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里的淫浪声(1-4完)作者:拾贝钓叟{2013/10/7更新}

              海螺里的淫浪声


字数:6000

      ==============================================

  前言:原名〈海浪的声音〉,2001-08-30收纳於元元图书馆。重新校稿后改
名《海螺里的淫浪声》。2013/5/20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from now on〉

      ==============================================

  话说那一天,明富与采芸二人相邀去幽会,车子在屏鹅公路枋山段,人随着弯路飘来荡去。明富随着调情的乐曲,故意把手放在采芸的大腿上游移,采芸则闭着双眸静静的聆赏音乐,也接受男友那浑厚手掌轻柔的爱抚。

  目的地是垦丁大街,热衷於曝露淫戏的明富,刻意让采芸穿短裙配一件薄到几乎透明的白色休闲杉,而且在上车前就没收了她的胸罩。

  连开车也在计画,如何让女友采芸曝露,成为垦丁人潮眼中的亵玩目标。二人还计画夜幕低垂时,要在南湾海滩公然做爱。加上手不安份的结果,一个不小心车子就滑向路旁的草地,二人索兴手牵手走向鹅卵石海滩,趁着明富洒尿,采芸赤脚踩着鹅卵石,体会那种自然的温。

  她欣赏层起层落的海浪,而明富看海浪一前一后浪的把玩鹅卵石,就如自己手指头交互把玩采芸那对乳房,心也跟着石头滑啦啦响,欲念作怪仿佛千军万马奔腾。

  「这时候该在motel 的…」采芸让浪涛游移在脚踝,海水细细拨弄着肌肤的
感觉,反而给她一种特殊的兴奋。尤其海风轻拂着后颈,更有一种被爱抚的快感。
  明富看在眼里,轻轻在她耳边沙沙细语「看来…咱家蜜洞等不及,一定是…嘻嘻!对不对呀?」

  这句话说到心深处里去了,她的脸颊泛起一阵红晕,娇羞的说「讨厌!都是你在车上不安份啦!还笑人家…」话语一毕,便把身体滩在明富的身上。二个人就这样嘻嘻闹的醉倒在鹅卵石床上。

  采芸闭上双眸枕在明富怀里,任他把手放在滑腻丰挺的乳房上。一面把玩刚捡来的贝壳喃喃的说「我不但听见海螺声音,还有你急促的心跳声哦!」

  「嘻…这样会跳得更快,你听听看…哈哈!」明富伸手在她的乳胸上一抓,手掌却从胸口滑进她没戴胸罩的休闲衫里去了。

  「亲爱的…您闭上眼睛我送您一个礼物!」她猜也知道「就想吻我,那有什礼物嘛!」但还是顺从的闭上眼。谁知明富把身旁的矿泉水,一下了便往她那没穿胸罩的休闲杉淋上去。她跳起来「喂!您坏哦…明知我没戴…戴会到垦丁全被看光了啦!」一双小手捶着明富「不管…我不管…你要赔我一份礼物。」

  他抬头环视海岸线,50公尺外有一对情侣在散步。这荒郊野地那来礼物!
  想到晚上垦丁大街露奶的计画,明富心里就觉得特别疯狂。一时兴起想:何不让她丰满的乳房先滩在阳光下?喔~也!曝露的涟漪在心里一圈圈地向外扩散,心如鹿撞体热如焚,阴茎早已不知何时勃起得有如怒蛙,一跳一跳将裤子顶成一座高高的金字塔。

  「亲爱的!人家口渴啦!哇…让我看一下这里有没有水?」采芸说着翻身就拉下男人的休闲裤。

  「喂!那边有人,如果抢走你的嘴嘴,晚上你就没得吸了。」那一对情侣靠得更近,大约只有30公尺的距离。

  「管它的,反证你那么行,被看到了你就借她用一下嘛!免得你天天吵得我睡不安隐,老带黑眼圈上班…」语闭低下头一上一下、忽左忽右的吸吮一阵,又抬头说:「喂!帮我看着…」

  这种感觉对明富来说,实在太强烈了,他即要环顾周遭,而自己那话儿又被吸吮着,这时己是坚硬如铁还一抖一抖的颤动着。

  「哇!水来了…」她看龟头溢出一些晶莹剔透的汁液,便伸出舌头舔吮着。
  明富伸手掀开的短裙,把白色亵裤扯到膝盖,私处乍然呈现的绵密卷曲的耻毛,那黝黑宛如一丛嫩草点缀在白馥馥的大腿间。若在床上一定翻身埋头吻下去,可是这是海滩,只好用手指往那小溪涧滑入。

  采芸二脚一夹一屈的羞却反应,彻底展现了即期待又害怕的心理与情怀。只见她满脸通红的轻轻推却着说:「富!你手指弄的人家好痒…走了啦?」

  这时天已近黄昏,明富已经欲罢不能。

  他盘算着:反证亚当与夏娃不也是这样!敢说「小穴好痒」就让你在这夕阳里尽情挥洒吧!

  心意已决,随手熟练的褪去她的亵裤,再顺手导引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捏捏浑圆的臀再「啪…」一声打下去。

  恩爱的默契当然不需再用言语表达,采芸主动扶着那根大棒棒,先让它顶在自己的桃源洞口上磨蹭。看她皱起眉头,把身体慢慢调整慢慢往下坐。明富觉得阴茎开始缓缓插入一个温热湿滑的肉穴。

  而这时采芸大张着口,却不知该如何呼,她只感觉到进来的东西,让她有一种胀满,撕裂感。让她敢再过多动,只是试探着让它更深入一些,渐渐顶到我宫颈的口上。她有没喊没人知道,因为海浪的鼓太大声了。

  直到感觉体内好像不再那么满涨后,她才开始大力呼吸,试探着耸动了几下屁股,这时一股酥麻的感觉马上传遍全身。采芸无力的趴在明富的身上,只是用屁股轻轻旋转着。

  明富那会这么乖,看他双手扳开采芸的屁股,先是轻轻向上一顶,采芸「啊!好深…」叫了一声。但明富却继续耸动身体,接下来每一下的顶撞,都让她喊出淫声「喔~ㄛ!」

  「喔~ㄛ!」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冲击,巨大的快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感觉灵魂都要飞出体外了!

  明富的动作愈来愈不客气,而一双手也没闲着的搓揉她的乳房,还问着她「这样一面看着海,一面爽的感觉美不美?」

  说着说着,二人加快了动作「好舒服…里面火辣辣的麻痒痒的!ㄛ…你都…诱拐人家…公然做坏事。」她开始发出舒爽的浪声。

  公然在海滩的玩法当然会有不同的刺激,她虽然害臊的把头埋在明富的肩膀上,但却不停扭动腰身享受着「ㄛ…!真的好舒服,好刺激哦!」

  这时候…那对情侣靠得更近了。

  「先不要动啦!」明富把她的裙子滩开,二人假装亲吻,这样就可完全覆盖住这一埸春宫。

  但是肉棒在桃源洞里却不安份的颤动,惹得采芸一边看着情侣的动向,又开始轻轻慢慢的摇着…嘴巴自也没闲着「喔~ㄛ!好舒服…!」

  原来女人淫荡起来,真得比男人更疯狂,看她都放弃女孩的矜持,敢公然享受着人间最美的性爱,明富也跟着什么都不怕了。

  这种性爱男人真辛苦,当采芸往下坐时,明富二条腿要当弹簧垫,帮她往上回弹,接着扶着她的臀部,让蜜洞顺着那温热肉棒再一次吞入,每一下肉茎上的龟头都会直接撞向桃花源深处的花心上。

  男人除了这一上一下的迎合,更要注意四周的动静,因为女人总是不能一心二用,这时都半只会紧闭双眸,那管会不会发生春光外泄的事。

  他把双手环抱着采芸的胴体,还不时伸手到她衣服里搓揉那坚挺的乳房。嘴巴在她耳边胡言乱语:摇吧!摇…就把爱都摇出来吧!你就用淫水滋润我的阴茎,把它淬练成坚硬的肉棒吧!摇啊…飞啊!飞到天上去吧!

  就在采芸整个人恍恍惚惚、飘飘欲仙时候。

  「完了…」明富被吓出一身冷汗。

  就在浪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杵着一个潜水人,他就站眼前与明富四目对望。
  也就说这场活春宫,就在十公尺外就有观众,但是采芸浑然不知,呻吟、喘息、以及间歇性的轻呼和低吟依旧。

  「啊…富!我到了…真的好美…」偏偏这时的采芸正在高潮上。看着美人儿摇头晃脑,明富想叫醒她:「芸儿!我们晚上再继续玩好吗?」明富看潜水客手上还拿着鱼枪。如果…

  他不敢想像「如果…」,他只想快点起身离开。

  「我还要啦!」采芸背对大海,她根本不知道海里有人。她伸手把愣在那儿的明富向后推倒,她挺直细腰骑在明富的肚子上猛摇。

  「喔~ㄛ!好奇妙…我怎么都不会停…啊!还在…好舒服…」她是口无遮拦的淫叫着,而那潜水人就站在及胸深的海中,乾脆把蛙镜拉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
  仰躺愣在那儿的明富,转头看二侧除了夕阳染红整片海滩外,怎会一个人都没有呢?他心想「怎么办!如果那潜水客拿鱼枪上来劫色,我该怎么办?」
  就在采芸奋力磨蹭时,明富感觉阴道内一阵阵的紧收缩颤抖,肉穴还紧咬着龟头不放,而臀部还用力压着他的阴囊。就再差几下精液就会爆喷出来的时候,采芸动作缓和下来,看似春潮消褪了,却也意犹未尽的趴明富身上。

  她紧搂着明富浑身还在余颤,大吸一口气后说:「呼…天呐!好舒服…好美…好痛快的感觉!」那叹息的美妙尾音飘荡在空气里。

  就在这时,明富抬头瞄向海中的观众,他忽又潜下水去了。「喔!吓死人了…害差点当场缴械…」

  这种场景,任谁都会失去主张,好再采芸完全没发现这一幕。可是威胁一解除,男人又大胆了起来了。「就当表演一场春宫秀吧!」明富心想反证谁也不认识谁,除了看到采芸在扭腰摆臀的动作外,那潜水人什么也捞不到。

  主意已定,或许是一股雄性动物炫耀感吧!但见明富又开始用力迎合了。他将头向上一仰,腰用力把阴茎往上顶向更深处,看他大口呼吸,可见一定很舒服。
  接近喷精的肉棒越来越硬挺,也使得采芸再次发出了呻吟,而采芸有如又被野火再烧一次,她自也不让步二腿蹭着鹅卵石,让圆润的臀在明富大腿上一上一下的跳跃着。

  才被猛攻没几下,她青春正盛的胴体又开始颤栗,看表情似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双臂勒紧明富,屁股夹住肉棒猛扭猛摇。

  「喔~ㄛ!这样才舒服…你坏…那有让人家自己动的啦!」随着采芸上上下下摇晃时,明富的曝露淫妻计画又有新点子了。

  如果这时脱去采芸的上衣,让那丰满的乳房在夕阳里上下跳舞,该是么美妙的视觉享受。可是潜水客就在不远处海浪下,如果再站起来怎么办?倒是潜水人看了那么久,那一根会不会撑破潜水衣…就直接冲上岸来?

  「喔~啊…您宠坏人家啦!我不想变成荡妇。」采芸又不停的扭动优美臀部,不停的在摇,嘴里喊着「给我啊!射给我…」她只想把他男友的精液全给摇出来了。听采芸承认被自己征服了,心里正在窃喜时,偏偏那潜水客又站起来了,而且这一次竟还大胆的向明富挥挥手。

  但这一次明富不再害怕了,他觉得这不正符合热衷曝露淫戏的计画吗?
  曝露刺激了脑神经,海风的清凉让他泛起一阵哆嗦,一股舒爽的感觉侵袭了全身,不自主的把阴茎迎合采芸的动作,加快快速度的往上顶送。

  坚硬的肉棒终於在嫩穴中开始跳动了,一股热精终於开始射向她花心。阴茎每颤抖一下,采芸紧抱明富的手指甲,就会抓得更深也更用力,宛若是在回应他的激情一般,只要阴茎继续哆嗦,那双小手会在他后背上抓出更多的红色抓痕。
  「喔~ㄛ!」采芸感受到了,她还紧抱明富的脖子,双脚更是随着用力猛摇臀部,把鹅卵石海滩出二个涡洞,贪婪收缩的肉穴,将男人的精液全部吸入子宫深处。自喻亚当夏娃的人终於在疯狂中,一起达到如梦似幻的高潮。

  激情消褪的男女慢慢从有声变无声,最后只能拥抱亲吻默默地领受着个中快慰。而观战的浪涛却愈来愈大声,采芸把通红的脸伏在男友肩上,口中无力的喃喃念着「富!舒服的感觉…好可怕哦!在野外我常会控制不了自己…」明富气若游丝地应合着,直到从她滑腻的幽谷中退脱了出来,她那双手仍然紧搂着明富的的身子不愿放开。

  这埸活春宫除了那潜水人外,还分享给了一波又一波的海浪。而那潜水人更是不客气,到后段乾脆就站在海浪中观赏亵玩全程。

  激情结束后,那潜水人又举手向明比了个ok的手势。「或许他觉得戏演完了…」明富这样认为,也挥手回应,看潜水人一转身迳自消失在海浪中。

  什么都没看到的采芸,似醉非醉的说:「富!好想睡觉!你射了好多…好多」
  她一个侧翻离开他明富的大腿,就瘫软的躺在鹅卵石海滩上。

  明富低头看一下她短裙下桃源私处,粘糊的浓精正从她的粉腿间往下溢流,是有比常多一些!而那激情尚未消退的阴唇,在明亮的海摊上显得红润异常,阴毛更是杂乱得一片狼籍。倒是那耻丘上濡湿阴毛被夕阳染成金黄色,当一阵海风过来,拂动那片未经修葺的金黄色阴毛时,画面竟是那么美丽。

  「不能睡着啦!凉风这样亲吻嫩穴可会伤你身滴!」明富温柔的从口袋里拿出采芸的亵裤,细心的擦拭桃源私处再帮她整理好衣、裙。才侧身躺在身旁一面喘息着、一面欣赏她那骨肉匀称的窈窕身段。

  想着无数个夜在床上剥光胴体时,她曲线优美,每一寸肌肤都是上帝作,抚摸上去简直是一种享受,但是床上与在户外曝露的感觉,他佃还是会选择这种天宽地扩的淫演戏。就在想着想着时,太阳已经漫不经心的没入了海中,只遗落满天彩霞。

  海风徐徐让明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回味着……刚刚一幕,实在即紧张又刺激,又非常酣畅和满足,想必她也是!

  「富…你舒舒服吗?」她幽幽挣开眼睛问。

  「我思绪很混乱,有一种罪恶感,可是肉体的愉悦,让我不顾一切的享受目前这一刻。」淫荡的女人突然变成乖顺的小绵羊。怜惜的抚着长长秀发应答她「哦!你不只太骚了!你刚才一举一动都被人窥看光了…」

  她媚眼儿向男友一瞟,嘟着小嘴说「我知道啊!刚刚海浪一直都在看我…它们一浪接着一浪抢着看我…我都知道呀!」

  这时,正好一个大浪冲上来,溅湿了她的双脚。「您看…你看…,它们还好激动,想冲过来摸我的小穴唷!」

  明富心想「算了,被潜水人窥视的那一幕,说了她也不会相信。」

  「先生小姐!太阳下山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让二个人吓一大跳。猛回头看,竟是一个警察站在后面。

  「警察先生!我们在看夕阳…您也来…吗?」采芸装没事的边问边站起来,看她似还在醉春,明富赶忙上前扶着。警察看她刻意用手拉着短裙,笑着说:「有人报案说这里有人在…在…过来看一下!」警察戴着墨镜,手握着枪把说。
  「喔!是呀…这儿刚有一对情侣…」明富故意扭曲解释。

  「嗯…我来时正好看到一个朋友在潜水…不是有对你挥手打招呼吗?」警察语毕转身离开前,看着海滩上留下二畦激情出的涡洞,又停下来还故意补上一句:「要玩砂别在这里,这里都是鹅卵石太硬了…」

  明富被吓出一身冷汗,心想「原来潜水人挥手,是对着警察打招呼?!警察不就…」

  您的想法呢?警察在后面站多久不重要。是否心动那种仿若伊甸园里的情节呢?想得话就携领您心爱的人,一起把爱的欲望洒遍全世界,让这花花世界到处都充满爱欲的泥泞,与淫荡的痕迹吧!

  然后可要记得,要把那把湿淋淋的好故事串成珠串,然后发表在「春满四合院」喂养一下这群狼友们。

  :至於采芸曝露在丁大街,与夜幕低垂淫戏南湾海滩的安排,就期待网友提供好点子它日再叙。

                〈完〉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