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淫史之乱



  毒药。淫史之乱1

  凤栖宫。西宫厢房

  「百灵姐姐,黄鹂姐姐,婴鹉姐姐……这就是男人吗?」

  「小乌丫真是的,男人都没有见过吗?」

  「百灵,你别笑小乌丫了,她是凌霄岛出生的,又没有出过岛,当然没有见过男人啦!」

  「是是是,黄鹂姐姐,百灵知错……」一身白衣的百灵虽说知错,但看到乌衣的小女孩恼羞的模样,却又忍不住偷笑,「呵呵,黄鹂姐姐你看,小乌丫撅起小嘴的那样……可真像只小乌鸦呢!」

  黄衣的黄鹂一看,也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笑她了!」绿衣服的婴鹉看似一本正经的训斥,可是一转头,却对小乌丫邪扬柳眉一笑,「快,赶紧趁宫主和少宫主没来之前,看个够本去!」

  百灵,黄鹂一听,对看一眼,哈哈地笑得更大声了。

  「婴鹉姐姐,我看啊,这里最坏的人就属你了。」

  婴鹉对两人一睨,「去,难道你们两个不想看个真细吗?」

  「那倒也是……」

  刚一个说完,四人八只眼便仔仔细细地观看起躺在床上的那个不著寸缕的男人来。

  此人昂长七尺,面容却粉白黛绿,桃花染目……

  「各位姐姐,原来男人也是长得这般美貌模样的!」

  「说得也是,甚少见男子长得如此貌美如仙的。」稍有见「男」经验的其余三人对龙喜的容貌亦惊豔不已,可这是少宫主带回来的男人,也不容她们肖想。
  胸腹宽广结实,菱角分明……

  「为什麽他的胸部是平的?难道也跟小乌丫一样,还没有发育?」小乌丫看著其他三人的「胸前伟大」,常常都对自己平小的胸部感到很难过的,没想到男人的胸部比自己的更平,更小……小小心眼地暗暗偷笑一番

  那其余三人看到小乌丫弯上的嘴角,立即知道她在想些什麽……

  「小乌丫,别想太多,男人的胸部都是这样,长到老死,这胸部也不会大了去的。」真忍不住打击这小丫头。

  双腿绵延而伸,腹下三寸,鼠蹊之处……

  「哎呀,他那儿怎麽有两颗蛋啊……还有一根软掉的棍子,用棍子捣蛋,不是把蛋都弄碎了吗?」小乌丫惊讶地看向三位姐姐,却只看到婴鹉她们面色粉红,支支吾吾说不出个话来……

  当时找到宫主之时,宫主只让人将湖中公子带回,却没让人给其准备衣裳,尚且凤栖宫内,从未有过男子,何来男子衣物。

  本应添上薄被一张,可宫主当时却不知跟谁懊著气,硬是没给吩咐下来,她们亦不敢擅做主张,就由著他这般模样躺在床上了。

  谁知此时会让小乌丫这般一问,倒是让她们难住……

  「来了……来了……来了……」恰巧一个红衣女子快速跑了进来,适时化解了一场尴尬,「宫主和少宫主来了!」

  刚一说完,五人迅速地站立在床边两侧,随之,两道穿著华丽紫金束腰长裙的妖娆身影便进入到厢房之内。

  两人面容九成相似,一人风姿卓韵,一人清雅脱俗;同样的一朵火莲分别盛放在两人额心,但妇人面上为七瓣,而少女的则为五瓣。

  「参见宫主,少宫主!」五名宫婢齐声称道。

  行至床前,凤宝娘弯腰看了一眼昏迷的龙喜,「熙儿,这就是你带回来的?」
  当今皇上?

  因有宫女在场,怕人多口杂,凤宝娘自是没有多说,只是用眼神稍稍给予暗示。

  「是的,娘。」凤熙恭敬地答道,却在撇向龙喜时,略带不屑地扯动上唇。
  「恩。」凤宝娘点点头,「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示意其他的宫婢下去後,只留下了母女二人和龙喜在了厢房之内。

  --------------------------------------------------------------------------------

  清水一杯奉上,要开始交代其他人物罗……看来真的还有好长耶(⊙ o⊙),偶开始写的时候还真米有想过会写到这麽长的……啊哈哈哈哈,偶开始佩服自己鸟……/ (≥▽≤)/ …

  毒药。淫史之乱2

  一待众侍女退下後,凤宝娘立即抽出别在腰间的丝帕擦擦额角冒出的冷汗,「我说熙儿,你出手也忒重了吧,这可是当今皇上啊,弑君的罪名,咱母女俩都担当不起的。」

  「这皇帝要是死在了咱们的凤栖宫,别说是咱们母女俩,就怕是这整个凤栖宫,乃至整个凌霄岛都会被抄家灭族的……熙儿啊……你怎麽可以仗著自个武艺高强,就持强凌弱……欺负了咱们乌国皇朝的欢喜皇帝呢……娘平时是怎麽教你的,娘平时是这样教你的吗?啊……啊……」

  凤宝娘唧唧咋咋,啦啦踏踏地说了一大堆,凤熙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仅是默然地站在一旁,看著凤宝娘一会拭泪,一会捶心的,那声泪俱下的「真情」表演是半分都撼动不得凤熙的。

  凤宝娘年近四十,却因天生美貌,加上後天保养得力,已育有一女的她至今仍然保持著蜂腰肥臀,恰似二三十岁妙龄少妇般姣好的容貌与身段。

  别看她现今贵为凤栖宫宫主,但在未带著凤熙来到凌霄岛安身立命的十年之前,凤宝娘乃是京城里「胭脂楼」内赫赫有名的金牌老鸨。

  这金牌老鸨可不是随便得来,必须得是各大名城里著名青楼老鸨一手提携,经过三年初练,三年基练,三年终练,最终手掌红牌姑娘九人,青楼姑娘九十人在内的持牌老鸨,方可参与京城内官方每三年才举办一次的金牌老鸨竞赛。
  这竞赛,每楼里只能是派送三人参赛,数十名老鸨内只选取一名夺得金牌,这金牌老鸨的才能比拼,不止比姑娘,还得比经营,比手段,真是修得九九八十一难方可修成的正果……简直就比得上那皇家里选太监总管了。

  凤宝娘无父无母,由原「胭脂楼」老鸨一手带大,自小便跟在那老鸨身边见识青楼各方各貌,九岁成为小老鸨被授予老鸨初练内容,夺得金牌老鸨之时仅十八年华,可算是未成姑娘,先做老鸨,成为了京城内历届年龄最小的金牌老鸨。
  这自小的熏陶,自然也让凤宝娘形成了老鸨一贯的习性,说起话来叠叠不休,手势动作夸张有余,俨然一幅「老母鸡」的模样。

  但自从不知是几年之前,凤熙成立这凤栖宫以来,她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宫主,为保持凤熙的威严,她也逼不得已地要在众人面前「装腔作势」,只有在凤熙或是自己近身的宫婢面前,才能露出一幅「老鸨」嘴脸。

  所以说,她刚刚说的那麽一大串,根本就不是真的说给凤熙听的,俨然是自个说著过过瘾……

  被擦拭的眼角在丝帕下偷偷观看凤熙的反应,可见到凤熙都不搭理自己,那凤宝娘也只好挥挥丝绢,没再自讨没趣地演下去。

  哎,想来自个也是个风情万种,大而化之之人,怎麽就生了个……又斜看了一眼端立在床边的凤熙……生了个看似端庄华贵,实则不苟言笑的宝贝女儿呢?难道真是遗传了她父亲的性子……要真是这样,嘿嘿嘿,就不知那房事上是不是也是像她父亲一样「强」的呢?……想到此,凤宝娘就忍不住盯著,凤熙十分荤腥的低笑起来了。

  「娘!」一看凤宝娘的那眼神,凤熙就知道她娘心里想的肯定没什麽好事。
  「好了,好了,咱们先来看看这皇帝的伤势好了,要真是救不活,就往那林子里一扔,看是让野狼叼了也好,自个饿死了也好,可千万别让人发现是你给打伤的。」

  凤宝娘满不在意的挥挥手,便低头再次查看起龙喜的伤势来……虽是红肿了一大块,稍有血丝冒出,却未到血流如注,伤重不治的地步,「熙儿啊,你可是手下留情了」

 〈来这几年里,熙儿的性子是有改善,懂得识大体,知情重了,没贸贸然地就先杀了当朝皇帝,她回头该给菩萨娘娘烧只香,谢谢神恩才行。

  「小皇帝……小皇帝……醒醒了,该醒醒了……」凤宝娘在龙喜完好的脸上轻轻拍打,欲唤醒昏睡的他。

  「唔……」龙喜辗转醒来,迷蒙的双眼内突然出现了一张酷似凤熙的脸,一枚酷似凤熙额际上的火莲……还有那因束腰长裙而高高耸起的硕大酥胸……
  「唔……凤娘子,来亲亲……亲亲……」他高扬一手揽过凤宝娘的肩头,嘟起一双的猪哥唇,便想向凤宝娘吻去……

  「该死的龙喜,你想对我娘做什麽?」

  -------------------------------------------------------------------------------

  还是清水喔……喜欢小凤凤这样的娘亲吗?偶是觉得她也顶可爱的喔…
  毒药。淫史之乱3

  「该死的龙喜,你想对我娘做什麽?」凤熙怒瞪著双眼,看著龙喜的诸葛唇一步步向著凤宝娘逼近……掌风过处,她一巴掌便用力地将龙喜盖在了床头上,使得他头上的伤处再度受到重创。

  「熙儿啊……这次他脑袋上可真的是喷血了……」

  一条条的血柱顺著龙喜突显的五官滑下,硬是将一块完整的面容划分为了几块……一转头,配上龙喜极度哀怨的小眼神,那整张的脸就像是地狱粪坑里爬出的饿鬼一般。

 ⊥连凤熙看了,也忍不住抽动眉角,承认是自己下手重了。弹指封住了龙喜几处穴道後,才将那不停喷洒的血注给止住。

  「哎哟哟……瞧这张小脸破得,都花了……那麽好的一张脸,熙儿你怎下得了手……」凤宝娘埋怨地瞪了一眼凤熙,才将帕巾递给龙喜擦擦脸上的血迹。
  这下龙喜是清醒了,认清了,谁才是凤熙,可是这位像极了凤熙的大姐,又是谁呢?

  「娘,他现在醒了,我可以送他出宫了吧。」

  龙喜一听,愣是抖了抖……

  「熙儿,你怎麽可以这麽说……好歹也让人先吃顿饭,」凤宝娘扬起笑容,笑口口地对著龙喜说著,「吃饱饭,我再送你几个果子,路上也好带著……。刚刚我女儿拍你巴掌的事,大人有大量,就这麽算了吧。」

  「不行啊,娘!」凤娘子的娘,就是朕的娘。

  但明显凤熙和凤宝娘两人不是这麽认为了,她们都被龙喜这麽的称呼吓了一跳。

  「我和凤熙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我要娶凤娘子回去当娘子才行的。」

  「什麽……你跟熙儿有一腿了!」凤宝娘掩口惊呼一声,来来回回地看向龙喜和凤熙之间。没想到她的女儿平日里看著正经那样,暗地里居然和当朝皇上「暗渡陈仓」,将她老娘的我都给骗倒了。

  「该死的,你别乱说。」

  「什麽乱说,你难道想否认你在那湖里没有跟我……恩……恩。

  恩……「像是没有看到凤熙已经怒火中烧的样子,龙喜还大胆地向著凤熙大抛媚眼……

  「你……。」凤熙怒极,举掌欲再向龙喜打去,龙喜一缩,凤宝娘顺势一挺身,拦下了凤熙的手掌,挡在了龙喜前面……。

  「我说,熙儿……嫖霸王妓是犯法的……」

  「娘,他可不是妓女!」

  转头看看,这麽一个大男人的确不像是妓女或是妓什麽……可是。

  凤宝娘看著龙喜,那紧咬著的红肿下唇,双眼含泪,隐隐欲泣的模样。
  凤宝娘双眼也跟著一哀,对著凤熙……「这玩弄皇家良男就更不对啦。
  凤熙深吐一口气,真是郁结难舒……「他的伤要是没什麽事了,一会我就让人将他送出宫去。」懒得跟他们多费唇舌。

  真後悔带他回宫,诸多事干!

  女儿冷漠起来是很难有情面可以讲的,可是看龙喜哀怨那样「熙儿啊……
  ……咱们再商量商量,留他在这也不碍事!「

  自从女儿被自己带到凌霄岛避开某人後,凤熙就没怎麽出过岛。虽然自己已是终身不嫁,可是她可不希望女儿也跟著自己不嫁的。子女的终身大事自古以来都是做父母最看重的事情。难得如今,这长得俊俏的欢喜皇帝不知怎的就看上了她家的熙儿,她当然也盼望她能直接找到一个好归宿的。

  她凤宝娘看得出来,这做皇帝的能让熙儿打到头破血流都没有生气,固然是对熙儿有情了;而熙儿,虽然是对这皇帝痛下「杀手」,可是处处留力,第一次打完了,就带了回宫,第二次打完了,又连忙给他止血,可见她也未必是无意了。
  但是,熙儿那性子……

  「留留留,留什麽留,留他来干什麽……洗衣烧饭,还是斟茶倒水啊…
  ……他会做什麽啊,留在这里……「

  斟茶倒水?龙喜一听,精神来了。平日里的那些斟茶倒水,他是不懂,可是如果是一种其他的,特别的,更具有「服务」性的斟茶倒水,他也是见识过的。
  例如……

  不顾凤熙和凤宝娘仍在那边为他去留辩吵著,他一人便在这边斜歪著脑袋,思绪飘荡地回想起来……

  毒药。淫史之乱4 (H )

  (回忆往事中……)

 々城。祥庆府

  「欢喜皇上驾到,锦绣王爷驾到!」

  「二皇兄,你说大皇兄叫我们到他的府邸干什麽呢?」笑眯眯的龙喜十分可亲地和他的二皇兄闲聊著。

  「不知。」可是那天生的冰山二王爷根本就没啥热情。

  龙喜热情不减,反而更亲切了,「二皇兄,你就对我笑一笑吧,不然後面的龟公公又要写我们兄弟不和了。」虽然他们都知道乌国的锦绣王爷是块超级的千年大冰山,但是样子总得做做。

  龙锦冷冷地看了眼跟在龙喜後头的总管太监,终是对龙喜咧开了一抹比哭还惨的「温和」笑容。龙喜看在眼里,也知不可再做勉强,便偕同二皇兄一同入了府内。

  「历乌国一百一十七年,在第十三代龙族欢喜皇帝──龙喜的淫威之下,乌国皇朝二王爷龙锦被迫强颜欢笑,致使二王爷终日郁郁寡欢。」龟公公如是写道。
  「参见皇上,二王爷。」祥庆王爷府的总管领著二人拐至前厅。「王爷近日购得一批名贵茶器,故特请二位前来品茗。请随小的入内。」

  未入大厅,已是清晰地听到女子的低鸣呻吟之声,「我说,这大皇兄又是从哪里寻来的小妾,听其声音,可是未满二八吧。」龙喜笑笑地对著那长著一撇羊胡子的杨总管问道。这皇朝里,可没有哪个人是不好淫逸的,自个还算是最「纯洁」的了,就连身旁的二皇兄……终日一幅雷打不动的模样,可一脱了那衣裤,可就……嘿嘿嘿嘿……想到此,龙喜就看著龙锦一脸奸淫地笑了起来。

  即使听到身旁传来的刺耳笑声,龙锦依然看都不看龙喜一眼,便直接先跨入了大厅,龙喜随後跟上,可一入大厅,便被内里的景象惊住了。

  既来品茗,满室自是茶香,可烧茶的器皿当中各样皆有,独独少了盛茶的壶具。

  而在茶具一旁,足足有十一位赤身裸体的十二三岁女童躺在案桌之上,她们通通双膝屈抱在胸前,紧紧夹抱住两腿,小巧的脚板绷直,随之高挺的叱上个个都光洁无毛,水色红润有光,一看便知是女人之中的「名器」。

  而在十一人脚尖正对的前方,一张方桌上,又是一名此样女子,但却四肢撑在桌上四角,弓起腰身,脑袋後垂,腹中鼓起一块,腰下两腿间的花穴内射出一道细小清明的水液……随著水液的射出,隆腹渐渐下减,顿时茶香更溢,阵阵清幽的香气在室内扩散开来。

  射出的水液并未跌落地面,而是一一被坐在床椅上的龙祥接含,分毫不落。
  女体在方桌上连连颤动,想必是那射出的温汤震荡了前穴内里的软肉,经受不住刺激的女童欲忍却忍耐不住,才抽搐似地连连颤抖。

  不可得罪王爷的她,必须在如此羞耻的情况之下极力稳住下身,才能让那一道水液保持在同一个方向射出,而不是摆荡不止。

 ∩一想到这平日里的尿穴如同小解一般的斟倒茶水,她又忍不住……忍不住……「不……不要……啊……。」几道低声的喊叫,喷射的水液越发激烈,连龙祥都接含不及……最终,女童裸露的下体在几下急促地抽动之後,茶色水液截然而止,化作一道细流,随女童的软倒,沿著股隙涓流而下……

  但淫耍的祥庆王爷却不肯休止,跨步上前,将女童两条细腿大大摊开後,用粗长的舌头将余下的茶水一一舔净……「呜……」女童双拳紧握,却无从反抗,只得任由摆弄,最终是让龙祥将长舌抵开软嫩的两瓣唇肉,至阴唇下方粗粝地一舔而上……

  「啊……」女童软软地喊叫著,上身只得一下抖动,龙祥便放开了身。
  「又没了……来人啊,将她抱下,换另一壶茶上来!」

  -------------------------------------------------------------------------------

  最近很多人物上场喔!……偶现在才发觉他们龙家的人还真是都有点变态滴滴……(某块腐乳:只是一点?)某腐:-_-|||-_-|||

  毒药。淫史之乱5 (H )

  「又没了……来人啊,将她抱下,换另一壶茶上来!」

  祥庆王爷一声吩咐,马上有人将方桌上的女童抱走,放置在一旁空著的案桌上,再将另一名裸身的女童抱下,移至方桌。

  在此过程中,女童一直被提抱在一男奴胸前,紧抱住的腿膝一路未敢放下,把尿的姿势让那鼓胀的花埠更为突出。虽然羞耻,但她却一直未敢松懈,唯恐一时大意,便将体内的汤茶倾泻而出,而此姿势也自是为了更好的满足龙祥的淫欲所为。

  反观被抱回案桌上的女童,在被放上案桌之时,立即又被一旁的奴仆将一壶刚刚烧好的温茶灌入花壶当中,温烫的茶水直烫得那女童「哎哎」直叫,待将方平坦而下的小腹又灌涨而起後,奴仆们才方肯罢休。

  「皇上,二王爷,请将衣物脱下,待小人给您放好了,以防一会品茗时湿了衣裳。」杨总管见龙锦,龙喜二人只是在厅门内看著龙祥戏耍,并未前入,不禁稍做提醒。

  龙锦大方将衣物全脱,而龙喜则保留一件单衣,襟裤自然是要脱下的。毕竟这里的小女童倒也是个个美豔不可方物,属在龙喜「喜欢」范围之内,「秉承父训」,自是不可穿裤。

  随後,两人便一同坐在一旁早已铺好软垫的另外两张床椅之上……两杯带有幽香的清茶立即奉上,细闻一番,饶有女体乳香。

  在皇朝之内,三位龙子,龙祥好童淫,龙锦好虐淫,龙喜好窥淫,乃是皇朝内众所周知的事。三兄弟虽各有所好,但因感情交好,常常哪一人有新奇的淫耍之法,必然通知其余两人前来一同淫乐。

  待有巴结之人,亦常会各投其所好,为此煞费心神。但幸得乌国民风开放,各城娼寮妓窑可经查审,向官方申请持牌合法经营……要寻得此众等女童,只要机缘巧合,倒也不是难事。

  龙祥传得其西域母妃喜鹊皇妃健硕的身形,此时赤身裸体更显体型宽广。他站立在女童一旁,看著已经平躺在方桌上的童身,「如此娇小,真叫腻人!」
  在庞大的龙祥眼里,娇弱的童体最是诱人,人小,心胆也小。小女童见龙祥站至一旁,巨大的阴影之下,只敢紧闭著双眼哆嗦。

  女童平躺在方桌上,两脚曲起放在桌角待候奉茶,一双小手则因惊怕而紧握在胸前。

  龙祥将女童一手移开,看著在那鼓起不到一寸的软包上的一颗红点,小小,圆圆的,如此稚嫩,真想一口咬破……两指轻轻捏起一枚红樱,慢慢转动起来……

  「唔……」女童双眼立即闭得更紧,脑袋亦随即转向一边。身体上无可避免的泛起一股熟悉的强烈战栗感,孜孜痒痒,苏苏麻麻的。

  「感觉如何啊?」眼见童体通身尽泛靡红,单薄的胸腹连连颤动,配上女童脸上痛苦而稚嫩的神情,龙祥感到很是满意,真是添一份过媚,减一分则虚,曾受过调教的妓童反应果是良好……而龙祥身下的肉根亦随之兴奋地高翘起来。
  「唔……」女童受此捏弄,亦仅是呜咽低鸣,摇晃著脑袋无法言语。

  龙祥见状,一怒,两指便用力地将指中红豆用力转拉而起,快速拧转开来,「说,回答本王!」

  「啊……」女童一痛,胸脯随即高抬,她迅速地睁开双眼,眼带惊恐地看向龙祥,而在桌角一方的双脚亦因上身的痛楚而惊颤的磕碰起双膝,「痛……
  …痛啊,王爷!「

  方桌较矮,而龙祥长得颇高,很快,睁开双眼的女童便无法转移地将目光看向了龙祥那就抵在了她双眼上方的粗大龙根,暗红的肉身上一颗紫黑色的硕大龙头,仍是雏儿的女童是更加恐慌起来。

  而龙祥亦是故意要看此效果,将底下的肉根又更向前地挺了挺,心情大好地看著那女童脸上出现的孩童身上方有的惊恐惧怕之情。

  不若那熟媚的妓娘,在床第间放浪形骸,枯陈乏味。只有孩童身上的那种稚嫩,软腻,不谙世事的柔弱神情,方能引起他体内强大的兽性,方能让他感到将此瘦弱的身躯压在自身强大体魄之下的痛畅快感。

  毒药。淫史之乱6 (名器 H)

  「可会斟茶。」龙祥逗弄著手下的幼兔,一手捏住红豆提起不放,一手将女童另一只小手拉起,放在自己凸起愤胀的肉根之上,满意的看到女童更加的颤抖起来。

  「会……会…。嬷嬷有教的。」感觉到手中炙热的粗根,似乎比那尿穴内的热茶更热,并在一点一点的胀大,女童恐惧得连声音都发颤起来。

  「会就好。」龙祥两手一放,将手中的幼乳和小手全都放了开,坐回方才的床椅之上,两脚大大迈开,好让那腿中长根而显露空中,霸气的喧嚣。「现在,你就给本王好好地斟。茶。」特意在「斟茶」二字上放重语气,好让女童能更清楚地明白其意後,而感到羞耻的敏感。

  这些女童皆是青楼里极力挑选而出的「名器」之女,而此女肉穴更为名器极品中的「春水玉壶」。

  此穴有一特点,穴口窄小,而内洞宽深……将茶汤装载入内甚久,穴外却分毫未漏……女童不识,龙祥却深知。

  龙祥双手撑膝,大跨而坐,他饶有兴致地看著前面的女童,看她是如何将那水液从那密实的穴口处激射而出。

  女童後背著桌,整个人由肩背支撑著,膝骨大张,双手掌於腿下,将整个光裸的耻穴高高挺在了龙祥眼前。

  她一直想做到青楼内嬷嬷所教的放松腹内肌肉和尿穴口,好让穴内茶液能够泄出……可是之前一直过於紧张,导致前穴洞门关得更紧,努力半时,只得一丝水液沿著阴唇下角滑下……

  龙祥眼角微眯,半带恼色,显然是女童调教未透,败了他的兴致,「大胆童儿,胆敢浪费本王的好茶,来人啊,助她一下。」

  两个男奴毫不避讳走上前来,两人各放一手在女童膝盖之下,将其双腿高抬而起并打得更开……另外一手,则一人於上,一人於下的放置在女童腿心那小小凸起的两股肉丘之上,用两指掐住後,便使力扭转起来……一阵痛麻的压力由肉丘上传至女童内腹……女童腰部一个酥松,「呜……啊啊啊啊啊」那被小穴包含住的茶汤已经是冲破闭合的唇瓣口,长长地激射而出了。

  「哈……哈……」温汤茶水一阵阵冲撞著想要闭合的阴口唇瓣,震动的酥麻让女童双腿连连发抖,但却被两个男奴死握在手里,大大地保持著向一个角度张开……

  淡香的茶水呈一个弧度的射出,自是一滴不漏地入了龙祥口内……含杂著童体的幽香茶水,让他满口留香,咂咂的咽水声,回响在室内……若有吞咽不及,便将他满是胡渣的下巴给染了去了。

  他一扬手,两个男奴便将女童的穴口紧紧捏住,让那茶水再也流不出半滴。
  「呜……」就像是小解被突然止住了一般,让女童难受得下身连连弹动。
  伸出长舌,将下巴嘴角的茶渍一舔而净,果是「春水玉壶」,盛得茶水饶是比她个满些……龙祥站起,双眼放光地盯住那被掐住而难受地左右晃动的耻骨白丘……

  挥手让男奴放开手去,他亲自捏住那两片娇小的唇肉向前一扯,「啊啊啊啊…」女童哀叫一声,整身已是虚软地被扯拉得向前靠了半寸之多。

  那童声的哀叫,软糯无力,腻滑入耳,饶是刺激得龙祥的肉根兴奋到胀痛起来. 「好童儿,本王的长枪今日仍未见血,现就让它给你开了荤去. 」
[ 本帖最后由 冰的眼淚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冰的眼淚 金币 +9 转帖合格  
<

下一篇:這個新娘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