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1-2)作者:向来

  

                敏感

字数:8300

  刚结束了晨跑,高以敏脱去湿漉漉的衣物,裸着身体,用手撑着淋浴间的墙壁,缓缓的调整呼吸。

  初春的室内仍颇有寒意,身体的热气在她的肩头凝结成淡淡的雾气,更多的汗珠则沿着腰背纤长的曲线不停的滑落。

  高以敏闭上眼睛,让汗水也顺着脸庞滑落,昨夜残留的酒精、浅眠的郁闷感,似乎都随着汗水排出了体外;新鲜的血液被压入每的血管末稍,让略显苍白的皮肤也泛起了潮红。等到身体稍感凉意时,她才打开莲蓬头,让强劲的热水柱从头顶刷着全身。

    ******************************************************

  洗完澡,高以敏把褪下的衣物放进衣物收集箱里。她居住的大楼,饭店式管理,管理费用本已不便宜,额外的洗衣服务费更是吓人。不过看在她另外装袋的昂贵贴身衣物,都能被乾洗得妥妥贴贴的,带着清新的气味被送回来,这点就算物有所值了。就她这样稍有洁癖的人来说,这档事,其实很不想假手他人。但她既没那么多时间来慢慢洗濯,却也忍受不了堆积衣物发出的气味,即使是自己的也不例外。

  收拾昨晚的衣物时,她闻到一丝淡淡的古龙水味,昨晚的不快回忆霎时涌了上来,让她忍不住感到一阵心。她想,得注意自己消化酒精的能力越来越差了,还有螺丝起子加了橙汁很顺口,但是伏特加终究是伏特加,空腹喝更是大忌。要不是酒精麻了感官和判断力,否则她对气味一向敏感,用麝香底古龙水的男人,一开始就会被打枪。当然,那人当下曝露出的问题应该不仅於此,不过现在高以敏已经想不起来了。

  果然一进饭店房间,对方一把就抱住她,粗鲁的揉弄她的乳房,弄得她敏感的乳头刺痛不堪。她护胸的动作却给了对方错误的暗示,那男人并没有放轻动作,而是改探手到裙底拉扯她的内裤,一边想咬掉她胸口的扣子,一下就把她细薄的灰色透明丝袜给扯破了。

  高以敏当下就给了他两巴掌,还好对方就此停手了,不然她已经退到镜台前,反手抓住饭店的热水瓶,打算情况失控的话,要用那个砸他的头。那男人讪讪的离开房间后,她突然感到四肢乏力,挣扎着爬到马桶边,把在胃里滚动了一天的酸水和残酒一古脑的吐得一乾二净。

  ……接下来,到今早闹钟响起来为止的记忆,就不那么真切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把衣物一古脑的塞进了洗衣箱。拉开客厅往阳台的门帘,室内骤然明亮了起来,阳光晒在她浴袍外的头脸上,颇为温暖。

  高以敏走上阳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间尚早,乾燥的高空空气,尚未被通勤车潮的废气所沾染。她举高了双手,伸展着身体,让肺中充塞了更多的室外空气。虽然早晨的阳光与室外空气的清新感,总能让她感到愉悦,不过这往往是她每天最后的一次,能吸到未经空调的空气了。

  高以敏出门的时候,日间门房梁姐替她打电话叫车,并且把个精的小礼盒交给她:

  「高小姐,这是您的邻居我们转交给您的。」

  「我的邻居?」

  「您对门那间,13-2号,之前一直空着,现在装潢完,屋主搬进来啦。」
  「哦?弄好很久了?」

  「两三天而已,您最近都早出晚归,所以这几天白天装潢、搬家具都没碰上吧?」

  「最近,一直吧……」高以敏自嘲的一笑,把附在礼盒上的小卡拿起来看,上头用端正的钢笔字写着:「芳邻您好:敝人自初来此处,筹画入住事宜时,便多次欲至府上拜访,遗憾均缘悭一面。现既已入住,略备薄礼转交,聊表敬意。敬祝安好章钧」

  「这字如果是自己写的,倒也是颇端正」高以敏用手指弹了弹卡片,把小礼盒递给梁姐:「梁姐,这个就麻烦你处理吧?」

  梁姐倒是一愣,高以敏的性子她倒是颇清楚,向来是不容人推的,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好歹也打开看看,是送了什么?万一碰到章先生问起来,面子上不好看?」

  「明早你再跟我说装了啥就好了。」高以敏摆了摆手,示意这个话题可以停了:「能住我对门,想来也不会送什么寒碜的东西,我这算是借花献佛吧。」这时计程车也到了,她把束腰的薄风衣披上,挥了挥手便走出了大门。

  梁姐看着她远去,还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她想,高小姐对他们这些服务人员出手大方,礼貌也周到,但总觉得有种说不上的,让人难以亲近的气质。新来的章先生,倒是十分轻松随意。她本有意帮他说上几句好话,但又想到作她这工作的,最忌说长道短。这边的住客都很注重隐私,让他们觉得你嘴巴不牢,饭碗也就不稳了。

  高以敏换了个姿势,把包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长腿交叠了起来。为了今天的签约,她特别挑了一套过膝的深蓝色缎面连身洋装。贴身的一体剪裁,衬托出他的窈窕身段,仅在胸口别着缀钻的银质山茶花胸针,无袖露肩的设计露出她雪白修长的手臂,显得性感而不失高雅。裙子的长度也是有讲究的,及膝的裙子在坐下时稍微的上提,可以展现出女性魅力,却又不至於显得卖弄肉体。

  和客户会谈时,过度卖弄风情,会让男方产生以性交换生意的不当想像,若让女方觉得你是婊子一个,结果就更不用说了。怎么从一群人中,找出有真正决策权的人,去吸引、说服对方合作,可以说是她的天赋。这也是何以她这核心团队不到三十人的公关行销公司,总是能抢到令人称的大案子。就像她不无自嘲的自我介绍:全公司最没创意的,就是她这个创意总监。然而就像电影若没有监制,金牌大导也只能窝在阁楼上打手枪;如果没把眼前的品牌代表搞定,那些创意才子,也只好去路边弹乌克丽丽了。

  虽然尾椎神经压得开始抽痛了,不过高已敏还是保持着上半身不动的优雅姿态,并且忍住用指尖敲击桌面的反射性动作,等着贾桂琳把契约逐条看完。该作的简报都作了,该谈的也都谈完了,她非常讨厌这种百无聊赖的时刻,不过总得把戏唱到灯光全熄为止。等到贾桂琳在契约上签完了名,高以敏才起身,微笑着和她握手,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只签到一场旗舰店的开幕发表会,但能跟知名品牌搭上线,广告效益就远不止这些。只要能有一次合作的机会,她就有信心一定会再有下一次的机会。

  送走了贾桂琳,高以敏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她倒了一杯方桌上待客剩下的红酒,也不管淡就一口气灌下去。从刚刚就隐隐作痛的左边额侧,骤然抽痛得厉害,她从贵宾室的医药包里拿出了个快速冰袋,揉了揉压在头侧,一骨碌的就瘫在沙发上,助理方若亚拎了一罐瓶装水进来,她还是懒得把眼睛打开。

  「老,你这种躺法,内裤会给进门的人看光的。」

  「唼,我又没穿,哪有可能给人看去?」

  「真的?」方若亚说着就去掀高以敏的裙子,作势要往里头张望。

  「没大没小的!!」高以敏睁开眼睛,懒洋洋地瞪了她一眼。

  「要胃乳片还是普拿疼?」

  「水留下就好了」高以敏苦笑了一下「头痛应该是没救了,胃等它翻搅完就不疼了。」

  「还好贾桂琳赶着走,不然还要招待她吃饭的话,可要折腾死我了」

  高以敏摆了摆手「你确定合约送到法务部收好,就可以下班了」她又看了看手,快八点了……「这阵子累死老娘了,今天我也要早点回家了。」

  ……………………………………………………………………………

  那对大学生情侣牵着手,状甚亲密的从对街走过。

  高以敏左手在奥迪的方向盘上,随着车内的音乐敲打着节奏。另一边透过车窗看着两个人在公寓的入口前亲亲抱抱,难分难舍的。不久女生走了,男生进了公寓玄关。没秀可看了,於是她把大纸杯里最后的几滴可乐吸完,直到空气滑过吸管,发出空洞的气音。

  她知道自己该好好坐下来,吃个一餐犒赏自己,然而最后还是往肚子里塞了一份大薯条就了事了。她知道应该更善待自己一点,然而心底又有个声音老跟她说,只要在倒下以前刹车,就不算太迟。不过现在,她尚没有心情去考虑这些事。她用湿巾清洁了一下,下车抛掉了垃圾,然后往对街走去,走进了那栋公寓玄关。
  ……………………………………………………………………………

  高以敏开了门进去时,那大男孩显然是吃了一惊,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过了好一阵子才强笑了一下:

  「敏姐,你才刚传讯没多久就到啦?」

  「本来想先去吃个饭再过来,后来没什么胃口,就直接过来了。你吃过饭了?」
  「吃过了。」

  大概跟刚刚那个女孩子一起吃的吧,不过高以敏还没打算谈这件事。

  大男孩在她的眼光下,像是个偷看色情片,却被母亲抓个正着的青少年一样,回避着她的目光,讪讪的想要挤出些话题,打破尴尬的气氛。

  她不再盯着他看,把眼光转向房间的另一个角落,画架上放着半成的风景油画,是一幅海景,虽然还有待修饰,不过蓝色的海波和岛屿的暗沉绿色,搭配的倒是十分协调。

  「很不错啊,毕业展的作品?」

  「恩,这是其一,我打算再画三幅,凑成一组联屏」提到作画,他就没那么紧张了「第一幅是龟山岛,我打算由北至南,画整个故乡海岸的一览。」

  「很棒啊,加油!」她笑了笑,捏一捏他的脸颊,凑过去吻了一下。
  男孩比175 公分的她还高了半个头,她要吻他,还是得稍稍仰着头。
  「先去洗澡吧,我等你」

  …………………………………………………………………………

  大男孩从淋浴间围着大毛巾出来的时候,高以敏正斜靠在矮床上,翻着一本摄影集。看到他出来了,才懒洋洋的起身,转过了身子,示意对方帮她把洋装的拉链拉下。

  随着拉炼一直拉到臀部,她背部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了出来。她转过身,自己拨开挂在左右肩膀上的衣物,整件洋装便顺着她修长的曲线,由肩至腰过臀的滑落到床上,她身上就只剩下剪裁俐落的整套CK黑色半罩胸罩和高叉的V 字内裤,
以及透明裤袜。接着她便解开了胸罩,让乳房也在空气中颤动着。

  她33C 的乳房虽然算不上豪乳,但圆润而饱满,呈现几近完美的桃型。
  尤其让她自豪的是,微翘的乳头和小巧的乳晕,正是极其粉嫩的桃红色,在雪白的乳房衬托下,正有如一颗初熟的水蜜桃,仅有尾端的一抹红润,透露成熟的气息,彷稍用力去掐弄,那薄薄的果皮下便会渗出甜蜜的汁水。

  大男孩这时候也把毛巾扯掉,他年轻而粗壮的阴茎,骄傲的挺立着,充血发红的龟头已将包皮撑开,前列腺液在马眼凝成一个透明的小水滴。到了这种肉帛相见的时刻,这个健美英俊的大男孩,已完全忘了羞涩,他炽热的眼神和高以敏相接,瞳孔里满是勃勃欲发的情欲,寻找着准许他上前的讯号。

  她看到那野性十足的凶器,也觉得喉头发乾,但还是作手势要对方稍安勿躁。她把两手插入腰际的裤袜,把它褪到臀部以下,接着弯下身来,熟练地把整件透明裤袜脱掉,接着把内裤也褪了下来。解衣的过程,并没有故作风骚的扭腰摆臀动作,而是如服装表演般的顺畅优雅,显现出她一贯俐落的魅力。

  当全部的衣物都落在地板上时,她向那大男孩勾了勾食指,示意他靠过来,自己则踏上了床,坦然的曝露出自己的私密处。她的大阴唇两侧一直到肛门处,原先卷曲而浓黑的阴毛都除得乾净,仅在阴蒂以上到脐下,留下一个整齐的小三角形,彷一个标示出桃花源所在的暧昧箭头。

  她用手指将大阴唇撑开,露出里面湿润的构造:浅茶色的大阴唇和仍呈粉红色的小阴唇,都带着湿润的光泽,米粒大的阴蒂则带着珍珠般的色泽。光滑无毛的阴阜衬托着湿润的嫩肉,显出强烈的淫靡感。

  对方凑上去,从她的会阴处慢慢往上舔,到了阴核后,又顺着阴唇舔回来,将带着腥气的浓稠分泌物,都仔细的卷入口中。当阴蒂被粗糙的舌苔擦过的时候,她抽了一口气,忍着没有叫出来,但还是发出低低的哼声,整个人不由得颤抖,纤长的手指插入了那大男孩的发际,无意识的拉扯着。

  等到舔弄得差不多了,她就跪在床上,让对方抚弄自己的乳房。经过长时间的配合,那大男孩已经熟门熟路。他将高以敏的左边乳房整个握住,用拇指捻弄膨胀的尖端,一边舔弄着另一侧的乳头和乳晕,然后交互的作着这个动作。
  不久,高以敏的呼吸便变得粗重了,胸口和脸颊也泛起了潮红,她把那大男孩稍微推开,示意他躺下,随即面对面直接跨了上去,扶住粗大的阴茎对准了已经湿润的阴道口,把阴唇拨开后,屏住呼吸一坐到底。

  当粗硬的阴茎撑开了阴唇,直接戳入高以敏阴道深处的同时,她牙关紧咬,「嘶」的一声吸了一口长气,对方则忍不住发出舒爽的呻吟。

  第一次冲击的昏眩感稍为消退后,她就开始用力收缩。每天跑步,让她的骨盆腔肌肉十分有力,每次收缩腹部,对方就感到从龟头一直到阴茎根部,被用力的挤压,一下下的撩拨着射精的冲动。

  当那大男孩苦苦憋住精关的同时,她将修长而有力的大腿弯起,变成跪坐的姿势,开始上下的提臀,作起打桩般的动作。双手十指也深深的掐入对方结实的胸肌。那男孩子一阵呻吟,双手各握住高以敏一边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往上推,好像下意识在抗拒这吸精女王的压迫一般。

  就高以敏来说,每次沉腰坐马,对方强韧的阴茎,便冲击着她的子宫。
  粗大的龟头冠,也来回地刮过自己的阴道内壁,让她感到一阵阵的昏眩,然而,也许是心有旁骛,或者身体状况不佳,今天她的感度似乎下降了。虽然每次冲击,都让她往那个顶峰上升了点,却又在下波冲击来临前,降了下去,她期待的高潮,总是差了那么点没到。

  也不知过了长还是短的拉锯时间,对方一声呻吟,在全身颤抖间,把精液猛烈的注入了高以敏的子宫内。一股暖潮将她又往上推了几步,但也就到此而止了。她忍不住带着遗憾,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顺着对方软化的阴茎褪出身体的时候,塞进了阴道口,稍微将下体擦拭后,便一言不发的开始穿衣服。

  ……………………………………………………………………………

  那大男孩也感到今天这异样的气氛,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拉着高以敏一起,撒娇的要帮她清洗。两个人只是默默无言的坐在床上,不过他却下意识的避开对方的目光。最后,还是她先开了口:

  「那个马尾的女孩,是你同学?」

  「嗄?」

  「我来的比你以为的,早了很多。」

  「………」

  「如果你要养成偷情的习惯,最好先学会观察环境。」

  「我们之间,并没有到…………呃…………那个。」

  「我知道,我看得出来你们才到了哪种程度。」高以敏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或者该说,对方怎么回答都无关紧要,从开始做爱前,她便已经下了决定。於是,她从长夹中掏出了支票簿和钢笔,用笔尾轻点嘴唇,仔细盘算着,最后在上头写了个数字,签了名撕下来,递给对方。

  「这是?」

  「六月能顺利毕业吧?」

  「嗯……我想没问题。」

  「那就好!」她凝视着那大男孩的眼睛,对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显得有点慌乱,并没有伸手去接。「这是半年的生活费,这样你毕业后,还有三个月,可以专心找工作。」「房间的租金,我会跟房东讲好付到年底。这中间要住不住,都随你吧。」

  「我们……我们这样,算是分手吗?」

  高以敏笑了,不过笑容却显得有点凉:「我不想让你心里不舒服,不过你很清楚,我们是怎样的关系。说的文雅点,我算是你的……『赞助人』吧」
  那大男孩的脸色一下就黯淡了下来,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或许三十五岁的高以敏,对於这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来说,除了成熟肉体的魅力外,长时间对他的照顾,也激发了点亦母亦姐般的依恋感吧?

  她把他额头的短发拨开,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你是真的有才华。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掏钱,是为了买你的画。」接着掏出房间的钥匙,把支票压在床头旁,刚翻阅过的摄影集上,走出了房门。

  …………………………………………………………………………

  高以敏刚发动车子,便闻到车内的精液味道越来越强烈。年青人就是年青人,精液又多又浓,薄薄的纸巾根本就堵截不了。她把裙摆掀开来看,虽然隔着裤袜,还是可以看到内裤上,现出杏仁型的淡淡湿痕,而且还逐渐的扩大,漂白水般的气味,肆无忌惮往车内的每个空间流窜着。

  弯腰查看的姿势,无可避免的让更多的精液渗了出来,高以敏骤然感到一阵恍惚,感觉体内的那股精液,好像有自己的生命般,往自己的身体更深处,奋力的钻去。刚刚被点燃但一直没有被满足的情欲,骤然爆发了出来,她把车内音响转到最大,把双脚曲起抵住方向盘,不顾一切的开始自慰,并且放肆的呻吟起来。
  她一手伸入裤袜的档部把它撑起来,指甲一划,质地细的丝布就裂了个口子,接着把那个裂口扯得更大,把包覆阴户的内裤拨在一边,小腹用力,已经被精液浸透的那团纸巾,和一大滩果冻状的浑浊分泌物,便噗啦噗啦的涌了出来,顺着会阴流到了皮椅上,混合着自己腥骚淫水的黏液,味道更是古怪。然而她的理智已经被情欲所包覆,於是一手继续抚慰自己,另一手则沾起略带涩味的液体,放入口腔舔弄着。

  高以敏用食指与无名指,摩擦着已然充血的阴唇,中指则伸入阴道内,抠弄着内壁,里头又热又湿,膨胀的黏膜包裹、挤压着手指,渴求着更多的刺激。接下来并不需要太多的思索,她很自然的,将中指没入到指根,让指尖正好能按揉阴道上壁的某处,效果十分明显,骨盆的肌肉,立时不由自主的痉颤抖。
  快感随着她中指的挑动,持续的累积并升高着,滑腻黏稠的液体,从阴门渗出了更多,皮椅上的水洼扩大了,沾湿了洋装的下摆。空气在阴道进进出出,发出咕唧的水声,和她的呻吟与喘息声,交织着融成一片。

  更多的血液往高以敏的头部集中着,让她觉得连太阳穴都在胀痛,透过档风玻璃看到的街灯光线也忽明忽暗,於是她用力的吸气,在发出「哦……」「啊……」的呻吟声的同时,把被压双腿压住的胸口,累积的郁闷感,一起吐出去。嘹亮的呻吟声,在小小的车内回荡着,让收音机大声播放的小情小爱流行歌曲,显得加倍的怪诞而荒谬。

  抠弄的动作持续了数分钟后,高以敏忽然停止了动作,在静止间,只有后腰的肌肉抽动着,接着平滑的小腹,也产生了一阵痉挛。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后,突然全身一软,膝盖滑下了方向盘,双腿张开的瘫坐在驾驶座上。这时她尚处在恍惚漂浮的状态,於是下意识的把手从阴道抽出,轻按那已经肿胀的阴核。最后一根稻草加了上去,高以敏尖叫了一声,阴道口抽搐着,强劲的潮吹嗤嗤的喷出了好几道,洒在方向盘和仪表上,而她也在那瞬间,以这种狼狈的姿态昏了过去。
  ………………………………………………………………………………

  高以敏把车开回自家大楼的地下停车场时,着实觉得疲惫欲死。高潮的贺尔蒙消退后,神智一清,就觉得车子里的气味刺鼻的吓人,腥黏的液体沾得椅子和踏垫到处都是斑,不过她现在无法去想清洁的问题。

  她看了看四周都没有人了,才拎着包包下了车。洋装已经一塌糊涂,还好还有早上的短风衣可以遮掩一部分,想来在监视器里看起来,也不至於有什么破绽。电梯开了,里头空无一人,她跨进去,松了口气。

  大楼的保全严密,专用电梯只有住户刷了卡才能使用,时已过午夜,应该不至於碰到人了。

  才刚这么想,电梯升到一楼,就有人跨了进来。高以敏尴尬的要命,乾脆整个人背转过去,假装在照镜子。没想到对方竟然拍她的肩膀,她不得不转过来,眼前是个三十多岁的陌生男子,开口就问道:

  「小姐,你还好吗?」

  「嗯?」

  「呃…我是说,你该不会在停车场被……被强暴什么的吧?」

  高以敏闻言,登时柳眉倒竖,冲口就骂道「你在鬼扯什么啊?」随即恍然大悟:裹着风衣不想见人的女人、破裂的丝袜、沾满斑、揉烂的裙子下摆,以及一股子男人绝对不会认错的精液味道,也难怪对方想到那儿去。想通了对方也是好意,她就对自己发怒,感到很不好意思。

  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窘样都给人看到了,她更是恨不得电梯的地板,马上就在她脚下破一个洞。

  「啊,真抱歉,呃…」对方也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误解。

  「没关系啦」高以敏这下觉得脸热得要命,好像连脖子都胀红了。她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只是……嗯……只是有点渗漏而已。」

  这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楼层,高以敏不待对方回话,立刻冲了出去。
  没想到,那男人也跟着走出来。这下她倒是有点吓到了,猛的转身面对对方:
  「你想干嘛?」

  「那个…」对方似乎被她横眉竖目的攻击姿态吓了一跳,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住在一号的高小姐吧?」对方掏出了自己的住户识别卡「我是你对门的新邻居,二号的章钧。」

  「…………………」高以敏觉得自己应该要道歉,不过她更觉得应该先在门廊上一头撞死。最后她什么也没说,打开了房门,回头望了章钧一眼,「碰」的一声,把门轰然关上。

 ****************************************************************

               (后记)

  很久没有写文了,虽然一再的修改,但总觉得还是卡卡的,缺乏某种顺畅感,关於肉戏的部分,自己觉得好像也像女角没到的高潮一样,好像……说不上来,也只好请大家指教,用力的鞭打一番了。

  以往写中短篇,喜欢用男性的第一视角来写,毕竟色文是写爽的,有代入感总是比较来劲。这次原先尝试用女性第一视角,功力不够,毕竟还是觉得扭,所以还是改用第三人视点来写了。如果顺利的话,「敏感」这个故事,大概会在三四个段落中就结束,没有打算写什么峰回路转的故事,只是想换个口味,写写以自己喜欢的丝袜熟女的身分,来享受性爱的情色故事。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