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作者:浪子琴心

            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


字数:11000


  从昨夜酒醉醒来。头生生的痛。看着自己QQ空间里的日志,暗自发呆。
               《如梦令》


  星如雪,月似钩,嫦娥寒宫舞云袖,悠悠此心因谁留,只为情愁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看到这首词可能只会以为是一首普通的宋词,不屑一顾者,可能会说:是一个思春女人的无病呻吟罢了。而对于我,意义就显得特别不同了。因为这首词的作者- 月下影是我深深爱过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在我最落寞的时候用她的热情溶化了我心里的冰雪。

  而看到下面的几篇时,我的心更像是宽阔的湖面刮过了一阵风,吹起了片片涟漪。

              《落秋的情怀》

  「一样的天空,一样的世界,一样的无奈。你爱我,可你不会爱。我爱你,所以原谅你所有的不乖。你不懂我的悲哀,不知我的感慨。从来就有的期待总是那么苍白,我的心像落秋的情怀,只待春来。你给了我满满的爱,像无边的海,为你痴、为你呆,不知是该还是不该,都只为不想分开,都只为真情永在!我会把思念深埋……」

              《冬夜街头》

  清冷的冬夜,寂静而沉默。我喜欢这初冬的夜晚,风是清凉的,天空是干净的。街头,匆匆的行人在心里藏着自己的故事。穿城而过的河面静静的,没有涟漪泛起,霓虹灯在河面上闪烁。孤独的徘徊在街头,好像丢失了什么,心是酸的也是空的,这种感觉让自己无所适从。好想融入这夜色里感受这静谧带来的依靠。我们在同一城市穿梭,也许擦肩而过亦不知晓,但那份难以割舍的情缘总在心头缠绕,爱你的感觉痛彻心扉。我把这如水的思念深埋心底,只为那一刻得感动。夜深了,好想躺在你的怀里捧着你的脸入睡,听着你的鼻息,感受你的心跳。痛与爱侵蚀着灵魂,不爱了就不痛了,可如何放得下啊!

              《无声的泪》

  期待一天的电话终于响起,以为会有安慰,确是戏稽,泪啊…无声的流,希望会洗去往日种种,此刻,才明白爱上了你,难以言说的酸楚浸透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就像秋的伤感是如此的凄美,飘零的落叶依然美丽,只为风的承诺。风在树梢留下无尽的缠绕与绵绵的情怀,又去了,去的那样从容。不知何时再来抚慰叶的等待,风来时,叶已不在。爱你,爱的那样艰难,只想爱而已,不要太多,你能给吗?看你那不忍的眼神,就为你放弃所有。浓浓的夜色伴着如潮的思绪挥之不去,心漏了,因为被你带走了跳动的理由。回来啊,想你,只是想你,有你的日子快乐而美丽,失去你就像没有了呼吸。

  记得那携手走过的小河,记得那共看夜的美景,记得,那无尽的缠绵,记得彼此的心跳声和留在耳畔呢喃。无以名状的伤感把心注满。爱不是自私的,有时需要放弃,有时需要豁达。对得起自己就对不起别人,对得起别人就对不起自己。能选择吗?我只选择爱,简单的爱……特别是其中的「你爱我,可你不会爱。我爱你,所以原谅你所有的不乖」,让我的眼眶被一种莫名的东西打湿。是啊,曾经年少轻狂,不懂爱,只会给对方满满的爱。可如今,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曾经何时,不再敢去听奶茶的《后来》,只是因为害怕这种思念如一把尖刀,再次刺痛我的心扉。而那种带着淡淡的忧伤的音乐,更会引来我的一场宿醉,而那些下酒菜就是那些甜密或忧伤的回忆。在记忆深处,那一点一滴总是在我最寂静时像电影的帷幕一样缓缓拉开……默默地走在都市。走在这个喧嚣而又寂寞,繁华而又荒凉的都市。我像一个笨小孩,一个人孤独的来到这个城市,一转眼我已到了而立之年。那些无助的夜,作为一个吊丝,也就只能靠QQ之类的聊天工具来排遣自己的寂寞了。如果说是偶然,其实也是一种必然。我在QQ上加人只加一些比较有内涵和有个性的网名,至少看起来或听起来比较好听的。无特点或者无个性的,一般不会去主动加。当然网名可能跟本人的长相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但我个人的确有这么一个唯美主义的情结。突然有一关,一个收「月下影」的女网友让我眼前一亮。

  浪子琴心:「月下影」,好有诗意的网名啊!长夜漫漫,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你的网名只看到浪漫,而看不到落寞。

  月下影:你的名字也不错。浪子,你是否有一种沧桑的浪子情绪,骨子里独有的?

  ……聊得热火朝天。

  月下影:我有一首词帮我改改吧?

  浪子琴心:是什么?我水平很差的,可能改不了啊。

  月下影:别谦虚啊,谦虚过度是骄傲。

  月下影:夜深沉/ 梦难寻/ 忆君思君不见君,/ 绵绵情愫绕吾心,/ 今日奴
心君可见, /他日君心为谁忧?星如雪,/ 月如钩,/ 嫦娥寒宫舞云袖,/ 悠悠
此心因谁留, /只为情愁真是才女啊,现代人能做出如此精美的诗,真令我刮目相看。

  浪子琴心:我感觉月如钩改成月似钩更为好一些。上面有一句星如雪了,再有一个「如」字有些重合,不如改成「似」字。

  月下影:也对啊。我也是好纠结,你说的比较有道理,那就按你说的来。
  浪子琴心:你的这首词,让我仿佛又回到如梦如幻的宋代。直接题目叫如梦令吧,如何。

  月下影:好啊。非常的棒!

  虽然并未谋面,但已经是聊得非常投机。

  每天的下午,在下班后我都会到健身房去锻炼,在锻炼得大汗淋漓之后,我到了休息区休息。我于是挂上手机QQ,这时那个熟悉的头像动了一下。

  月下影:在忙什么?

  浪子琴心:不忙,在健身房。你呢?

  月下影:在啤酒摊喝啤酒呢?

  浪子琴心:给我发张照片吧?

  月下影:行啊,说说你手机号。

  啪,一条手机彩信传了过来。一个美女的照片。

  「老曹,过来看一下」,老曹是我们经常在一起训练的狼友,没事喜欢讲个荤段子。

  「美女啊。从哪搞的?让我玩玩?」老曹露出了淫邪的微笑。

  「去你的,给我长长眼劲,看看有多大?」

  「也就是二十五左右。」

  的确,照片上的女人美若天仙,年龄的确无法去猜。不过老曹的一句戏谑的话语却让我倍感欣慰。

  我跟月下影慢慢的往前发展着。几乎每天我们都会聊得很晚。但我从来没其他男人一样跟聊过性这方面的问题,其实就是在装绅士。她说:「你是我聊过的唯一没有一上来就聊上床的男人,这也是最欣赏你的一点,其次我还欣赏你的才气。」

  突然有一天,一个电话响起,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非常地委婉动听:「喂,你是浪子吗?我家电脑坏了,开机后一片黑屏,你能来我家帮我修一下吗?」
  这个电话让我感到突然而又欣喜,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网友让我去她家?让我非常的惊讶。

  「没问题啊,一般电脑出现这样的问题重装一下系统就好了,没大毛病。」我应声道。

  「你下午几点下班啊,你要是不方便,我骑摩托车去带你吧?」

  「好啊,我下午五点下班。我下班后在**公司门前等你。」

  下午我跟同事借了XP系统的Ghost 盘。整个下午在兴奋与忐忑不安中度过了。

  我那张落寞的脸挂在落日的余辉里,初夏的微风吹过脸上。等待。忽忽忽,一辆摩托车飞快的驶来。一个穿裙子戴墨镜的成熟女人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她摘下了墨镜,我才注意到我面前的女人,身材高挑,有172 左右,明眸皓齿,尖尖的下巴,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一袭黑色的长裙更衬托出她出众的气质。年龄呢,没法估计。

  「你是浪子琴心吧?」

  「我是,你是月下影?」

  「上车吧!」

  我坐上她的摩托车,双手搂着她那纤细的腰肢。风驰电掣,她那一头飘逸的长发被风吹起像马鬃一样打在我的脸上,有些疼痛,又有些酥麻。有如此美女在面前,自然是不能放过啊。我的双手开始试控性开始摸向她的双乳。哇,不大不小,可能比B 杯稍大一些吧。不算大,但感觉握在手里的感觉相当不错。
  一声女人的娇嗔声:「臭小子,还吃老娘豆腐啊。」

  「美女姐姐,你就让小弟吃吧!」

  「哼,再不老实,就把你摔下来。」

  我的手停止了探索,先投石问路啊,嗯,反应不是很强烈。今夜有戏啊。
  「我跟你先去吃饭吧,带你去个好地方!先去喝扎啤吧?」

  一路飞奔,七拐八拐,拐进了一个胡同。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扎啤摊已是烟熏火燎,非常热闹,点上烤串,要上扎啤酒,我们一边吃,一边攀谈。

  这时我才知道,面前的美丽熟女以前开过花店,现在开着一家私立的幼儿园,是幼儿园园长。园里有四十多个孩子,她如此的有气质,跟日本电视台上的不老仙妻一样,年龄无法去猜,美得让我无法直视。

  可能也如她的职业有关吧,一生只与美丽与爱心有关,再加上驻颜有术,让她出落得气质绝佳,我在胡乱猜测着。

  凉爽的扎啤真是好喝,几杯下去,已经感到微醺,夜色慢慢染黑,我趁她去洗手间的功夫,把账结了。

  她回来的时候,刚要去结账,老板说:「不用结了,已经结过了。」

  「小子,动作够利索的啊!」

  「去干活吧。」

  天完全黑下来。坐上她的摩托车驶向她的家中。

  在这样一个夏天的晚上,喝完扎啤,坐上美女的摩托车,微风吹过脸颊,闻着女人的芳香,这种感觉,其乐无穷啊。

  过了铁路桥,又拐了几十米,进了她家,一进门。

  「叔叔好!」一个小女孩向我问好,原来她女儿在家,小女孩真有礼貌。小女孩给我倒上水,弄的我很不好意思。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没有一点杂乱,整洁漂亮时尚,处处在彰显着主人的品位。

  「电脑在哪个屋,先干活吧?」

  我熟练的把Ghost 盘插入光驱,对一个极客来说,这点问题难不住我,我熟
练的打着电脑的命令,十几分钟搞定,电脑界面出现了。我接着从网上下载了一个杀毒软件。

  「以后就没大有问题了,我下载了360 杀毒软件。」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坐下喝点水」月下影带着钦佩的口气说。

  第一次来她家,我有些尴尬和不安,尤其是还守着她的女儿,一共待了有半个小时,我就起身告辞。

  「宝贝,我去送送你叔叔。」我们一起下楼,坐上她的摩托车飞奔向我的公司。

  晚上过了车流高峰,摩托车跑起来速度飞快。不一会到了我的公司,我公司办公地点一座写字楼上,位于写字楼的15层。

  「我的电瓶车的电瓶还在公司里,我得上去趟。」我皱了皱眉头。

  「你公司还有人不?一个人上去害怕不?我陪你一起上去?」月下影说道。
  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按上电梯,这时写字楼一片寂寞。到了15楼,这时才感觉一个人这时上来还真是有些害怕,所有的同事都下班回家了。打开门进去后,我指了指我的办公桌:「know,这就是我的办公的地方。」我们都是屏风式的那种隔断。她还坐在我的椅子上体验一下。

  要走了,走到门廊的地方,我突然打灯关掉了,顿时办公室里一片漆黑,我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空气仿佛凝固了。

  黑暗中传来沉重的气息,果然是熟女,她熟练的吻上我的嘴巴,我们的舌头缠绞在一起。一个深深的湿吻,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疯狂地吞噬着对方,欲望在这一刻被点燃,「汩汩」她在吞咽着我的口水。

  我腾出一只手,开始摸向她的乳房。我已练就在一分钟之内熟练的解除各种胸罩的功夫,解掉扣子,摸到一对圆润饱满的玉乳。我们的嘴并未离开,仍然在狂吻着,我的一只手紧抱着她,另一只手在熟练的抚摸她的乳房。

  当我摸向她那隐秘的三角地带的时候,刚要摸到她那淫水潺潺的阴部时,一双玉手阻止了我。

  「不。不要,我们才刚认识!」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她的一只玉手却熟练的解开了我的腰带,伸进了我的裤裆。

  我的god ,「这是要逆天啊」,我在心里默念着。

  她的玉手攥住了我那涨得跟铁棒似的鸡巴。只见她用她的一只玉手反复的把玩,在我的龟头上像是要丈量一样,难道她要试试的阴茎有多粗多长,要搞科研吗?肯定不是吧,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依依不舍地结束了拥吻,关掉办公室的门。她直到看到我骑上电瓶车走了以后,才肯骑上摩托车离开。如此深情款款,让我非常感动。
  第二天我被派到公司项目上去查账。到了滨海项目以后,上网不太方便了。忙了一天,晚上打开手机QQ,那个熟悉的头像又闪了起来。

  月下影:在哪啊?

  浪子琴心:在公司项目上,查账呢。

  月下影:啥时回来?想跟你一起喝扎啤了。

  浪子琴心:大约这周五下午回去。回去后我联系你。

  一忙就是四五天过去了。每天晚上我都是通过手机QQ跟她互诉衷肠。终于在这周五下午结束了任务打道回府。回到公司后才四点,部门领导跟我说:「忙了一周,很辛苦吧,没事就早回家歇着吧。」领导特赦,感激涕零。

  出了公司后,我拿起电话拨了月下影的手机号说:「亲爱的,我回来了,方便一起吃饭吗?」

  「在哪呢?」

  「我在公司啊。」

  「那你等着,我一会去接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很快,她出现在我眼前。我魂牵梦绕的女人。「咱们去雁栖湖那边的果园酒店吃烧烤吧?」夏天无论是骑摩托车或者是乘坐摩托车都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坐在她的身旁,她身上的香气沁人心脾。

  到了铁路桥洞子,有一个巨幅的广告牌。巨大的喷绘上:水天一色的湖面上,成群的鸟儿飞在空中。上面有一句广告词;家在白鹭飞过的地方。- 雁栖湖花园别墅。

  雁栖湖就在不远的前方。月下影说的扎啤酒摊就在雁栖湖附近。门口有一个牌子- 「果园烧烤」。只见果园周围树木葱笼。有三十几个摊位。一个大平板电视正在放着电视节目。真是个好地方啊。我们坐下来,点上花生,毛豆,烤串。服务员先端上花生,毛豆,扎啤。边吃边聊。

  有一个中年男子不断的向我们这边张望。大概是被我身边的美女迷住了吧。
  月下影跟我说:「看看我勾引一下他。」

  她面带微笑,挤眉弄眼作了一个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姿态,那男子当时就呆了,心猿意马,感觉像要灵魂出窍的样子。

  我们都扑哧一下笑了。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我们慢慢喝到了微醺的状态,天开始黑下来。

  「去雁栖湖坐坐吧?」买了单,我们双手十指紧扣,甜蜜地一起向雁栖湖走去。

  湖边水声潺潺,河对岸灯火稀疏。凉凉的夏风吹来。垂柳掩映,树影婆娑。波光里的艳影,荡漾着,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着。

  「姐,我好久没游泳了,想游一会可以吗?」

  「你游就是了。我给你看着衣服。」

  「哈,你把我衣服抱走了,那我可得裸奔了。」

  我飞快的脱掉衣服,一个漂亮的燕子飞扎入水中。好久了,久违的湖水。我飞快的游着。曾几何时,我在附近的出租屋度过了一段彷徨无助的日子。那些日子没有工作,没有女朋友。白天就湖里游来游去,晚上则孤苦伶仃一个人喝闷酒过着迷茫的日子。

  「哗啦,哗啦」大概游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又从湖对岸游了回来。月下影正坐在岸边青石板的台阶上,不时的调皮用一双玉足拍打着水面,水面不断溅起些许的浪花。

  「姐,我怎么上去啊?」

  「你上来就行啊。」

  「我没穿泳裤啊,我就这样上去,不太好吧?」

  「臭小子,没事,你上来就行,姐姐还把你吃了?。」

  说着,她把头扭向一边,我一子跳上岸。来不及擦拭身上的水珠,急忙把衣服穿上。

  「着啥急啊,小子,为什么不晾干啊,这样多遭罪啊?」

  「嘻嘻,没事!」说着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她那张诗一般的脸庞在斑驳的月光照耀下越发俊俏美丽,我不由的忍不住吻了吻她的脸颊,结果一下子点燃了她的激情,她的双手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双唇一下子压在了我的嘴上。

  我们开始互相疯狂的吻着对方,咽着对方的口水,我们的舌头互相搜寻着,我感觉要飞起来。「啊,啊」忘情的吻着,我真想时间就这样静止,就这样依偎在她的怀里,靠在她温柔的臂弯里。

  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我的一只手伸向她的裙底,摸向她的三角底裤。我轻轻的抚摸,摸到湿乎乎的一片,就像下雨后泥泞的路面,我们还在吻着。我的手隔着她的底裤抠摸着她那蜜汁横流的小穴,她并未拒绝,而是很享受着我的抚摸。
  看她如此享受,我不再是隔穴搔痒,我把手直接伸进去,伸向她秘密花园。湿乎乎,粘乎乎,早已泥泞不堪,我抚弄着她的两片阴唇,她开始「呜呜」地呜咽着。

  「脱下裤衩来吧,姐。」

  「嗯。」她掀起裙子,我把她那块遮羞布扯了下来。

  我们俩面对面的坐着,我游泳上来的时候,并没有穿内裤,因为没带泳裤,就把内裤当泳裤了,上岸的时候,内裤全湿透了,所以就没有穿内裤。

  此时我粗大的阴茎已是涨得十分难受,坚硬得如一根铁棒。我解开腰带,掏出跟驴子的鸡巴一般粗大的鸡巴,就像利刃插进黄油一样,插进了面前这位熟女淫荡无比的阴道。温暖,湿滑,一下子裹得紧紧的。

  「啊,轻点,宝贝。」我的龟头刚刚插入。

  我知道,对付熟女得用九浅一深之法,我并没有急着插到底,而是让鸡巴先在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搅动。

  「宝贝,我爱你,快,快,快…」她已急不可耐,她已挣扎在焚烧的欲火里不能自已。

  我仍然不急不慢,反而拔出鸡巴摩擦她那两片淫荡漂亮的阴唇,她的淫水哗哗的流出来,淫水泛滥,可能是旱得太久了吧,太需要男人的滋润了。

  看看前戏火候已做足,我把龟头棱子一下子顶进她的花心,直捣玉门关。
  「啊……」她一下子搂紧了我的脖子。她喃喃地呻吟着。

  我一下一下的抽送,慢慢地,但力度很大,次次到底,棍棍到肉。

  「老公,操我,操死我。」声音并不大。

  因为在相隔十几米的地方,有垂钓的爱好者在钓鱼,要是给人家惊了鱼,那可真麻烦大了。

  「宝贝,你躺下好吗?」

  我躺在了青石板上,她想来女上位啊。

  青石板的上方是一米多深的草丛,草丛的上方是一大片垂柳树林,我们所处的位置非常的隐蔽。她掀起裙子,她那淫荡多汁的阴道很容易就找到了我那一柱擎天的阴茎。

  水淋淋的阴道,一点都不费力,一下子就进去了。她半蹲着,刚开始并不是把我的鸡巴插到最底,而是轻轻的浅插,鸡巴在阴道口上打着转,惬意无比。慢慢的她加快节奏,一上一下,她那纤细的腰肢跟高翘的屁股呈现出曼妙的「S 」形。

  我的双手抚摸着她的一对雪白的乳房,(她的乳罩已悄悄脱下了。)「啪啪」,粗大的鸡巴哆在她的性感的屁股上,她的淫浆不断流下,粘乎乎,湿乎乎。
  「我要射了,姐,换一下姿势好吗?」我们又恢复了刚开始的姿势。

  我掰着她的两瓣屁股猛烈冲刺,一股灼热的岩浆喷涌而出,我那些万万千千个子孙一下子冲出来,射进了面前这位美丽无比的我已经深深爱上的女人的那充血肿胀的阴道。

  我拔了出来,她则双腿夹紧,不让我的精液流出来,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这可能是她性心理宣泄的一种方式,难道这样能充分的吸收我的全部精华,难道是采阳补阴,我直到今天都没想明白。

  她搂紧我,我们搂靠在一起。许久她才松开双腿,让我的精液流出来,慢慢用纸揩开净。

  「宝贝,你刚才让我飞起来了。感觉我要飘向云端了,过会再让我飘起来好吗?你让我感到如此美妙。」

  「好啊…」我应道。

  「姐,在这寂寞的夜,我们应该撑一只长篙,沿河逆流而上,直到上游,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傻小子,想得这么浪漫啊。不过这里的景色跟那位浪漫的诗人- 徐志摩描述的很相像啊。但我们不能放歌,放歌会吓着别人,我们只能做爱……」

  我的一只手从她的领口伸向她的乳房,温柔地摸着,把玩着,此时已经属于我的一对玉乳,我们的身体与心灵已经融为一体,我们在说着绵绵情话。

  我们决定去刚刚建成的湿地公园去走一走,看一看,爬上岸,回到果园烧烤摊那里,我们推出摩托车,发动起车子,奔向湿地公园那里。

  到了湿地公园那里,我们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五彩的流瀑从大桥的桥孔里喷涌而出,水声连绵不绝,不时有晶莹的水滴溅到我们的身边上。眼前的万亩生态湿地,被一片片密密麻麻的芦苇笼罩,它以其独特的生态功能改善着这里的自然环境。经过夏季如火如荼的温暖的阳光抚育,芦苇疯一样地长高了,超过了人的身高。

  天气炎热,而风却带着清新的香味,轻轻地从芦苇梢上滑过,芦苇叶柔和地摇动起来,沉甸甸的芦苇丛便一齐无声地摇曳起来了。我们顺着岸边的台阶拾级而下,那浓郁的翠青,如同洪水般扑面而来,使人如同置身绿色的海洋。在芦苇默默的起伏中,我的心动了,如同其中一株,随风摇曳。

  隐约中,一个叫做「碧水亭阁」的地方掩映在不远处,她不伟岸,却以一种江南温婉的风情征服了我们。顺着木梯盘旋而上,可以饱览整个湿地公园的美丽景色,绿树葱葱,碧水湾湾,百花田田。此刻,这里的寸草、寸木、寸石、寸水都在释放着些许清凉和宁静。最能拨动我心弦的,不是那些静静开放的莲花,而是身边这位伊人。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现在不就是在水一方嘛?一池清澈的湖水,洒满了田田的荷叶,静默地伸展着,如同匍匐于地的裙。莲静悄悄地绽放,是淡然的柔白色,在水波轻轻的涟漪里飘摇着无欲的优雅与安详。在纷繁的生活里,总应有一些宁静的时刻留给自己,一如面对这样的一池莲花,让这样的莲一般的美丽心情在自己的心湖里悄然地开放,偷得浮生之中的半刻清闲。

  在沉静的片刻,我听得见一种声音,那是睡莲花开的声音,那是露珠在睡莲的叶子上滚动的声音,那是自己的心声。在这里,我竟然有了一个美丽的收获,邂逅了一处天然富有野趣的地方,尤其是在距离繁华的城中心如此近的地方。
  清澈的雁栖湖水、美丽的睡莲、灿烂的花儿、韵味十足的古松、曲折的田园酒廊、还有充满文化气息的亭台木阁,也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惊喜,那是一种久违的感动与愉悦。

  绿树红花相互辉映,满地的一丛丛盛开着的灿然的花朵。黄的白的,星星点点的,将绿色的灌木点缀得耀眼夺目。

  突然,一丝热风拂过,拥在我身边的美女,笑了,笑得花枝乱颤,她的衣裙在这夏夜的晚风里,悠然荡起,扑鼻而来的不仅仅是花草的馨香,更加上女人的淡淡的体香,初始淡淡的若有若无,渐渐地变得浓郁,满心馥郁。一种令我感到眩晕的幸福感袭来,传遍了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我挽着她纤细的腰肢,心有灵犀,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真想就在旁边的灌木从里,再跟她来一场激烈的性爱。在公园不时有巡逻的保安打着手电筒照来照去,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居然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能做爱的地方。

  「还是回雁栖湖那边吧,咱们去河对岸那边去做。」

  「那边应该可以的。比较隐蔽,不像这里,可能还没有完全建好吧,到处有巡逻的。」

  在赏花看景,凭水观涛许久后,我们还是骑上摩托车,用飞一般的速度告别了飞鸟成群、水草依依的湿地公园。

  雁栖湖对面又何尝不是亭台木阁,风景怡人呢?走在木制的栈道上,「笃笃」的回音如同舒缓的音乐一样悦耳动听。在这里并没有并没有看到像湿地公园那里有那么多的看护人员走来走去,也没有那么多的垂钓爱好者,看来我们的选址思路是正确的。

  她从摩托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雨披,把摩托车停好后,我们在湖边梯形,倾斜的角度约为45度的斜坡上,找到一个草从掩映的灌木丛。

  这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她把雨披轻轻的展开,然后坐了下来,然后伸出一只手,「宝贝,来啊。」

  我怔了怔坐了下来。

  草地上挺柔软的,现在是天当被,地当床啊,我们就在野外要入洞房了啊!
  我慢慢的把她放倒,轻轻的吻着她,顺手把她的底裤褪了下来。经过前面一番的激战,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羞涩。

  「老公,让我再一次飘起来好吗?」

  面前的这位熟女已经欲火中烧急不可耐,从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就塞了进去,根本不需要润滑,里面已是湿润的一片。

  此女已淫荡至极,我需要好好的干干她,第一场干得意犹未尽,现在需要加大火力啊!我一下子顶到了她的花心,我开始的猛烈的抽送。

  她那窄小的柳叶小逼,岂能抵挡住我的重炮轰击,她不一会便妖喘连连。
  「啊,啊,老公快干我,啊啊老公快操我的小逼,使劲的操啊。」

  淫声浪语让我更加的兴奋,我平常苦练的俯卧撑现在派上了用场。老汉推车十八式,我左冲右突,扛着她的两条修长的大腿,我猛烈的抽送着,像推着满满的一小推车战利品。

  她则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怕控制不住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怕惊动了湖边公园里的看护。

  「老公我感觉快要尿下了!」嗬,她的高潮快来了。

  月光皎洁,树影婆娑,我们就在这广袤的大自然中投入地作爱,我沉浸在面前熟女荡妇的淫荡的性爱里。

  她的阴道非常的紧,还会一伸一缩地给我的鸡巴来回夹击,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我将她拦腰抱起,搬起她的两瓣屁股,她则搂着我的脖子,一上一下地剧烈冲击着。我的鸡巴像那灼热的冲击钻,她的阴道已让我抽插得红肿发烫了吧,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夏虫的啁啾声,「让我们的爱再猛烈些吧。」

  她趴在草地上,我掀起她的裙子,一个水淋淋的阴户呈现在我的面前,那两片阴唇显得明亮红肿,菊花上也泛起些许的白浆,她的阴户已被我的鸡巴插得白浆直冒,而她的性欲却像无边无际,要把这纯静的夜色浸淫得淫欲逼人。

  「在健身房不能白练了,我这一身腱子肉也不是白练的。」心里默想着,于是停止了欣赏她的阴户,把鸡巴直接塞进了她的阴户。

  由于我们是在一个倾斜的斜坡上做爱,所以她的手不得不扶住一颗树来保持身体的平衡,背式后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体位,有一种动物交配的快感,现在感觉真的是回归自然了,就在这美丽的雁栖湖,我们在幕天席地的做爱,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在野外做爱的快感,非常的刺激。

  钻头一样的鸡巴在她屁股后面抽送着,她的淫水流出来,顺着我的鸡巴淌到我两颗蛋子上。哆的她的两片阴唇啪啪作响。我一边抽送着,一边摸着她的乳房,她淫荡的低声呢喃,一具美丽的胴体带给我无限的刺激。那种宣泄的快感由然而生,此刻我们就是动物,我们是兽性的人类,成了只知交配的动物。

  在疾风骤雨般的抽送下,我汗水淋漓,额头上的汗珠跟豆粒般滴下,滴在她光滑的脊背上。她则呻吟着,一次次到达性欲的巅峰,一次次到达快乐的云端。终于,一股滚烫的白色岩浆爆发了,满满的一管精华射进了她的子宫。

  在酣畅淋漓的性爱中她的秀发已经蓬松,汗水涔涔,我们瘫软着搂在了一起。
  「宝贝,你的鸡巴太厉害了,我真想死在你的怀里。经过今晚,才知道以前自己老公的做爱是太索然无味了,我太爱你了!」说罢,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这时一道白光射来,嗬,公园里的看护像嗅觉灵敏的狗一样从风中嗅着淫荡的气息找了过来。我迅速拉上裤子的拉链,她则迅速把裙子放下来。

  看护员是刚到,还是已经偷窥注视已久了?我不得而知,反正一场激烈的性爱已经结束,管他呢。

  「干什么的?」看护员问。

  我们搂在一起作甜蜜状,只见她机灵的说:「我的戒指掉了,在找戒指呢,吼什么吼?」

  看护员一下子被她呛得啉声,跟哑巴了一样,悻悻扫兴离开了。

  我们收拾好战场后,也消失在了这皎洁的月色中。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疯狂地迷恋上我的身体,我也心甘情愿地沦为她的性奴隶,在她教书的学校的阁楼里,在酒店的钟点房里,在她的家中,到处留下我们爱的印记……

                [完]
上一篇:返回列表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