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之新婚妈妈(1~6)作者:jzy

字数:10617

           八十年代初的村之新婚

2014/07/29表於:春四合院


                (一)

  五月是的,但村其一都不忙,父婚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了,不外乎就是吃吃喝喝、笑笑,然有抬陪嫁品什的村。晚吃後,村的女忙收拾後就都散了,各自回家做做的事,我也跟著二到了她家,把床留了新婚的父母。

  二家就在隔壁,她家有床,二叔二一,堂姐一,中就隔一破的竹席。我姐比我大五年,今天十三,得乖巧可,我就和姐同睡一床,二叔二一床。

  九左右,二叔二就上床睡了,我和姐也聊的上了床,我是光著身子上的床。天有,床上只有一被,姐也只穿著一薄的花,上身赤裸,奶子尖尖的很是好看,我就一直盯著姐的胸,姐看著我的小,都。

  不一,席子的另一就了「喳喳」的音,我很好奇,就想去看是怎回事,姐忙拉著我,把手指放在嘴做了禁的手,然後拉著我小心的下了床,把眼著竹席破的洞,我也把眼著我面前席的破洞。一看,我一下子就瞪大了眼,嘴想什不出,呼吸有急,全身感始,小也不自的硬了起。

  月光屋的亮瓦照在席子面的床上,我清楚地看二叔趴在二身上,直著腰一前一後的挺著,手不地搓揉著二的大白奶。二咬著牙、著眉,手抱著二叔的屁股一上一下地著,「喳喳」的音原是著床上人上下出的。

  我把看看姐,姐全神地看著,一手搓著自己的胸,一手伸在腿不停地作,我才姐的已不知在何已不了,和我一全身赤裸,那我全空白。

  「嗯……嗯……嗯……」的音把我的思拉回,才姐的眼大了些,嘴也著,不停地出、呼,但音不是她出的,是二的音:「喔……哦……嗯……」我清了,忙又著席的破洞看去,成二叔躺著,二跨在二叔的身上不停,嘴微,一手搓著自己的大白奶,一手按在二叔的胸上,不一下。

  「嗯……嗯……嗯……」著二叔屁股往上一下,二的大白奶就往上晃一下,然後上下跳,嘴也出「哦……嗯……」的音。

  「哦……嗯……嗯……」二叔不停地著屁股,二就不停地叫,或二感累了,就起身躺在二叔的旁。我看二一大白奶上的乳是暗色的,又像是暗黑色的,有分不清;小腹有鼓,腿和屁股一白,有肉但不是很胖,腿毛的,有的向上,有的向下,有向左右分的,反正有,但都是部向四分,可能是和正在做有,不知平二的毛也是向四分,露出整水汪汪的黑色的?

  二叔跪在床上把二的腿大大分,然後她的屁股往上托起一,把水汪汪的道著自己的巴就屁股一挺,「噗滋」一就插了去。我才二叔的巴大概有十四、五公分,直大概在四公分左右,比我只有八、九公分的小大多了。

  二叔用手托著二的屁股,一前一後地抽插著,著的有「噗滋、噗滋」的音和二嘴出的「嗯嗯」哼。

  「噗滋……噗滋……」

  「嗯嗯……嗯嗯……」

  「喳……喳……」

  伴著二叔的抽插,有晶亮的液二的道中流出,我不知道那叫什,是淫水吧?淫水把床都打了一大,著二叔的抽插不地流出。
  「嗯……嗯……用……使力……」二不地叫著,著二的叫,二叔更力地抽插。著二叔力的抽插,淫水也越流越多、越流越快,二也越叫越大:「哦……哦……好爽喔……使力……用………………用……哦……哦……哦……爽……爽……」

  可惜的是,二叔在快速抽插三分左右就「哦」的叫一就不了,趴在二的肚皮上不停地喘,二咬著牙推了推二叔,二叔翻身就躺在旁不了。二了口,枕下拿出毛巾擦著二叔小了的巴,然後擦拭自己的下身。
  不一二叔就睡著了,二穿了件汗衫就下床出去,我姐拉了我一下快速上床,我也跟著爬了上去。上我就的音,我一看,原是二出去了,但晚了二出去什?只穿了件汗衫,面什都穿,而且汗衫是有大,口可三分之一乳房,下面好著屁股,而且是白色的,那是二叔平穿的,但平二叔下面也穿了衩吧?

  二就出?我看向姐姐,姐不以然的子,我知道二肯定不是第一次穿著出了,我以前真注意方面的事,以後要注意了。心想著被姐的作把我弄醒,原姐二出後,她便倒趴在床上,一玩弄我的小,一抓著我的手去搓她的尖乳,我又感到了全身,口乾舌燥。

  我看著面前姐那有、有毛的道,忍不住的把嘴了上去,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香、甜、,不一而言。姐在我嘴上的瞬了下,我就感我的小被一暖的西包住了,我也忍不住抖了下。我知道那是姐的嘴,大享受了,有享受,欲仙,法形容。

  同我也感到姐的了一些,有些水往外流,也感到姐的水越越香、越越甜,不自的伸出舌舐了起。姐始不停地抖,同也不停地用嘴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我的小。

  不一我就感全身抖得害,也有昏昏的,小好像尿尿一有水放了出去,但又好像什都放出,放出的是力一。同姐也抖得害,把她的使往我嘴上,忽然一股大量的水流入了我的嘴,把我整嘴都打了,但感很爽很爽。

  不一姐就不了,我也感像了力一。就躺了分,感又有力了,我推了下姐,姐起身穿上一件二的衫叫我起,我也忙穿上衣服,被姐拉著小心的出了。

  我正想去哪,就姐小心地趴在我家的外,我也好奇地了去,隙向看去。我看我爸正和我的新做著才二叔和二那的事,不同的是我爸慢地抽插,我叫「…………痛……」。

                (待)

===================================

                (二)

  上篇。

  屋亮著,然是煤油,但是能看得清清楚,我新的乳、的白奶,有黑的毛亮的,上面也被淫水打了,但都是向下方向,比起二的些,不。她的眉、的小嘴、有的,一手住我父的大腿想阻止他的抽插又力的子。

  著父每下插入,我那新的就往上抬起一下,「啊……嗯……啊……嗯……」的一波一波,奶子如大白兔一蹦跳不。

  著的流失,地新嘴的叫也了:「嗯……嗯……嗯……」身子也全立了起,手使地抱著父的子,父手托起新的屁股,一上一下的越越快。不一的身子就始抖,往後昂一甩一甩的,嘴不停著:「嗯……要了……哦……我了……哦……了……哦哦哦……了……了……用力……哦……」

  父把母整抱起,跪在床上使地抽插著,我清楚的看到淫水不的屁股下流出,沿著父的腿流到床上,有的直接的屁股下滴落在床上。

  「啪啪啪啪啪……」父不地抽插,不地碰撞,的身子已僵硬在父的身上,手使地抱著父的背膀,腿也用力著父的腰,「啊……嗯……嗯……嗯……」不停地喘著,而父使挺著屁股,嘴也出「啊……嗯……」的喘息。

  「啪啪啪……」又全身力似的躺在了床上,父把的腿分得大大的使抽插撞著,著父猛烈的撞和抽插,一不停地著,一「啊啊」的大叫著,一手一下使抓著枕巾,一下又起想推父,但父的抽插奏太快了,所以起手就又放下抓枕巾。

  「啊……啊……」的叫很大,或她自己都不知道吧,出很。
  「啊……啊……啊……」

  「啪啪啪……」

  突然,父手抱著的屁股一下站了起,就整身子了下去,「啪啪啪……」父又抽插撞了分,突然屁股一挺,「啊」的一大叫就不停抖起,也「啊啊啊」的叫不停。

  足有一分父才放下,著父的抽出,我才清楚地看到我新的居然是色的,得的,面不地流出白色的精液,精液了一些小泡,很是迷人好看,比二的看得清楚多了。姐姐拉了我一下,示意我走了,我才不的小心地回去二家。

  我和姐回到床上才想起二出去了,我又下床往席子的另一看去,二叔仍在熟睡,二回,我悄悄上床抱著赤裸的姐姐久久不能入睡。
  不知了多久,姐早已睡著,我才到二回的。我又悄悄地下床看向竹席的另一,二的有,亮了煤油,我才二赤身裸的站在床,腿,的,然唇是淡黑色的,但整都有,毛更了,道不地流出白相的精液。

  二就腿站著,任由精液道流出滴落在地,道像在呼吸一一一合的。我著往上看,二微微凸起的小腹上有些的印,不知是怎形成的;再往上看,二略有下垂的奶上也有印,有,和白白的乳房成明的比,乳是硬硬的,如花生米在白嫩的乳房上。

  大概了十分,我二的道有淡淡的精液流出,地上已有一大。我不知道是什概念,在想,至少得三、四男人才有的量吧!而且是那精液多的,不是一天射次的那少量的。如果是,那二出去了哪?又和多少男人同做才有如此的量,我不敢想像。

  或是二感流得差不多了,才打一盆水用毛巾把全身都擦拭了一遍,又把凌的理了一下就倒水、吹,赤裸地上床睡。我也悄悄地上床,睡不著,看著赤身的姐姐我始得女人的身太好看了,於是我一捏姐姐的乳房,一掰姐姐的腿,把伸到姐姐的腿掰她的仔地反覆的看看去,直到在太了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二叫起,吃,上去。我到教室都是昏昏沉沉的,但是我看到台上我的林老,精神上一振。我校有五班,每班一老,蒙教到小,文、、思想品德、育、音、都是一老教。

  我林老不是我校的正式老,但她也和我校有很大,她的父原是我校的校,在在上中心校副校。她的母在是我校的老,她的哥哥是大生,她也是大文,不是自考的那,一米六的,那打工回,髦,二十六、七,,熟女,婚。

  也是,像她的出生在香弟,家庭件好,不愁吃穿,又世面,村的男人她真看不上,再加上她的身高、身材、面貌都好,一心想要嫁入城市,但那城人也清高,看不起村的,所以她也二十六、七仍婚。
  我全村就她嫁的,以前有我新陪,在她是一家大了。但就算也有人什,因村有格她呀?自愧不如,不能比呀!你看她打工出去就回了,不心!回就教,是她的班,她的穿著村一子都,想都想不到的服。

  今天也是,太早早,才八多就感到了炙。林老把起,露出她那白皙的脖,昨晚二叔二有姐和父母的性教育,我自己一夜大了,比如在看林老的白皙,我很想咬一口、一下、一……

  再看她的上衣,一件背心,,就一件超短背心,比胸罩一,又不是常到的黑白背心,粉色的表面褶起的,性超好,好像整布料就是褶起的,一拉就把拉平然就很大,一就又回。根小指的在肩上,背部中就一小掌的著,其的白嫩肌全暴露在空中。

  前面高挺的酥胸有一半在外,酥胸下也只有十公分左右,面也很,密的腋毛不抬手都能看,抬手也能看酥胸的白嫩。最要命的是她面戴胸罩也胸,整酥胸的廓和乳都露了出。是昨晚的,我才看得仔,才原老性感。以前她也穿衣服,只不我不懂,不得什,在才原林老是人。

  由於背心很短,只酥胸十公分左右,所以整白嫩滑的肚皮也全暴露在外,直到下身能看盆骨。下面穿的是一超低超短的裙子,和上面背心一有的料子,整裙子也就三十公分差不多,上背面能股,挺的屁股包得的,前面盆骨,有毛露在裙外。

  下面白皙的一,一抬就能看到裙白色透明的,有黑黑的一,我知道那是毛。最要命的是林老穿的是三角,不知是小了是什的,一很小很窄,坐著的候我能清楚看到的,就像了一半一,中的布也很窄。

  在林老的一站一坐次後,我她那透明的小白中那布居然拉起勒入中了,密黑亮的毛有的唇都清晰明。然的同很春光,因我坐的是第一排正中的位置,是通桌下才的,而桌中我那一尺的隙,是桌抽,有木板住,而我後面的人被我的身子住了,然若偏我的身子也能看,但被老上不真,西望是要站台的。

                (待)

===================================  故事很大,喜的回起。之所以叫新婚,是因所有的故事都是我父娶我新的那一晚始的。



                (三)

  老的性感、老的、老的大我眼界大,如了新大一,我的不是一般的大。在想想,老是最前、最髦、最放的那型。

  我完全被老的身迷住了,一一在迷迷糊糊中去。老也我精神恍惚,以是因我父母婚的影,了我句也就去了,她不知道我不完全就是因她的暴露,然我也不,只好默她的想法。

  下午放回家尚早,太在山,我屋就床「嘎,嘎」的叫不停,有父母的喘和不停地叫著:「了,小字要回了。」小字是我的小名。

  「事,可能有一。」我爸爸不以然的道。

  「可……可是我……我好像到他回了。」我一喘一道。
  「事,回再。」我爸爸不在乎。

  「可是……可……」

  「了,事。」

  他的,我假到,推走了去,叫了一:「爸爸、,我回了!」就看我爸爸把我的腿分得大大的使刺著。

  我我回,拉了被在身上。我爸操著我,看了我一眼,不快不慢地:「回了?先把作做了,要不晚上看不。」我「哦」了一就把作拿出,拿了板凳就在屋下做起了作,也有。屋的床越越快,的叫成了鼻子出的哼,重重的,有爸爸的喘和撞的「啪啪」,有的「噗嗤、噗嗤」音。

  又了二十多分,忽然爸爸一低沉的吼,床不了,只剩下爸的喘,我知道束了。不一爸爸就只穿著一衩出了,在我身後道:「有有不做的?」我了,道:「做。」爸爸了一句:「我去做,等吃了叫你。」就走了。

  不一才出,穿著一件衫,有薄,能看到,胸部更明,乳清晰映出,上的,耳根和都是的,我想她是有生我,又第一次著我的面和我爸「嗯嗯哦哦」的,情。也是,她竟是姑娘才嫁天,然同是村大的,事她肯定得不少,但始是自己第一次做,人看,然我是小孩子,但竟婚,有姑娘家的怕羞心。
  奇怪,我在我的姑娘怕羞,可一旦婚生子後就不再怕羞了。就如住我的大嫂,前年婚的候整天不敢出,是一月後才敢和村的男人,但去年夏天我去她家玩,大嫂在家才半的女,丈夫上山活去了,她不但著我的面奶,奶後叫我她看住女,她都不就光衣在屋洗澡。我也什反,不比在,感一年我大了很多一,去年及前年和小夥伴去偷看女冼澡,就好像去偷人家的李子一,在,只有。

  到我身我在愣,就:「怎啦,哪道不?我你。」我便指了一道,她愣了一下,我一看也愣了,居然……居然是一道很的加法。

  愣了一下後就低我真的起了如何如何的,我她腰後下垂的口看去,脖子下是骨,骨下是一片白嫩的肌,再下去一是白嫩嫩的肉球,上面各有一嫣;再下面是平坦的肚皮和性感的肚眼,再下面是一花色四角和白嫩的大腿。我把目光放在作本上免得被,我可不想被新留下一孩子的印象。

  吃晚的候,小的和爸爸好像在叫我出去了,睡就在家睡,看我在新心的印象不。但爸爸跟我:「今晚你是在二家再睡一晚,明天早起床,和我去一外婆。」我才想起有回事,新婚三天回娘家。

  我了,:「我假。」了後道:「事,等一下我和你去跟老假。」

  我村有二十多人家,大部份都是房子挨房子,中只隔了一米多,出屋外中有排水,但也有隔有十米,就把我村拉得很。大家都地把它分成三院子,上中下三院就以房房中十米的林界,我家在中院,林老他在上院。

  由於林老她爸在上副校,校要退休了,而林老的爸爸想上一步,所以原本一星期回一次的他,在都星期回了,就林老和她在家。林老的哥哥大後就分在了城,一年才春回一回,所以才跟我去假。我吃完後想出去玩,於是就跟我先去林等她就跑了。
  我走到二前,天都快黑了,怎二家人?都著的。我往上走,到了林才,原二一家和家人在林上空地吃喝酒。我很多,便在哪田都能弄不少,是最不值的西,比米。因煮要油大才好吃,可是年代全家吃大米就人羡慕了,油大就是奢侈品,所以吃大家起再弄斤老白乾,叫打牙祭。

  我看家人都喝得有高了,正在收拾西,有家人相互扶著提著西往回走,姐也扶著二叔往回走,看完全喝麻了。二也的在和人著什,我和姐打了招呼就走近,才二:「呀!就!」著就走向林的一草堆背後,我看男女也跟了去,於是也好奇地悄悄跟了去。

  我躲在一棵旁看二在衣服,一就光了躺在草堆下叫道:「?」旁的一女的也光了衣服,站在草堆下看著男的,而其三女的在一旁起:「快!快……」

  我才看清站在二一米外草堆下全身赤裸的女人居然是我的老的,她四十多了,奶子有些下垂,乳黑黑的,皮算白,有胖,尤其屁股很肥,毛有像是淡色的,不多,可以看黑黑的唇,像木耳一。
  男的光衣服,一人走向一女人,有前,抹了口水就始抽插起。林老的那男的叫于文,三十七、八,身材一般,不胖不瘦,一米六八左右,比我二叔的短,只有十公分左右。

  他一上去就把林老的放在了草的地上,把口水一抹在巴上就分林老的腿,那黑黑的洞口,腰一挺就插了去,停了秒就始抽插起,一手握住林老的奶子捏成各形,一低含住另一奶子的乳不停吸著,把左右。而林老的抱著于文的,下身也配合著一挺一挺的,嘴不停地叫:「哦……爽啊~~哦……舒服~~」不一就「噗滋、噗滋」的水。

                (待)



                (四)

  接上篇。

  二的男人叫力,人如其名,一米七五的不算太高,但也不算矮了,尤其是一身肌肉特,油黑油黑的,人的第一感就是特健,如蛋般大小,巴十五公分左右,上面青筋暴凸,向上立,人特喜的猛男。

  力抱起原本躺在地上的二就狂啃摸,如天吃的有了美食,二到力的肌肉和那挺上的巴就始了,再被力一狂啃狂摸,下身已是洪水,一咬牙抱住力就叉腿力的巴,腰一沉就「啊」的叫了起:「啊……好爽呀!硬巴,好硬呀!」叫腰不停地扭著。

  力在二把他巴包的那一刻也「嘶」的吸了一口,不在面二不停叫、不停扭腰的挑也不甘示弱,手托著二的屁股把她整抱了起,腰一挺,然後一弓,然後再挺再弓,嘴上也不甘示弱地道:「爽吧?我的硬巴插得你爽吧?」

  「爽,太爽了!使,用力,爽死了……」二手抱住力的脖子大叫道。

  「喜?喜我的硬巴你?」力一抽插一。

  「喜,太喜了,我太喜被又大又硬的巴了。」二也忘情地回道。

  不一就「噗滋、噗滋」的水,只二的下身已是晶光,淫水滴,「哦……哦……我要了……哦……哦……插深……插我的子……用……用力……插我的……」二的第一波高潮很快就了。
  力一哪能受得了,把二放在地上,抬高二的腿,淫洞猛地一,「啊……」二地叫了一就始喘粗了。力好像受到了二才的挑,不管二的叫喊,用力地撞著,每次都插到底再退出整巴的十分之八九,再猛地插入。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二除了「啊」,想都不出了,「啊」一抽一口,再「啊」一抽一口,呼吸都不太了,哪有力。
  「啪啪啪……啪啪啪……死你!我你!」力一快速的抽插一咬牙切地呵喊著,可二在只有靠喊叫才能出音:「啊……啊……哦……我道……啊……哦……怕……」一句完整的都以清楚。
  反林老的那完全相反,于文被林老的在身下,腰狂的扭著,一喊:「哦……嗯……嗯……哦……爽……爽死了……」

  于文躺在地上可就那幸福了,只他咬著牙,著的脖子上可青筋,可他忍得多辛苦。「啪啪啪啪……」林老的或是不,始上下猛烈地抽插起。于文可能是忍不住了,翻身把林老的在地上狂暴雨地猛烈刺撞起,「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操得林老的呻吟不:「哦……哦……啊啊……」

  淫不堪,撞、淫叫,有「噗滋、噗滋」巴在潮的中出的水。

  又了一,于文首先挺不住了,「啊」的大叫一就他在母的身上使抱住母,屁股一抽搐,好一才翻身躺在地上。母也喘著,腿分得大大的,白色的精液不地她道流出,伴著母道一一合地吐出的有一些小泡和精液混合著流了原本就汗了的屁股,再著屁股流在草上。

  又一叫江山的男人光衣服,挺著直接插了母流乾精液的道。或是母原本就快高潮了,再被江山又硬又的巴一插到底就忍不住全身抖高叫了起:「啊……使……快插,快抽插,使……啊……啊……快……再快……」

  江山早就被的淫氛刺激得受不了了,又遇母一通挑哪能不猛,只他那根十七、八公分的巴不地在母的出出,速度之快,快得只淫水精液在他和母的交合不停,「我日,我日,我日日日!」江山嘴不停地喊著。

  「啊……啊……啊……」母越叫越大,手使地抓著地上的草,一向上昂起又倒下去,不停甩,早已凌不堪……就在我忽然身後有步,我一看,是,我退回路,作不知道她了般坐在路的一石上,把埋在腿,好像睡一。

  我肯定也了不草堆後的淫,法,他太淫了,男的不吼,女的不停叫,只要在林的路上想不都。於是就拍了我肩膀一下,小地叫了一:「怎在睡?感冒了。」我作有迷糊的子揉了揉眼睛,「,你啦?我走吧!」我大的道。

  一下就想捂著我的嘴,但晚了,她瞪了我一眼,「大?大晚上的,晚上要小,知道?」小地我。我了就被著手往前走,可走多就林老站在林洋洋的靠在一棵,看著不的草堆,正我想不去的候,林老了我,我也只好著我去。

  「姐。」林老先和我打了招呼,我不知什,只好叫了林老直奔主:「我小志假的,明天我回娘家小志一起去,你看……」
  「事。」林老拈了下上的,就我有些不自然,想看草堆那又不好意思,瞅一眼又回。林老微笑了一下道:「姐,看你光面的,不嘛!他都村能,看真的能。」我笑了笑,道:「一般啦!」

  林老微笑了下,指著草堆又道:「你看他男的能些?」我著不知怎回答,林老看出我不好意思,就道:「有什,人之常情。我爸回,把我想了,我估今天我能三,然如果不算力的更能,四。是二嫂更能,我估在的五男人每人一次都,不定要一男人第二次,真能,人好羡慕呀!」
  我道:「不怕了?」

  林老笑了下道:「女人的道收性很,就像皮筋一。你婚可能不知道,女人越被男人得多就越能,男人到你道痛都事,天就好了,好了以後更能,次以後,有四、五男人是解不了的。
  要是被男人得裂痛就不能再了,因裂痛就明道壁或子裂了些,就要吃些消炎了。不上不男人也事,如果再就有危了,所以只要感到裂痛,再多男人都不怕。

  我上夜大的候,有女同叫小,她是了婚著三月大的孩子上的,始的候不太好意思著大家面孩子奶,但孩子了就哭,又要上,法只好在教室一一奶。女同什,男同可就享福了,有事事都找她那的,一二去就和男同打成一片。我和她租房住,所以清楚她一期不到,你猜她一天或被多少男人?」

  我了表示猜不出,林老了道:「十四。」

  我吸了口:「十……四……?」

  林老了道:「不,十四。我得最多的一天她就和十四男人,早到晚基本上。你法想像吧?我也吃,可是第二天她像事又和男人,到後,她基本上除了那天,每天都要和男人。可惜我婚,不能。唉!」

  我到了:能,每天男人,最多的一天十四……我我著腿,著脖子看著草堆,眼睛瞪得大大的都不了。

                (待)

===================================  嘿嘿,新婚始接性知了哦,喜的回起。

  希望看本文的男女老少都……能。哦,是我最早到「能」的解,……能……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