道?而且你和我一起生活,那些亲朋好友知道,也证明你改邪归正,不是很好么?」
  最终,母亲在我的劝说下同意和我一起生活。也在一个星期后,摆脱那边的所有琐事,彻底和我生活在了一起。当晚和母亲做爱以后,母亲也警告我,叫我不要成天只想着她的身体,该谈女朋友的时候就要去,她只能满足我的性欲,将来生孩组建家庭还是要靠媳妇的。我也满口保证了。

  但是母亲就如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对母亲的迷恋短时间内是无法自拔。这一点,母亲也看出来了。所以母亲极尽全力地迎合我,让我在她的身体上发泄着无限的欲望。

  有时我会躺在地板上,母亲走过来蹲在我面前,掀起她的裙子,褪下一边的内裤,把自己的阴唇送到我的嘴前,让我舔食她的生殖器,喝她流出的淫水。再用她洗干净的肛门,蹲着让我抚摸,亲吻。有时,又会躺在沙发上,掰开自己的双腿,抬起臀部,方便我舔她的穴和她的菊花。或者趴在床边,夜晚时趴在阳台,翘起自己的臀部,让我抽插她的阴道,抽插她的肛门。

  母亲不再往外面跑了,安安静静地在家里做些琐事。亲戚朋友们也都开始感叹母亲好的改变,我的孝顺。亲人们开始接受母亲,逢年过节的时候母亲也和亲人们坐在了一起。大家都接受了母亲。母亲也很是感动和高兴。

  不过谁又能知道,在每一个深夜,在厨房,客厅,浴室里。一张嘴,不停地埋头舔着一个黑色的木耳,手指不停得抠弄着那流满淫水的阴道和那收缩不停的屁眼。那被搓揉得变形的乳房,伴随着下体的撞击声。淫乱的喘息此起彼伏。
  这就是属于我和母亲永久的秘密,隐秘而淫乱。肉欲翻滚,精液喷发。让人沉沦,还是救赎,傻傻分不清。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